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西游青狮精:亚洲富人爱房产爱储蓄 美国富人不爱房产爱黄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3 01:16:16

亚洲富人爱房产爱储蓄 美国富人不爱房产爱黄金

www.hexun.com  【2005.12.02 08:36】外滩画报/李杨 


  即将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2005》显示房地产 在美国富人的资产组合中所占比例从2003年的17%下降到2004年底的13%,一部分富人开始把资金投入流动性更好的商品和黄金;不过,房地产投资在亚洲富人2004年的投资组合中所占比例为19%,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大中华区的富人有重视房地产投资的传统”。

  “财富管理是社会经济的重要内容,同时又被全球化所推动。”陆红军教授对记者表示。陆是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他担任院长的上海国际金融学院是“2005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的中方主办单位。今年该论坛的主题是“和谐经济与财富管理”。

  “主题‘和谐经济’就是希望在经济的基础上强调交流,包括跨文化的交流”。陆表示。论坛的具体话题涉及亚洲及中国的理财新趋势、建立中国财富管理安全体系,以及针对股市、房地产投资和汇率改革的专题演讲。

  业界广为关注的是:在这个2005年8月25日举办的论坛上,著名投行美林集团将和法国凯捷咨询将共同发布《全球财富报告2005》。

  美国富人不爱房产爱黄金

  话题很自然地从《全球财富报告2005》谈起。

  说起来,发布此类财富报告的不止一家,而且大都出自美林、花旗、汇丰等“名门”,“从技术面来看各家报告各有特色”。陆红军认为:“这份美林和法国凯捷咨询共同发布的报告偏重于宏观,比较专业、具有权威性,是全球银行业的基础报告和指南。”

  在这份专业研究报告中,“富人”有明确的经济实力标准:拥有一百万美元以上的金融资产,这里面不包括收藏品、用于自住的住宅和耐用消费品,但包括非自住用途的个人房产、现金和债券。虽然这些达到财富管理标准的富裕人士资产可能是从100万美元起步,可是此类资产已占到全球可流动资产的25%。也许其中的多数富人还谈不上“富甲一方”,但从整体上来看富人群体的一举一动已经足以影响到一国乃至全球经济的方方面面。

  面对陆红军教授,记者的第一个问题是:“作为1997年开始、连续第九年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其追踪全球富人得来的信息、结论和去年相比有何不同?”

  “从整体上看,全球富人的规模、增长速度是比较稳定的,保持了比较好的增长势头,尤其是亚洲。过去人们谈到‘亚洲四小龙’,现在全球最受关注的是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等‘金砖四国’。”陆教授对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全球的富人们有转向商品投资的趋势;全球范围内投资股市、房地产的趋势有小幅下降,也许是房地产业兑现、取得回报比较慢的缘故,但从总体上来看投资比例还没有减弱。”

  以美国为例。房地产在美国富人的资产组合中所占比例从2003年的17%下降到2004年底的13%。这暗示了一部分富人开始把手中已经增值的房产卖掉,并把这部分套现的资金投入了其他领域——比如更稳定、流动性更好的商品和黄金。这种投资通常会给货币稳定的国家和新兴市场带来好处。

  财富跨区域转移

  在最近的七八年,全球财富处于积累过程中。财富管理市场的一个动向是:富人越来越看重金融资产的安全性、投资回报,同时希望降低财富管理的成本。安全、回报高,还要方便,这样的需求显然是比较复杂的。

  管理财富当然是有成本的,投资组合的安排、策略是绝对的“智力密集产品”。由此出现了新的理财趋势:为富裕的家庭、家族进行财富管理的专业团队——“家庭办公室”业务日益繁忙。

  由于种种原因,2004年以来财富在全球范围内的空间转移上有加强的趋势,跨区域的趋势明显。

  比如说,欧盟有提升利息税的政策,导致部分财富流出欧盟。“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就有亚洲一些国家试图把握这个机遇。新加坡宣布要建成“亚洲的财富管理中心”,目标之一就是吸引欧盟的富裕人士。现在瑞士银行和美林联合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合资银行,所提供的产品就是专门针对来自欧盟的财富跨区域转移的需求,这个银行专门经营这个产品,提供高附加值的服务。

  “保守”的亚洲富人

  在亚太地区,房地产投资在富人2004年的投资组合中所占比例为19%,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大中华区的富人有重视房地产投资的传统”。另一个亚洲富人的偏好直接就是“储蓄”。这被认为是“地区文化对资产组合的影响。”是不是只有中国人对不动产有特别的兴趣?

  “不光是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整个大中华区的亚洲国家富裕人群都比较热衷于投资不动产,还有就是储蓄。”陆红军介绍。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中国内地经济持续多年高速增长,而且财富在社会各阶层的分配也没有明显地流向贫穷人群,但在“2003-2004年高净值投资者(HNWI)人数增长国家或地区比较”图表中,中国内地虽有接近英国的富裕人数(近三十万),却在增长速度上排名最后,以不足5%落在美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中国香港之后。

  中国曾是全球富裕人士数量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在去年的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亚太区副总裁马蓉宣布:根据美林发布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03年中国内地的“百万美元富翁”约有23.6万人,比上一年的21万人增长了12%;这些富翁们所掌握的财富总额更达9690亿美元。如果以人民币计算,相当于有近24万人成为千万富翁。

  专家认为中国富裕人士高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GDP持续高速增长;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让中国商品在美国市场保持竞争力;持续吸引外资直接投资。另外,房地产市场的回升刺激了富裕人士的增加,新兴的创业阶层也从经济增长与上升的消费中受惠。

  如今怎样解释这个宏观经济和财富增长的“相互独立”?

  “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经济信息数据还要跟上;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快,很‘热’,但实力还不够强、体量还不够大,这也影响了若干指标。亚洲国家大都是这样,增长快,但是实力、基础还不能和欧美国家相比。”陆红军随后强调“财富报告”和“首富排行榜”的区别,“美林是投行,从全球财富管理的角度出发,美林的财富报告和‘排行榜’不同,偏重于宏观经济的信息,和具体计算某个人的财富信息有差异”。

  房市赚大钱时代已过

  “房地产市场的变化与中国的金融改革密切相关。”陆红军如是说。

  众所周知,当前中国社会的财富有相当数量沉淀在规模庞大的房地产业;除了投资、投机房地产业的以“温州炒楼团”为代表的内地富裕人群以外,本身从事房地产业的开发商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利益群体。

  发展商在数年楼价上涨过程中赚得盘满钵满,有很多的账上财富。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不少“捂盘”的上海发展商名下楼盘增值了30%……当前由于严厉的“地产新政”,若干房价居高不下的城市受到了空前的关注,开发商的财富流动性出了问题,而且越来越差,似乎不损失30%就变不成钱。甚至出现了“中介关门、发展商出国旅游”的怪现象。

  作为金融理财专家,陆教授对房地产市场的投资者有何建议?这样的一个富人群体资产如何管理?

  “现在大家说有些城市房地产业低迷,其实中国的开发商还是处于比人家更‘幸福’的状态。”在陆红军看来,国外房地产投资回报是相当稳定的,没有国内动辄30%、40%那么高,大家的心态也很好;中国社会要稳定健康发展,城市化在发展,房地产市场前景肯定是好的,但是尽管房地产高利润阶段可能比较长,但不可能长期高利润,一定会逐步降下来。

  “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过去那种赚大钱的模式不会再有了,要算明天的账。开发商要有智慧,认清形势,有创新的思维和好的心态。刚开始,开发商肯定有一些幻想。再这样下去,可能就会和机遇擦肩而过,就会落伍,要么从此失落”。

  房地产业在波动中造成的风险跟当前两种体制的转轨有关系。转轨需要一个过程,这是发展中必然要经历的。过去几次宏观调控都是对不适应的发展商的洗牌。怎么办?账上资金要变现的话,肯定要借助金融理财手段。有不少可以尝试的、技术化的金融创新手段。借助金融手段的帮助,这些“套牢”资金是可以“走掉”的。

  建立“财富管理安全体系”

  陆红军同时认为,上海建设金融中心将有利于在财富管理领域占据“有利地形”。

  “当前我的研究工作主要就是人民币利率、汇率。我们一直关注股市、汇市、楼市、车市、油市等变量,人民币汇率改革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道路,这对未来的经济成长意义深远,而且也对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有深远影响”。

  上海作为金融中心既具备“硬实力”更具备“软实力”。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给上海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发展人民币衍生产品,产品研发中心、定价中心、交易中心、建设金融中心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这无疑将进一步吸引来自内地和海外的财富,也给理财业提供了历史机遇。

  “您多次呼吁国内要重视理财师的培养,但除了完成学业以外,理财师的培养需要社会提供怎样的‘软环境’?为何强调建设‘财富管理安全体系’?”记者问。

  “我们从上一次亚洲金融危机开始就关注金融体系的建设,如何加强安全保障等。财富管理本身是全球化的。对于中国来讲,建设和谐社会跟经济改革有密切联系。”社会怎样成功引导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全社会经济发展?这是个有待解决的新课题。

  在美国,财富管理有许多面对个人的产品:退休有退休计划,这是免税的,将来用的时候可以拿出来;还有信托计划,遗嘱是年纪还“不到”的人要年年更新的,针对财产转移、遗产交税做安排;还有创业计划,因为除了继承以外,很多富人的财产来自创业;另外还有投资组合、税务计划、子女教育等等……七个系统合成了面向个人的财富管理系统工程。

  换言之,理财师不是捧着课本考试通过、毕业就能发挥作用的。理财师获得市场认可,实际上意味着社会财富管理安全体系各项子系统的建设“达标”,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情。同时,理财师需要对金融市场、金融产品的原理非常了解,要有提供服务的能力。

  中国富人要改变心态

  在陆红军看来,富人的资产、财富的稳定性、安全性和有效性是一个国家、地区发展稳定的重要因素。

  理财是一个完整的概念,在发达国家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据陆教授介绍,财富安全体系是一个从市场、产品到社会管理的整体。对公司资产的管理和个人、家族的资产管理某些地方是类似的,但是也有不少区别。“我们希望企业家、金融管理机构,还有富裕人群,都来关注财富的安全性问题。无论是对个人、家属还是对公司、对社会稳定,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财富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与社会文化关系也十分密切。在经济成长过程中,由于历史的原因,即使在欧美国家,第一批富翁也是比较低调,难以与现在的公众公司、家族企业的话语权相比。关键是看这个阶段以后,家族企业、民营企业怎样转型?

  现在随着全球化、高科技等产业的发展,出现了财富高速、高度聚集的情况,“富人除了第一次、第二次分配,第三次分配的财富转移对于建设和谐社会来说越来越重要”。

  在面对改革开放以来创业成功的第一代、接班的第二代富人的时候,理财专业人士(比如“特许金融分析师”)可以提供给他们投资组合的知识,从单一产品到更有安全性、回报稳定的投资组合。“现在中国的财富所有者要改变理财心态”,陆红军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