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西游阎王经文:劫持人质救母,我们悲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2 22:01:36
劫持人质救母,我们悲伤    游有方     “劫持人质筹钱救母案”昨天上午作出一审判决:以绑架罪分别判处哥哥张方述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判处弟弟张方均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000元。由于兄弟两人都表示不上诉,上述判决结果也就为此案画上了句号(见今日《南方都市报》)。谁都知道,这一量刑属于轻判,兼顾法理与人情,相信不会存有什么争议。

案情本身非常清楚,围绕此案的争议也得以充分展开,能讲的道理就那么多,无须我在这里重复。事到如今,张氏兄弟该服刑的就好好服刑,不用服刑的就好好挣钱奉养母亲,不能再让她老人家担心了。眼看中秋节就要到来,也许往年兄弟两个可以回去与母亲团聚,或者将母亲接来广州,但今年注定是月圆人不全了。有什么办法呢?犯下的罪错总要领受,早知今日怎会有当初?

讲句不嫌轻飘的话:有母亲可以奉养是幸福的。李逵接老母上山尽孝,却不幸在半道上丧身虎口,痛何如哉?古语云: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者,亲也。就张家兄弟来说,母亲将你们拉扯大不容易,做母亲的当然希望儿子有出息,却未必就是大富大贵。母亲缠绵病榻而无钱医治,做儿子的心里自然不好受,但若因此做出不合事理的举动,做母亲的心里又怎会好受?其实,“百善孝为先,问心不问迹,问迹贫家无孝子”,实在没钱求医问药,相信老母亲也不会责怪你们的。谁让生计如此艰难呢?

因为这件事情,我们再次走在爱与痛的边缘。爱是对张家不幸的关注与援手,痛是对社会亏欠的省觉与检讨。如果张家兄弟有钱,又如果张家兄弟借到了钱,甚或母亲的医药费根本无须他们筹措(并非异想天开,如果农村医保能覆盖到他们的母亲),也就不会有此番尴尬与荒诞。不幸恰恰缘于诸般假设都不成立,他们自己无能为力,也没有人帮助他们,于是“急中失智”,损人又不利己。想来让人五味杂陈,意气难平。

现在,张家兄弟不用再为母亲的医药费发愁了,但这代价沉重得让母亲无法承受。在来广州的飞机上,老人家就强抑泪水;住进宾馆,一直坐在床头不断抹泪;当庭听到法官的判决,则已控制不住痛哭流涕乃至出现虚脱了。一个母亲的悲伤,无须掩饰也无法掩饰。她能做什么呢?只有不断地说“谢谢”,还有给法官下跪为儿子求情。在陌生的都市之中,她越发显得瘦小羸弱;在残酷的命运面前,她除了默默承受,就是依然“最担心我那两个娃”。对此,我们鼻子发酸眼窝发热,更有发自内心的惭愧——— 因为这一切本不该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