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棒打死猪八戒:冷眼看人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6 09:50:42
冷眼看人生 2006-10-09 00:04:05 大中小        一个人要想改变自己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象一个演员改变戏路,一个导演改变题材,一个歌手改变曲风,这都不是一朝一夕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对于突然尝试玩大制作高成本的陈凯歌和冯晓刚来说确实不算容易。        一个作家的创作也是一样。我一直觉得一个作家写第一部和第二部小说是不难的,因为他写的就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自传,一个歌手出第一、第二本专辑也是不难的,因为他唱的就是他自己最擅长的歌曲。        最初的创作都是作者最熟悉的领域和最擅长的风格,但是从第三、第四开始,事情开始变得艰难了。想想看,时下有多少歌星只是靠一本专辑甚至只是靠一首歌就成名立腕、包打天下、吃着老本,此后便再无建树。
       真正的创作必然是艰难的。你要想再有突破,就必须再继续感受和经历,否则失去了灵感源泉的创作不是自我重复就是走向抄袭。看看花儿乐队抄袭别人的歌曲,看看郭敬明抄袭别人的小说,看看博客里全篇引用别人的文章再挂上自己的大名,一个个脸上做着无辜不但没有一丝忏悔,反而觉得这种速食的拿来之物已然是天经地义。        抄袭当然是简单的,自己创作却是这样的艰苦,都说天下文章一大抄,话是这么说,但是真正高超的作家是绝不会也不屑于连篇大段的抄送别人的文字的,如果非要抄,我想更多地也是从别人那里寻找精华和灵感。不信你试一试,每天写一篇1000字的文章,内容不许重复,不许写流水日记,真是自己手笔,连写二十天,看看能否坚持到底。如果能,那说明你至少是一个不但有经历还具备相当才思的写手。
       在写作上,我最钦佩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写《围城》的钱钟书,一个就是台湾的大作家刘墉,而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也正是那篇随笔的小册子——《冷眼看人生》。        愈是有热心的人,愈需要有冷眼,使你不失之主观、不反应过度、不意气用事,使你面对人生的起起落落、人世的恩恩怨怨,都能冷冷静静、一一化解,有一天终于顿悟,这就是人生——刘墉如是说。        之所以用“冷眼看人生”作为我博客的题目,一来是表达一下我对这位文豪的敬仰之情,再者也希望藉由讽刺鞭挞人性的冷酷、自私和无耻,好让我心里那所余不多的善良和正义能暂时地苟活下去,使我在今后行善的道路上不再感到过多的寂寞和孤独。
       告诉自己和别人这世界充满着美好和乐观不是不谙世事就是居心叵测,而去除了怨天尤人和随波逐流的冷眼不是悲观反而是一份希冀恶中寻善的清醒。        前几天,北京电视台为宣传奥运做了一次北京人是否愿意助人的情况调查,让一个化装成打工仔的工作人员在街头的小店去讨一杯水并打通一个电话,结果这个小伙子连走了32家店铺才总算成功。        这就是在北京,我泱泱大国的首都。他们中有北京人也有外地人,北京人的冷漠倒容易理解,但同为外地人,在异乡的艰辛他们感同身受,可怎么还这样缺乏同情心呢?        你说这世界到底是好人多的世界还是不好的人多的世界,人性是本恶还是本善呢,这不是靠凭空的想象就能下断言的,你好你坏不是看你说的什么,而是看你是怎么做的,你做的事就是缺乏善意的、不会施舍的、不愿助人的,给别人带来伤害和心理阴影的,如果这样的人群成为社会的主流人群的话,谁还能恬着脸告诉我人性是本善的,企业是以人为本的,生活是美好的,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和谐的呢?
       所以无论人心的善恶、世界的好坏还是企业的良莠我只是在用我的视角去揭示事实,仅此而已,要说主观,肯定有主观,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经历和际遇去理解人生,在我的公告里也说得清楚——因兴之所至、快意恩仇,所以以偏概全、打击面过大本是难免之虞,但这些后果我也暂且忽略不计。
       人一旦超越了心理束缚的羁绊,那么能让他的心灵有所升华的就是他人生经历的不断丰富和对人性本质的深刻认识。        你或许会说它有些悲观和灰暗,但尖刻的幽默和辛辣的讽刺正是我的风格。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必然跟他的经历和际遇有关,我所写的也正是我眼里的这个世界,我尽我所能用尽量客观的视角去反映绝大多数人生活的真实世界。那种所谓的什么哪里都有好人、要看到生活美好的一面、要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诸如此类的屁话在我这毫无意义,因为我只看重事实。        此处不关风与月。我写的文字同样与乐观悲观不搭界。        就像是我曾经评价过的北京人,我毫不介意表明我对北京土著的厌恶,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仍然拥有几位北京土生的朋友,稀少的他们根本无法冲淡整体群落的龌龊,所以我的评价也仍然适用于大部分首都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