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交了定金可以退吗:荷兰女摄影师拍民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07 20:21:01
《北平表情——荷兰女摄影师镜头里的民国世相》——镜头和文字记录下的北平旧事和民国面孔,沉滞着中国的一个个缩影。他们背负着沉重的的文化传统,每一张面孔上都刻着几千年的沧桑。  

       学生 ——   他的父亲是一名富商,对渗透到中国社会各个方面的西方影响深恶痛绝。这位顽固的商人和自己的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女住在同一座大宅子里,为自己拥有的财富而自豪。他的确很有钱,他把最小的儿子送进了大学,其他的儿子则跟随他一起经商。这位学生刚刚二十岁,拥有着青春、财富和美好的前程。不过,这个时代所特有的问题和伤痛不断折磨着他的灵魂。一面是他的家庭和父亲——一个遵照传统秩序统治的世界;另一面是学校和他不断学到的新知识,包括人种学、进化学和西方的发展进步。他也和同伴交流过,但他们都是一些笨头笨脑的少年,虽然有时也梦想过自由和破除旧思想。他们收到过激进的宣传册,号召他们反抗政府,反抗资本主义,反抗统治阶级特权,反抗一切。他想和父亲或者兄长讨论这些问题,但是他不敢。他们都是非常果断的人,才不会理会跟家庭或者生意不沾边的闲事儿。他希望自己可以和同学交流,但是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恐怕也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而且他朦胧中觉得出路就在新旧之间。突然之间,他想起中国古人的教诲,说每个人在进入思考领域之前都应该先学学哲学。

       小妾 ——     卢住在北平一座大宅院里,她有一大群仆人,满柜子的漂亮衣服,精致的珠宝,数不清的法国香水。她大概中午12点起床,去找理发师梳理自己的头发,学习戏剧……我们的故事最好还是从头开始。北平城里有一位非常富有的老银行家。他有一个妻子,是他少年时遵照父亲之命娶的,成亲那天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对方。但是直到现在,他对她依然是刚成亲时的陌生和漠不关心。因为他从来就不喜欢她,而且她也没能给他生孩子。这样,他很久以前就纳了一个非常迷人的小妾,他的正妻对这位小妾很好,也许是因为这样才能让她的地位稳固。但是小妾在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女儿之后,变得越发傲慢,而且也长胖了,又喜欢吵架,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这样,我们的老银行家一年前就想从茶馆买一个女孩养着,好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点新内容,让自己焕发第二春。他已经学聪明了,他可不会让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待在自己家里,他希望她能够真正地快乐,因此他给她买了最好的宅子、衣服、珠宝和香水。但现在问题来了。在茶馆生活过多年之后,她可不会对男人有什么好印象。她很有野心,想成为演员,获得荣誉、自由和声名。  

 满洲贵族 ——   我已经年过五十,但身体还很好,不过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结束,我在世俗的存在只是因为对佛的信仰。我拥有皇室的血统和贵族的头衔。清朝时,我父亲是大清王朝派驻法国的公使。在巴黎,法国7月14日国庆日的庆祝活动给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印象:人们走到街上又唱又跳,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和爱国情怀当中。在这一天,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民众也能够不再自闭,也能像西方人一样充满热切的爱国情怀。我很了解西方人,我到过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首都,并努力去了解当地人的心理。我学习到很多知识,我希望自己回到祖国后,能够通过自己掌握的知识促进国家的进步和发展。但天有不测风云,巨大的不幸降临到了我的国家。皇朝被推翻了,古老的传统被遗忘了,战争和灾难遍布中国。我的内心充满遗憾,但却不知该如何说起。我的儿子娶过两任妻子,不过她们都死了。现在,他又娶了第三任妻子。他住在河南,在省政府担任官职。他有三个孩子。不过,我最大的孙女已经嫁人,成了别人家的媳妇。我的第一任妻子很早就过世了。我是遵从父亲之命跟她结婚的。但我非常爱我的第二任妻子,她是欧洲人。她就是我的全部生命和快乐……

太监 ——   他住在北平附近,这里是民国政府专门留给清朝太监的一块土地。他负责管理这块土地,因为他原来在宫廷里就是太监总管。如果你询问他的生活,他会告诉你他现在是个农民,靠卖家禽和鸡蛋为生。他不喜欢提过去,多年在宫廷里生活,他已经学会了沉默和进行判断。如果你继续打听,他也会断断续续地告诉你,他三十五岁之前一直都是商人。他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已经娶妻生子。但厄运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他的生意垮了,多年积攒下来的一点钱也没了,他的妻子死了,最小的孩子也死了。他生活在悲惨之中。但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受过教育,能读书写字,而且了解社会。他四处找事做,好缓解自己的困难。正好,宫廷里的大太监职位有空缺。他没有犹豫,立马当了太监,并获得了这个职位。一段时间之后,他在宫里越来越吃得开,因为他非常机灵,而且会打探消息。他对皇家来说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奴才,而是成了皇帝和很多权臣的朋友。如果不是革命终结了这一切,他肯定过得非常舒心。 皇帝被驱逐,紫禁城的大门向所有人打开了,太监都出了紫禁城,躲到了西山里。当他们死后,这种野蛮的太监制度也就随着他们一起消失了。

 

十三岁的小丈夫 ——   孔家正在热烈地讨论一个问题,急需好的办法解决。母亲无助地躺在炕上,动不了,她的腿摔断了,煮不了饭,喂不了鸡,没法种菜,也没法照看四个孩子了。她的丈夫在北平的一个菜馆里做厨工,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他们的大儿子在理发店里做学徒,只有礼拜天下午有半天的空闲。他们实在太穷了,也不可能雇人帮忙。她的丈夫正在絮絮叨叨说只有一个办法,其实她也非常明白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想。但她还是没有说话,这个办法应该由一家之主丈夫来说:大儿子必须娶个妻子,必须说个媳妇进来做事、照顾母亲。  但这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成亲总要做些准备,他们要找媒婆给说个合适的。找到合适的媳妇之后,还要找算命的算算两个人犯不犯冲,能不能结婚。即使这一切都顺利,他们还要准备彩礼,然后再找算命先生算算日子。这么长的时间孔家肯定是等不起的。所以,他们首先要缩短挑媳妇和交换彩礼的时间。母亲想到一个好办法。邻村儿有一个穷人家的哥哥死了,照顾一大家子的重任就都压在了弟弟身上,但弟弟也有自己的妻儿要照顾。那家寡妇的大女儿已经十五岁了,少喂一张嘴,即便不给他们彩礼钱,他们肯定也很愿意。  

童养媳 ——   在中国,有些贫穷的家庭甚至在儿子长大之后没钱说媳妇儿。这样,他们只能在儿子才十岁左右的时候,买下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给他做童养媳,一起养大,然后让两人结婚。陈秀就是这样一个童养媳。她的父母是洪灾和饥荒时逃难在外的灾民,为了攒足回乡的路费,二十三个大洋把她卖给了她的婆家。婆婆待她很好,她也很快乐,而且她的小丈夫一有空就跟她一起玩捉迷藏。虽然只有十岁,他已经在邮局当起了小邮差,每个月能赚上五个大洋,俨然一副严谨、自强自立的小大人模样。陈秀学着扫地,洗碗,甚至开始学一点缝纫活儿,不过她还太小,还没法儿学煮饭和织布。为了让她以后能成为一个有教养、讨人喜欢的媳妇儿,她的婆婆甚至还教她唱歌和跳舞。陈秀很喜欢丈夫和婆婆,也喜欢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四岁了,再过十年,她就会和丈夫结婚。

        算命先生 —— 算命先生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可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他随处可见,穿着蓝色的长棉袄,坐在街上、集市上、戏院门口或者寺庙门口。人们会来找他解梦、治病、算姻缘、什么时候给婴儿洗第一次澡,等等。商人会找他算算自己的生意能不能做成,农民找他给算算今年北边的地应该种稻子还是种麦子。算命先生会告诉他们应该去哪座庙上香,应该什么时候去看医生,等等。说白了,他可以说是中国老百姓的无冕之王。算命先生一般都有两种算命工具。第一种是一大张米纸,上面画着“生命圈”,分成十个格,每十二年为一个轮回。这些格用五行命名,每天的时辰用动物命名,这样就有了虎时、蛇时、马时、猴时、兔时,等等。这样,如果父亲想给儿子娶媳妇,他就要把儿子和媳妇出生的年月和时辰告诉算命先生。如果儿子属火、出生在兔时,而媳妇属水、出生在蛇时,他们就不能结婚,因为水火相克,蛇也会把兔吃掉,他们肯定就不能在一起。但是如果他们不相克,算命先生就会说他们很合适,然后就会算一算办喜事的最佳日子。第二种是一个小桶,里面放着木签,算命先生让主顾摇晃小桶,直到有一只木签掉出来,算命先生就看看掉出来的木签上写的什么,看看算命书里是怎么说的……

       歌舞会里的小女孩 ——   一辆黄包车轻快地穿梭在北平的茶馆区。车里坐着一位轻施薄粉的年轻女人,一身漂亮的绸缎衬托出无比美好的身段,耳朵上戴着一副大耳环,圆润粉红的嘴唇和弯弯的细眉衬托着一张俏丽的圆脸,浓密乌黑的头发梳着大波浪。她随意地靠在白色的靠垫上,时不时扭头看看跟在后面的车,那是一辆很简陋的黄包车,远不能和她的车相比,里面坐的是一个远不能与她相比的中年女人,穿着黑色的裤子和上衣,头发梳得很整齐,用头绳固定在脑后。年轻女子是去参加一个私人晚宴的,而后面的女人则是陪她一起去的“妈妈”。中国人有一个古老的习俗,就是在举办晚宴时请一些茶馆的女孩来唱歌或者朗诵,以表达对宾客的敬意。这些女孩也会像尊贵的客人一样被对待,女主人不会对她们表现出任何抗拒,因为这样才能表现她的好客和修养。她不会有任何嫉妒的情绪,她已经非常习惯,就像她也必须接纳丈夫纳的妾。晚宴之后,这些女孩就坐着黄包车回到茶馆区,她们一般住在弯弯曲曲的胡同里。大门外挂着昏暗的白灯笼,上面写着黑字,在这里,几条街都是这样的房子。花园或者内院有一座亭子,院子周围高墙环绕。内院由“月亮门”连接,周围是女孩们居住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