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棍打死猪八戒:是泡沫还是复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3 00:50:33

“这是泡沫还是复苏?”人们常常会问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有可能转移投资者、消费者和政府的注意力。

泡沫指的是没有基本面支持的资产价格迅速上涨。在这种情形下购买资产,需要投资者凭借“博傻”理论,错误地认为自己会在市场走高时赚钱,并在泡沫破裂前离场。

目前的非理性繁荣并不明显。当世人认识到这些公司不会倒闭,重新估值的公司股价从雷曼(Lehman)破产后的冰点水平上涨50%是理性的。预计股票估值水平继续上升也是理性的。我们生活在一个理性的泡沫中。那么,当心戳破泡沫。那样会丧失机会。

由于资金价格被人为控制在低廉的水平上,许多国家的政府面临着无法兑现的承诺,加之税负不断上升,投资者希望拥有其价值尽可能不受政府左右的资产,是一种理性行为。

股票是投资于公司未来收益和当前资产的一部分。大宗商品则是投资于可能稀缺的有形资产。黄金是便于携带的财富。寻求获得与政府支付能力无关的回报是理性的。这是一轮实物资产的理性牛市,仍存在上行空间。

然而,我们并非处于一个经济持续复苏的进程中。过多的负债引发了崩盘——崩溃的不只是银行家和他们的薪水。而债务水平并没有下降。大部分债务只是被转移或由政府承担。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比过去安全。当理性的消费者选择偿还债务——他们正在这样做——全球经济将不会重新回归我们熟知的需求膨胀状态。钱更多了,但并没有用于支出。

理性投资者推高实物资产价格;理性消费者偿还债务,那么政府呢?它们并没有主宰世界;与擎天之神阿特拉斯(Atlas)一样,政府在支撑着世界。看到像赌场总管一样的银行家通过资产价格的不断上涨获利,政府倍感愤怒。但阿特拉斯知道,只要他耸耸肩,世界就会坍塌。正因如此,中国逆转了本可以阻止小型银行在不扩充股本的情况下增加放贷的计划。也因如此,奥巴马(Obama)总统的医疗改革陷入了困境,因为美国选民不会接受他们认为不可能有回报的东西。同样因为如此,虽然欧元区和英国央行行长在谈论停止刺激措施,但他们明白如果这样做,复苏就会结束。

各国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履行它们的社会承诺?它们如何及何时偿还或部分偿还自己的欠债?

负债累累的政府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大体数字本身就说明了一切。

以英国为例。该国每年的经济总量为1.4万亿英镑,其中一半用于政府支出。但问题很快就来了:政府的收入只有5000亿英镑,要平衡7000亿英镑的支出,每年就会出现2000亿英镑的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相比之下,在1945年以后,英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在上世纪70年代达到8%的峰值水平,而从70年代以后的长期平均值为3%。政府总体负债水平正从占GDP的50%升至80%。

这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家。当其它国家和企业能提供同样甚至更高的回报、而风险更低的时候,凭什么要在英国投资?只有当英国央行(BoE)通过定量宽松政策购买债务时,英国国债才是安全的。

但面对没有自我持续能力的复苏背景下的资产繁荣、面对各国债务及外汇市场差异日益扩大的局面以及堆积如山的债务,理性的政府能做些什么呢?
或许唯一的机会在于,美国、英国以及所有债务国,就我们已经国有化的巨额债务与选民进行对话,而盈余国则就如何刺激内需与民众进行交流。

过去10年来,“敢于承诺、态度乐观的”政治家受到追捧,而有勇气的现实主义者则被冷落。如今这种局面已不复存在。政府与民众的交流必须转向以下问题:政府、宪法以及社会的架构、70岁之后退休、适应经济增长疲弱的局面、削减政府支出以及人口日益老龄化。交流的结果将对市场和实体经济产生直接影响——其程度为目前的投资者生平所未见。

生死攸关的是,各国政府是否会用未来5年应对外部危机,经过本世纪10年代的又一场大萧条,最终让我们所有人回到起点,或者,他们能否把握住当前的微弱机会进行变革。

作为一名担负着为储户资金保值增值这一对社会有益职能的投资人,我不会把宝押在政府身上,我将两面下注。

译者/君悦

 

本文作者是投资机构Odey资产管理公司的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