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西游镇元大仙装备:中国人最缺少的品格——自律自省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4 22:47:27
从我记事开始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在骂外国人,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早些年骂英国、美国,骂英国发动鸦片战争,骂美国在中国搞文化侵略;近十年则主要骂日本,一提起南京大屠杀和“七三一”细菌部队,中国人无不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小日本从地球上永远地抹掉。

  在讨论正题之前,我想提几个问题:

  一、如果没有鸦片战争,中国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二、如果没有美国的“门户开放”,中国在十九世纪末能避免被瓜分的命运吗?

  三、如果没有美国的“文化侵略”,用“庚子陪款”率先在中国建立第一批新式学堂,中国的文明程度是不是会有更高的超越?

  四、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没有美国直接介入对日战争,中国能够打赢日本吗?

  五、香港如果没有英国,会成为今天的香港吗?

  我的回答如下:

  一、如果没有鸦片战争,中国人也许至今仍在封建专制的黑洞中三跪九叩,在众中睽睽之下用板子打屁股……如果没有西洋文明的强制性介入,单靠中国人自身的进化是很难走出封建专制的,历次农民起义没有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就是一个最生动的说明。大英帝国用武力打开中国封闭的大门是强盗式的赤裸裸的侵略,但客观上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进步。

  二、十九世纪末期,因为中日战争的失败,中国的衰弱极大地刺激了列强瓜分中国的胃口。英、法、德、俄、日等新老帝国主义强国象在奥运会争夺金牌一样纷纷在中国抢夺租借地、租界和势力范围,中华民族濒临亡国灭种的边缘。这时新兴的经济大国——美利坚合众国不愿被排斥在瓜分的行列之外,极为明智而又适时地提出“门户开放”政策,申明要保持中国的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各国在中国有均等的通商机会。因为这个提案有利于缓解列强在中国强抢豪夺的紧张态势,得到了列强的尊重和认同。中国也因此避免了被瓜分的命运。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是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不是怀着“救世主”般的善心,但客观上却保护了中华民族不受凌迟宰割的酷刑,使中华民族保存了崛起的本钱。如果不是美国的介入,以日、法、德、俄的德性,中国肯定会被瓜分,那样中华民族就永远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也许有人会说,即使没有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中国人也会奋起反抗侵略的,中国不可能被瓜分。我们只要回头看一下,就知道持此种观点的人缺少底气,因为汉人已经在满人的殖民统治下作了快三个世纪的亡国奴了。

  三、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对外战争每战必败,也因此赔了很多钱。“马关条约”的二亿三千万两赔款(其中三千万两赎辽费)对中国的伤害是无与伦比的,其负面影响直到今天我们仍能感受到。中国最大的一笔战败赔款是二十世纪初的“庚子赔款”,总数四亿五千万两,是一个地道的天文数字。但这笔巨额赔款的戏剧性结果却是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和进步。“八国联军”之一的美国在战后对中国人发疯的排外情绪记忆犹新,怎么也理解不了中国人的排外情结,更不理解中国人的极端政治倾向(义和团把能抓到的外国人不分男女老幼一律砍杀)。在经过一番痛定思痛的反思(很多无辜的美国人在“义和团”运动中丧生)之后,美国政府认为中国之所以会发生那种“损人不利己”的荒唐仇外事件,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人缺少最基本的知识,尤其是缺少国际知识。美国在中国遇到的最大敌人不是清政府的武装力量,而是中国人的愚昧无知!因为有太多太多的无知,也就有太多太多的不理解,对于不理解的东西就会盲目排拒和仇视……因此美国的中国政策要想取得成功,首先就要消除这个最主要的敌人——中国人的无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中国发展义务教育。基于这样的政治见识,合众国政府在拿到分摊到他名下的第一笔赔款时,不是把这笔钱用于美国的经济建设,而是深谋远虑(中国人最缺乏这样的远见)地把这笔钱返还中国办教育,建新式学堂。其它国家不愿美国独占彩头,也纷纷仿效美国把自己份内的赔款返还中国办学校。中国的新式学堂就这样诞生了。

  这就是文革期间中国指责美国搞“文化侵略”的前因后果。

  如果我们不抱任何偏见,用冷静理性的思维来看待这件事,我们就会感谢这段“文化侵略”。没有这段“文化侵略”,中国的现代教育无疑要大大滞后,现代化进程也会大大滞后。如果这笔钱没有“赔出去又返回来”,而是掌握在清政府手中,满洲权贵绝不会把这笔钱拿去办教育,而是用来吃喝玩乐和加强自己的反动统治,那样“辛亥革命”也会大大滞后。因此这段“文化侵略”不但提高了中国人的整体素质,还加速了中国民主自由的进程。既然我们今天欢迎外国人来中国投资办厂赚钱,为何又对美国投资在中国办学等“出钱不挣钱”的善政耿耿于怀呢?

  四、日本侵华期间,美国对中国的援助是巨大的。在战争早期,美国并没有卷入战争,没有和日本人翻脸,但仍援助了中国大量的战争物资。没有美国的援助,中国在战争前期很难支持下去。因为日美尚未正式兵戈相向,这时美国对中国的援助不能简单地称之为“别有用心”。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直接对日开战,大大地加快了日本灭亡和中国胜利的进程。如果没有美国前期的援助和后期的参战,中国能否取胜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取胜时间也会大大滞后。

  五、这个问题不用我在此赘述,占绝大多数的普通中国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既然情况如上所述,我们不分清红皂白地否定外国人,把中国的落后完全归咎于外国的侵略是不是太简单化了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把眼光收回来,问一问自己是不是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呢?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应该强大而没有强大,如果说外国的侵略是始作甬者,我们自己也一样难辞其咎!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说日本人:

  日本人对中国的伤害是罄竹难书的!谁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袒护日本人!否则我第一个和他没完!这个长着野蛮筋骨器小易盈的化外蛮夷,在半个世纪内一再地给天朝大国制造奇耻大辱。一八九五年他们闯进了旅顺,杀害了这个城市所有的中国人(只留下三十六人掩埋尸体),连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一九三七年冬,他们又闯进了中国的首都南京,杀害了三十七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

  日本人的罪行中国人不能忘记!

  问题是中国为何会被日本伤害?小日本有什么能力能够一再地伤害天朝大国?

  下面我们来作一些数据上的对比:

  面积: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日本37·8万平方公里。

  人口:中国13亿;                  日本1亿2千万。

  历史: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日本历史充其量也只有两千年,野史甚至说日本历史自秦王朝时的方士徐福带领五千童男童女登上日本海岛时开始。

  自然资源: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发展经济所必须的自然资源基本能够自给;矿产资源种类多、分布广,储量大。煤、石油、铁、铜、铝、钨等主要矿产储量均居世界前列。日本的自然资源贫乏,除煤、锌有少量储藏外,绝大部分依赖进口。主要资源对外依存度为:石油99·7%、煤96%、天然气96·5%。铁、铅、镍等金属矿石也几乎全部依赖国外。

  对外开放时间:中国是一八四二年;日本是一八六九年。

  近代化起步时的经济发展水准:中国是当时已知世界上的一等强国,国土面积一千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人口有四个亿;日本则是百分之百的蛮夷土帮,落后的程度让人震惊,国民连“姓”都没有。明治政府认为这太没面子了,就强令日本人必须给自己定一个“姓”。日本人不知道姓的实际意义,就把自己的居住地定为自己的“姓”,于是住在山坳的就姓“山口”;四周被稻田围绕的就姓“田中”;屋旁有一颗松树的就姓“松下”……

  地理位置:日本四面环海,在海洋军事时代无险可守,极易受到海军强国的攻击;中国既有漫长的海岸线提供便易的对外交通,又有高山险隘等内地天然屏障阻击外来势力的入侵,海军强国即使打进中国本土也很难深入。

  …………

  从上面这些数据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伤害日本是情理之中,就象侏儒被巨人欺负理所当然一样;日本伤害中国则不可思议,就象大学生在作文竞赛中败给小学生不可思议一样。

  出现后面的反常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巨人懒惰吸毒,被腐败病菌掏空了身子,从天下无敌变得弱不禁风,结果被昔日连挨打都不够资格的侏儒击败;二是巨人身体内部分裂成互相否定的两个部分,自己把自己打败了,侏儒再来坐收渔人之利。

  当上述的反常现象成为定局时,我们固然要仇恨日本人的强盗行径,公然明火执仗地入室抢劫,犯下了反人类罪行;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该痛恨自己,不该衰弱而衰弱了呢?

  一个应该强大的民族自取其辱地衰落了,简直是一桩不能饶恕的罪恶!

    当我们起来清算日本人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大罪时,是不是应该同时反省一下,从痛苦中汲取教训,使类似的悲剧不再重演呢?其实当日本人在旅顺实施种族灭绝式屠杀时我们就应该警醒了,如果那时警醒了就不会有四十二年后的南京大屠杀。让我们把悲剧永远定格在南京大屠杀吧,千万不能再让小日本在中国的国土上再来一次什么大屠杀了。

  要做到悲剧不再重现,除了清算日本人的罪行,唤醒日本人的良知和“君子风度”外,我们自已应该变得比日本人更优秀,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我们一方面要记住日本人的罪孽;一方面要研究日本人的优势,并进而学习这些优势。一个肯从敌人身上学习优势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日本人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有下述几个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一是日本人的团体精神。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这篇文章中说到一个日本人是一头猪,三个日本人加在一起是一条龙;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加在一起是一头猪,一头虫,甚至连虫都不如。团体精神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没有这种精神,人数再多的民族也是一盘散沙,很容易被分化瓦解和各个击破。柏杨的说法尽管有点偏激,但日本人的团体精神却是有目共睹的,极少因狭隘的个人利益而伤害民族大利益,并且为了民族的整体利益随时可以牺牲个人利益。

  日本投降后,盟军分区占领日本本土,部分占领军为了报复日本军人在海外的强奸暴行,对日本女人也毫不客气。一时间日本女人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日本临时政府为了使日本女人尽可能少受伤害,计划从民间招募一批志愿者慰劳外国占领军,使占绝大多数的日本女人从强暴的噩梦中解脱出来。对于一个有着浓厚贞操观念的日本女性来说,执行这项计划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应招就等于毁掉自己的一生,在当时的日本失去贞操的女人是不能嫁人的。但为了民族的整体利益,不少日本女人主动应征,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有两万多个青春女性报了名。她们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未来,用自己的身体和尊严保护日本民族少受伤害……

  “日本慰安妇”因为和“性”联系较多的缘故,一直是人们最感兴趣的话题。文人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把想象中的日本慰安妇写得一团糟。实际上的情形不是这样,来自日本的慰安妇大多是自愿应招的,她们从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在战争后期还不顾生死和日本军人一道并肩战斗。战争结束后,活下来的慰安妇极少从事色情行业,说明她们当初应募慰安妇并非是天性“淫荡”使然。

  二是日本人的勤奋和自律。在影视剧中我们经常看到日本人连坐着也保持笔挺笔挺的姿势,那是一种最不舒服的坐姿,日本人之所以选择这种和肉体过不去的坐姿就是要时刻保持精神的警醒,防止因过份舒服而懒散消沉,因此日本是世界上最为勤奋自律的民族。日本人的饮食相当简单,赴日本留学的中国人最难过的一关就是吃不惯日本的饭菜,那是中国的贫民都不愿吃的饭菜(经常是米饭佐咸萝卜),但日本人吃起来津津有味。相比之下,中国人的懒散也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中国人极少用选择和肉体过不去的方式来保持精神的警醒,躺椅在中国的销量也一直呈上升趋势。至于对“吃”的讲究,恐怕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与之比肩。

  三是日本人的永不言败。二次大战结束后,日本成了最屈辱的战败国。但日本人并没有一蹶不振,他们从废墟和瓦砾中站了起来,重新建设被毁掉的家园。日本刚投降的时候,中国记者出于好奇,想去日本军营看看日本人在作什么。他们想象日本军营一定乱成一团,除了哭天抢地外就是颓废酗酒,这是失去希望看不到未来的群体最为普遍的特征。但实际上的情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看到了一幅书声朗朗的景象:日本人正在教小孩念书……

  我们一再地指责日本的“靖国神社”,指责日本人为军国主义“招魂”。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不是换位思考一下:那些在对外战争中死亡的日本军人是我们的罪人,但不一定是日本民族的罪人,说不准还是日本的民族英雄,就象岳飞是女真人的罪人但却是汉人的民族英雄一样。因此日本人纪念他们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在指斥日本人的同时,是不是也该学学他们:我们在对日战争中也牺牲了不少人,除了众所周知的左权外,在抗战早期死了四十多个军长,连集团军司令员张自忠将军也浴血疆场……我们是不是也该为这些“出师为捷身先死”的英灵建一个“靖国神社”,让活着的中国人永远记住他们!

  如果中国有自己的“靖国神社”,每个中国人都自发去凭吊为国丧身的英灵,中华民族的内聚力无疑会大大加强,日本人也不敢小瞧中国!

  前几年,中日少年联合组织“夏令营活动”。在中国的国土上,每逢遇到困难,总是日本少年身先士卒上前排忧解难,中国少年则站在旁边观看……夏令营结束时,中国的“小皇帝”们被一辆辆小娇车接走了,日本少年则徒步走向交通站,没有一个日本成人来接他们……日本人比中国穷吗?

  最后的一个境头让人心情异常地沉重:一个日本少年对中国少年说:如果我们在战场上相见,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并不气恼日本少年的狂妄,他毕竟是个孩子;我深深忧虑的是:如果我们不自此痛心革面地改造自己,日本少年的话就不仅仅是“狂妄”了。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是已知世界上最最聪明的民族,一个聪明的民族不应该只看到自己的优势,而看不到自己的劣势;不应该只把过错推给他人,而把自己的过错巧妙的隐藏。我们的最大敌人不是这个或那个外国,而是我们自己!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最大的敌人并与之不懈地搏斗,我们就能战胜自己;如果我们连自己都能够战胜,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就会无往而不胜,因为战胜自己一次比战胜敌人一百次还要困难。

  如果我们自诩是一个聪明的人,我们就不能只听动听的好话,因为绝大多数的“好话”都是别有用心的。如果我不停地对上司说好话,一定是想从他手里骗取“官”和“权”;如果我不停地奉承一个漂亮女人,一定是想占点她色相的便宜……如果我想击败自己的竟争对手,最有效的办法不是打击他,而是不停地说他爱听的话,让他在自我膨胀中自己打败自己,我则“不战而屈人之兵”。当年吕蒙打败关羽就是用的这个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