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西游黑白无常技能:“国庆”风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6 09:26:07
     “扯鸡巴蛋”。王主任狠狠骂了一声,小田吓得瑟缩到了屋角。平时温和的长得像她奶奶的王主任冲她说这样的粗话,小丫头又惊又羞,瞬间,感到眼睛里潮乎乎的。­她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

       王主任气还没消,继续骂道:“叫啥子不好,偏要叫国庆,国庆就快到了,偏偏就是这个国庆给我扯蛋!”

        从文工团调到政治部虽不久,小田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听出王主任的话有些反动。

        国庆二十周年,建设兵团司令部下发了指示,叫全兵团统计名为国庆的人集合起来,到自治区参加庆祝活动。全师一共有五十二个娃娃叫国庆,还有一个是二连三排的一班长。名单已经报到司令部政治处,人也已经从各连队来到师部。王主任今天是咋个了?竟敢攻击国庆?小田大着胆子凑近王主任,没闻到王主任的酒气。小田有点慌,莫不是主任疯了?说这种话是要被揪出来遭批斗的。主任的官大不错,可再大的官,还不是说倒就倒。

       看着王主任因生气有些变形的脸,小田想起了她奶奶胰腺癌死后的样子。

       小田误会了主任。他跟着三五九旅从南泥湾出来,枪林弹雨一路到新疆,虽然一副奶奶相,却见过世面。当年和鬼子拼刺刀,小鬼子见他这样子,大概也想起自家的奶奶,战场上面分了心,被他从前胸捅出后背。

       主任的发火不是对庆祝国庆不满,他知道了四团三营二连的那个孙国庆的材料已经报到了司令部,那边的人要是发现了问题,就是一场严重的政治事故。

       主任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小田后,小田也慌了起来。

       主任毕竟是主任,挥挥手:“把这个扯鸡巴蛋的叫到师部来”。

      “ 扯鸡巴蛋”的叫孙国庆,是六三年头批上海青年支边新疆中的一个。他们最多初中生,不少还是小学毕业。当年响应王震和上海市政府的号召来到西部。再以后,到达那里屯垦戍边的上海青年高达十万余人,能从这么多人中冒尖参加庆祝国庆活动,还要代表兵团战士上台讲话,国庆很自豪。

        此刻国庆正躺在师部招待所,舒舒坦坦打出了第三个饱嗝。看见小田推门过来了。以前见过小田两次,前一次远远地看她给他们连唱歌,没记住她的模样,第二次是在师部,这五十多个国庆都归小田负责接待,国庆还和小田握了手。小田的手真软,像握在一团棉花上。国庆握着这团棉花,竟有些舍不得放开。

        今天的小田是怎么了?脸上像刷了浆糊,浆糊还渗出密密的汗。刚才进门时摔跤了,膝盖处明显有磕倒的痕迹,国庆有些心疼,想拿毛巾递给她,却又不敢。

        小田顾不得自己,一把拉住国庆:“快,快跟我到师部,王主任有急事找!”

        握着小田软乎乎的小手,国庆有些晕乎乎的。在连队,国庆倒是有个对象,前三个月在胡杨林里也拉过手,骨节很大,皮肤也糙,像擦屁股的马粪纸。拉过一次后就再也不想拉了,这软软的小手,让国庆想起了摸奶子的感觉。

        接他的汽车就停在招待所门口,国庆头一次坐师首长才能坐的吉普,顾不得问小田首长找他有什么事情。

        轱辘才转了几十圈,国庆还没体察到坐车的滋味,师部就到了。

        一进政治处的门,国庆明显感到空气中有股味道,国庆不会用凝重这个词,可他懂:批斗那些老家伙让他们交代问题,就是这股味道。

        自己在胡杨林里对她耍流氓,这事应该没人知道呀,莫非?国庆一下子脊背冒出了大团大团的汗,好像冬天被人扔进了冰窟窿,身子像筛糠似的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这个龟儿子”王主任心里骂了一句。

        王主任何许人也,几十年来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国庆心中有鬼,原本他准备开门见山,把事情说出来也可尽快下班回家,现在转了念头,决定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 晓得为啥子事情找你?”王主任声音不大,而在国庆听来,无异于头上响了炸雷,连长开会时常说的那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和毛主席教导一样正确,看见自己在小树林和她亲热的只有天上飞过的鸟,师部首长咋个会晓得他们之间的丑事?

        “不管他们咋个会晓得,事情是自己做的,怨不得别个,男子汉大丈夫........ 。”想到这里,国庆一下子摆脱了刚才的 窝囊样子,大声说到:“这个事,怨不得她,都是我。是我干的!”

          还有同谋?这是王主任始料未及的,看来事情远非原先想得那样简单,王主任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一下子把事情和盘托出。

          王主任来了兴趣,吩咐在一旁的小田记录。

          刚提起劲头,准备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国庆像只才被充了气的皮球,又遭针扎了,一下子蔫了。胡杨林里的说不出口的事,居然惊动了师首长,还要叫一个大姑娘家记录。看着刚才还牵着自己手的小田,国庆真想打自己一个大嘴巴。

         王主任胸有成竹,对这种二十出头的毛孩子,让他说出心里的秘密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今天正好小田做记录,他要让小田知道姜还是老的辣确切含义。

        小田看着满脸愁容、一头汗水的孙国庆觉得很不忍心,不就是一个生日和名字的事情嘛,说出来不就完了,大不了不去乌鲁木齐开庆祝会。年轻人要求进步很自然,但也不至于愁到这个地步。

        政治部里很安静,只听见可怜的国庆喘粗气的声音。

        国庆不是那种没有担当的怂货,自从自己在胡杨林里亲了她嘴,摸了她奶,干了是人都想做的的事情后,国庆就决定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给她,为了她,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现在王主任要他把这种事情说出来,还让一个姑娘家记录,那她以后还怎么做人,还不羞死。

        看着王主任样子也是个正经人,还是个老革命,对于一个连队的小班长,犯得着这样吗?

        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就是坚持不说,“死猪不怕开水烫”,随他们怎么办。想到这里,国庆平静下来了,刚才汗出得太多,感觉有点口渴,便端着刚才小田泡的茶,喝了起来。

      “孙国庆同志,孙国庆同志!”声量不高却有着很强冲击力的声音回荡在政治部主任办公室里,小田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国庆端着的茶杯怦然落地。

      “你是共产党员吗?”

      “是!”

      “还记得入党宣誓吗?”

      “记得。”

      “记得个屁!”王主任猛然拍了一下桌子:“誓词里有对党忠诚的宣誓,你这个狗日的来了半天了,连个屁都不放........,老子三七年入党。”

       看来王主任真发火了,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要是身边有支手枪,王主任没准会拿出来吓唬一下孙国庆这个小兔崽子。

       这一招狠,一下子就摧垮了孙国庆的心理防线。

      “我是和她放羊时认识的,”国庆喝了口小田重新递上茶杯的水,清了清嗓子,慢慢开始交代,王主任侧了一下身体,开始听这个小兔崽子的交代。

     “她是一连的战士,那天放羊的地方就离我们连队不远,遇到狼了,吓得她在那边大叫,这狼也坏,欺负她是个女的,等我赶到时,那两只狼已经咬死了好几只羊。”

       小田虽说也在兵团两年多,从来没见过沙漠中的野狼,好在这些话用不着记录,小田于是端详着国庆,等待听事情的进展。

      “啥子狼啊羊啊,老子不要听,拣重点的说!”王主任不顾小田的反应,打断了国庆的叙述。

       什么是重点啊,难道王主任就只听树林里的那些事?事到如今,国庆也没任何招架之力了,他咬了咬牙,开始了他的继续交代。

      “后来我们就好上了,今年六七月份以后,每到星期天,我们就在西山边碰头。”

       王主任听得有些糊涂,六七月份他们就开始策划了,而自己却是在八月底才接到集合全师名叫国庆的人参加自治区庆祝国庆活动。

       小田正值妙龄,听这样的交代有些羞羞的,却希望他能继续说下去。

      “刚碰头时,我们俩还互相交流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斗私、批修,后来....... 我们就开始亲........嘴”,说到这里,国庆瞄了一下小田,见小田把头伏在桌上,看不清她的脸,于是壮着胆子:“再后来,我就摸她的奶,一共就三次。”  

     “扯鸡巴蛋 ,哪个要你说这些 ”,王主任已经忍无可忍:“这些鸟事,哪个耐烦听?我问你 ,你叫啥子名字?

        “孙国庆 ”

        “出身年月 ?”

        “一九四七年十月十号。” 

        “你晓得这个是什么日子?”

        “生我的日子?我妈肚子痛的日子?”国庆虽然不聪明,但也晓得王主任并不是要他这个答案。

        “双十节”。在一旁记录的小田什么也没记下,却替国庆回答了王主任的问题。

        “小田,替我告诉他,问题的严重性和解决办法。还是我自己来讲。”

        “十月十号,是国民党政府的国庆节,取名叫国庆是什么用心。”

         “用心?”国庆听爸爸说过:“名字是爷爷取的,我生在山东,家乡有青蕉苹果,那年的苹果长得好,爷爷给我取名叫果青,后来读书上学了,大家都喊我国庆,我就有了国庆的名字。”

        国庆的档案材料里有曾用名国青。看来,这小崽子不像是说谎。“我才不去管你爷爷,你的名字还是叫国庆,生日必须改,从十月十号改成十月一号,改动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你只要记得自己是十月一日生日就可以了。”

         国庆长舒一口气,他很乐意接受把自己生日放在国庆节,只是自己突然早产了九天让他感到有些滑稽。

        “王主任,不对呀,”桌子那边的小田说话了:“四七年十月一号解放军正和国民党军队打仗,他爷爷、他爸爸怎么知道再过两年是国庆节呢?干脆把他出生年份改为一九四九年。”

         “不行、不行。改成四九年,小兔崽子就要晚两年才能开结婚证,到时候人家姑娘等不及跑了,你做他老婆?”

        “ 扯蛋!”

         弄不清楚王主任最后一声扯蛋到底骂得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