中国古代建筑等级制度:陶世龙:出头鸟飞得更高了--丁祖诒们怎么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19 08:45:25
出头鸟飞得更高了
--丁祖诒们怎么办
陶世龙
《21世纪中国流行什么--丁春秋》本是敬禹先生2007年5月20日在我这里的留言 ,幽默有趣,却又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对丁祖诒院长或有微词,却在文字上找不出“侵权”,便作为一篇文章于次日上贴到《五柳村之友园地》。随后那个与丁祖诒分不清的LUUXUN就出来骂他是“外事学院杂种”王文,”整个一个外事瘪三‘花花公子’、一只外事学院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臭虫!”还有:    作恶多端的西安外事学院黄藤和王文,也只能躲在方舟子黑窝里,偷偷漫骂一把“揭露和鞭挞其为非作歹行径”的丁院长了,黄藤、王文,方舟子和陶世龙之流在公开媒体上,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妙哉!“敬禹”这个外事杂种,终于从黑金幕后登上了黔驴技穷山穷水尽的《信誉死》前台,方舟子黄藤狼狈为奸真相的狐狸尾巴终于漏了出来!
如果不是日前丁院长公开抨击黄藤《中国校友会网》“牙防组”式的假排行榜,黄藤还是会躲在方舟子身后演双簧的!(“敬禹”这蠢货也敢上场(07.05.22))
其中涉及到的人和事我不清楚,但我早就注意到,丁祖诒们只要见到有人揭了他们的癞疤,甚至仅仅说句公道话,就要跳出来向这个人谩骂威胁,造谣诽谤无所不用其极,语言低级下流,不堪入目。无非是想枪打出头鸟,使人们因怕有失身份或花不起时间,不再说话,保住他们的 万马齐喑,天下太平。    然而谩骂威胁并未能使敬禹先生三缄其口,反而连续发出《“敬禹”这蠢货》、《敬禹身份变幻记》、《“敬禹”这“外事”蠢货也为“牙防组”两肋插刀了》等篇,针锋相对予以回击。 这里链接的是他在敏思博客中他的主页 ,在搜狐博客他的敬禹自由空间也发了这些文章。    对于王自法先生,他们将我敬佩王先生不怕威胁有骨气,介绍了他,说成是“为了拉王入伙”,还以为他们的围攻管用了,“这些连拉带捧的也没有见他们把王哄骗的把隐蔽的博文在打开,故此,我号称他未遂.哈哈哈哈.”洋洋得意。殊不知他的笑声刚落,王先生就把他那篇《最受尊敬的大学及其校长》开放,并发出 新作《被幸运地指责为造假》 回击他们,说明“本来也没有准备趟那趟浑水,所以就关闭了那篇博文。可是,如此一来,那些只会骂人和吹牛的人认为我胆小,不但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而且用尽了谩骂之词。”“从现在开始,我将打开自己的那篇博文。”现在这些文章在网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倒是这伙人再不见吱声。    5月26日,扬子晚报的记者赵婉愉,因为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邀请方舟子和司马南先生 在5月25日上午做一档“千辩万话”的节目,与南京大学一帮研究国学的“风水大师”进行堂前辩论,但临时被取消了。她主持的一个《 访谈方舟子司马南》视频直播,也被拿掉了。文字稿原有3150字,发出时删改为不到1000字,标题和发表的版面也都有改动。有人传言是那帮风水先生给领导施加了压力,怀疑这里面可能有利益关系。她写了篇《采后手记:一次不击而败的采访——谈本报视频访谈方舟子司马南》记述了经过和原委。方舟子发了篇《领教了南京“风水大师”的厉害》 ,怀疑是“风水大师”的能量所致。   但在董婉愉的后记发出后,风水师们没见动静,倒是有个和luuxun一样为丁祖诒代言骂人的阿至跳了出来,在扬子晚报网-[西译风采]中发出 《一捆没有送出去的“菠菜”---董婉愉的秋波 》,随即有人以《一颗烂苗想出名的捷径--评董婉愉和方舟子间的斗鸡眼传情》贴到其他论坛( 送交者: 虎子哥哥 2007年5月27日06:27:31 于 [教育与学术] )(2007-05-27 20:47:27)对董婉愉谩骂还加威胁 ,宣称“方舟子被南京媒体拒绝!”,“目前方舟子已经臭大街了.这个是我的俗语.官方的说法是:这个人不能用.”口气大得很,然而连个连真名实姓都不敢留下。我看实是他们心虚,需要制造假象来稳住他们的 阵脚。因为那个美国50州高等教育联盟排名是个假新闻,他们自己最清楚,法官的一纸判决,无法阻挡真相的回归。而一旦真相大白,他们就要 彻底破产了,所以要想尽办法捂住,首先得把方舟子整下去,使他不能发挥作用。他们使用的手法很老旧,把方舟子定为反华的科学邪教教主, 谁发表了对方舟子的言论,可以把你打成一伙。以为这一来别人就不敢沾边,把方舟子孤立起来,便于下手。说什么“现在谁还支持方舟子?也许只有董记者了”,就是这个意思。要她“把自己种的"菠菜"消化了,不然会很麻烦的,因为人是以类聚的.”就是用他们的逻辑去威胁。其实是自欺欺人。 他以为还生活在什么年代,一个普通的民事案件,却在那里叫嚷法院应去实行“专政”,足见其观念之落后,徒成笑柄。    我估计董婉愉女士大概不会因为这些人的威胁改变初衷。而她不经意透露出来的“西安翻译学院是本报的广告客户”, 倒是一条重要线索,难怪充满人身攻击。造谣诽谤的“西译风采”,能在它这里安生。    此前,唐勇的文章提到:“在得知记者在调查此事时,一位同行告诉记者,西安翻译学院一位女士曾主动跟他联系,希望能够广泛宣传学校的获奖情况。这位记者问道:“这不就是软广告吗?”那位女士说:“差不多吧,我们可以适当给些稿酬。”可惜当时没有追查下去,而这也不是记者所能独力完成的 ,作为证据当然不够,但也是一条线索。    那些内容大同小异的专版在多家报纸发出,也涉嫌是买的版面。2004年12月10日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说:“我们媒体从业人员,更要讲良心、讲责任,因为我们媒体的声音范围之大、之广,不是一个点,是一个面,诱导甚至误导人民群众,对教育的需求,对教育的选择,浅而言之,是对广大人民群众不负责任的表现。深而言之,就是丧失良知,道路沦丧的行为。”联系到下文来看,当然是指那些把所谓美国五十洲高等教育联盟排名广告当成新闻来大肆宣扬的人,如果当时是被人误导,现在还要继续指鹿为马,就是自己不讲良心了。    在丁祖诒们扬言要告的名单中,新闻记者最多,由此可以看到中国新闻工作者是能够秉承自己的良知,守住道德的底线。特别是有了网络,像我这年近八十的老人,也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并迅速传播到全世界,这才是不可阻挡的潮流。    枪打不掉出头鸟,而且飞得更高了。丁祖诒们该怎么办呢?陶世龙,2007年5月28日于加拿大之Frederic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