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西游英雄连抽视频:转-6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2 20:42:35

文中指出,2007年,俄罗斯新出版历史教学参考书《俄罗斯现代史 1945~2006年》,2008年8月,再次出版新历史教学参考书《俄罗斯历史 1900~1945年》。这两本书的出版有俄罗斯官方背景、由俄学术界权威机构认可,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反映了近年来俄罗斯民众对苏联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重新评价的新观点。苏联解体十余年来,俄罗斯社会思潮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代全盘否定苏联社会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历史唯心主义,到今天逐步还历史的公正,这是历史辩证法逻辑力量的彰显。


苏联新的教科书认为,30年代的苏联通过农业集体化进而实现工业化,这是历史决定的必然选择,非如此,无法面临残酷的二战,无法使新生的苏联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生存下来。教科书重新修订了对苏联30年代大饥荒的评价,认为大饥荒的发生并不完全是农业集体化的结果,而是自然灾害为主要原因,在饥荒中饿死的人数也由原来的2000万修订为200万以下。对斯大林的历史功绩作出了高度评价:苏联历史上最成功的领导人。甚至对其最大的污点——大清洗,也找到了历史的解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此文读过,说实话,心情十分激动,谁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小姑娘再打扮也还是小姑娘,而经过打扮的历史已不是历史,而是满纸谎言。80年代的苏联人以为抛弃掉旧的没有活力的计划经济体制,经过“休克疗法”,一夜之间就会向欧美看齐。二十年过去,惨痛的现实告诉他们,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幼稚的幻想。在这个“丛林法则,适者生存”的世界,欧美绝对不能允许倒下一个苏联,崛起一个俄罗斯。彻底的私有化也没有带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宣扬的“产权明晰必然带来效率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反而,在界定产权之后,迅速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贪婪瓜分了国家的财富。苏联的历史曾被人处心积虑地打扮过,污染过,但是时间荡涤掉这些尘埃,真相终于慢慢显露。俄罗斯的孩子们很幸福,以后可以读着新的教科书去客观地看待那段历史。


可以预见,苏联教科书的事情在将来会在我国出现,虽然这个将来可能会比较远,但是历史就是这样,像个顽强的大皮球,只要在水里,不管你怎么压,它都会浮出水面的!苏联走过的路我们在一步步地走,现在已经走到它的80年代了。对于建国前30年的历史, 从80年代开始便开始反思,有时候让人觉得反思的过于深刻,把洗澡水倒了,孩子也倒了,灌了一脑袋芝加哥学派墨水的主流们有很多理论上的解释,用纯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去看那段艰苦岁月,是会得出他们想要的结果,那就是一无是处,很是荒谬,因为人是理性的,不呆不傻不笨的人应该是自利的,所以不明晰产权的国有企业、农业合作社注定会因为激励效应的不足、监督费用的高昂而寿终正寝,所以会有饿死3000万人的大饥荒,所以赶快把地分了,把企业卖了,而且要“靓女先嫁”,卖的慢了国有资产不仅会流失,还会“坐失”,因为它们是太阳下的“冰棍”!这是一套逻辑严密的解释,配合上数学和图形更是让人无法不相信。我曾经深信不疑,相信这个被打扮过的小姑娘就是可爱的历史本身。但是,在这些论文中熏陶十年之后,我发现我错了!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历史,去嘲笑历史,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历史观。历史是冷酷的,它的冷酷在于给你圈定了一个具体的时间和区间,你就在这个时空里,只能在这个选择域中作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在建国之初,在那个90%以上是农民,连一个钉子都不能造的国家里,在一个人均寿命只有35岁,人的生命如草芥的国度里,在一个被人欺压了100年,在各个领域都没有比较优势的国度里,在一个被西方普遍敌视,只能选择“一边倒”,而在建国之初又必须与联合国军大战一场的国家里……我想问,亲爱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靠什么能站稳我们的脚跟?靠什么能保证国家的尊严和人民的安全?难道靠你们所吟唱的“比较优势”?优先发展轻工业?尽快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靠投靠某个大国?成为大国分工体系的一部分?靠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别做梦了,快醒醒吧!毛主席没有做过这样的迷梦,他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分子,最有独立精神的领袖,他要我们骄傲地站立在这个地球上,他是无所畏惧的,所以他对联合国军说不,把他们打到38线以外,对苏联人同样说不,拒绝成为苏联国际分工中的农业与原材料国,拒绝苏联人驻军保护的建议,他身上没有一丝的奴颜与媚骨。在艰难困苦中,我们的工业化起步、农业为了配合工业化的发展,一步步集体化,为工业尽量提供剩余。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靠什么站起来了?靠农民肩挑手提建水利,靠王进喜那样的工人跳进泥浆池当搅拌机,靠上上下下的主人翁责任感。在那些感人的黑白影像前,我很难用动物那种“理性的人”来解释这一切。那是多么悲壮的史诗,而且是别无选择的奋斗之路。人是要有点良心的,可惜的是,近些年来,为了尽快“界定产权”,好分得一杯羹,若干利益集团迅速形成,意识形态是为主流利益集团服务的,他们基本全部否定了过去。听一场讲座,社科院朱佳木先生居然要以“两个30年”为题,大声疾呼不能忘记前30年,后30年是建立在前30年基础之上的,听上去有几分滑稽却也有几分悲壮。看温铁军先生的书,他写道:这是中华民族艰苦卓绝的奋斗史,是不容后来借改革瓜分财富的精英们否定的。对于毛主席更是能否定的坚决否定,无法否定的就力求淡化,居然在主席逝世的纪念日没有媒体的声音,也没有官方的祭奠活动!反复强调主席犯的错误,面对主席的错误,我想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还想说:“再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再完美的苍蝇也还是个苍蝇。”更何况,那些错误是为了人民而犯的,不是为一己私利,所以人民早已原谅,在心底深深地,深深地怀念他,正是“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可喜的是,俄罗斯已经站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来重新审视历史了。我们也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历史是由后人写的,在内忧外患下,民间已经开始反思改革,9月9日天安门广场上主席纪念堂外一大早长长的队伍和网上无尽的哀思就是最明显的迹象。而那段历史作为中华民族最为光荣的一段经历将越来越经的起时光的考验,将永远载入光辉的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