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樱花魁电影:王立军: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6 09:24:24

重庆市公安局现任局长王立军

  相关阅读

  薄熙来治渝“红与黑”

  重庆“打黑”初战告捷 政法委书记:黑恶必除 除恶务尽

  重庆司法局长文强严重违纪被“双规”

  重庆司法局长竟成“黑老大” 打黑除恶要靠强势人物?

  【网评周刊】重庆:邓小平挂帅剿匪 薄熙来坐镇打黑

  网友:重庆打黑决不是一两个英雄在战斗!

  2009年8月7日,有“重庆最大黑保护伞”之称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被专案组带走。从辽宁锦州空降而至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被民间树为英雄,也遭利益受损者的非议。

  猖狂的黑社会

  2008年6月,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不带“一兵一卒”,只身来到重庆,接替文强担任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1958年12月出生于内蒙古一个铁路工人家庭的他,从小练得一身好武术。在警界二十多年,以扫黑著称,曾有传言称黑社会出500万买他的人头。在他担任铁法市、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长期间,有八百多名罪犯被他和他的战友送上刑场。
       扫黑有了“狠角色”

  令外界震惊的并不仅仅是这组数据,而是揪出了大批隐匿在商界和政界的重量级人物,包括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巴南区第二富豪黎强;重庆市江州实业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陈明亮;重庆民营摩托车制造的大哥级人物龚刚模、万贯财务公司的陈坤志等等。“这在以往完全不可想象。”重庆一位老警察评价说。

  43岁的前警察陈坤志和警界关系密切。他和龚刚模成立的重庆万贯财务公司在重庆“奥尼土地拍卖案”中,和重庆高级法院个别法官勾结,操控拍卖,将土地低价卖给一公司。2007年,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认定“陈坤志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拘禁”,但那次“被他说脱了”。

  在王立军主导的扫黑运动中,陈坤志再次落网。“奥尼土地拍卖案”涉及的司法腐败,也借着重庆扫黑得到了清除。重庆高院副院长张弢、执行局局长乌小青、重庆第五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郭剑今年7月落马。

  但真正的高潮是重庆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的落网。出生于重庆巴南区(原巴县)的文强,担任巴县警官期间,就在刑侦业务上表现出色,1992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2008年7月,出任市司法局局长。在担任常务副局长期间,文强屡破大案。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重庆抢劫运钞车等大案要案,文强都冲锋在前。2000年,文强亲自抓捕杀人恶魔张君,曾称在张君脸上留下了他的脚印。

  然而文强与黑帮关系暧昧在重庆警界也是不争的事实。“文强耿直、讲江湖道义。”一位和重庆黑道关系密切的人士评价说,“所以做事难免会维护‘兄弟伙’的利益。”重庆警界一位老警察透露,外界历来传言文强是最大的黑帮保护伞,文也曾被调查过,但他以培养黑帮人员作为“特情”、便于警方工作为由“说脱”了。 8月7日,文强终于被“双规”。

  王立军眼中的扫黑分寸

  根据俄罗斯学者阿达什科维奇对有组织犯罪的定义,暴力犯罪、黑经济结构、政权权力机关相结合是黑社会犯罪最主要特点。王立军主持的扫黑行动对三者都进行了严厉的打击。然而,剪除黑经济结构最容易引起争议。一位“放水”公司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抱怨,王立军扫黑吓跑了很多“放水”的人。他辩称放水公司的存在更多地是促进了金融市场的活跃,弥补了国有银行放贷能力的不足,“重庆90%以上的企业都借过高利贷”。

  而重庆律师周立太提供了不同的信息。据他了解,重庆的高利贷资金来源有两个,一是一些官员来源不明的财产,二是国有银行利用职务之便放出来的钱,“钱的来路不正,收钱的手段更不正,当然应该狠狠打击。”

  由于存在这样的争议,7月31日,重庆市工商界和金融界邀请王立军介绍扫黑的情况。“很多银行家都来了,他们关心打击的尺度和范围,担心会打过了头。”这次座谈会让全国人大代表、索通律师事务所韩德云感到,高层的初衷是创造好的投资环境,并不是要打击经济。王立军对罪与非罪的界限也有清晰的把握。对企业家来说,“即使你有不合法规的行为,但你没有犯罪,我也要保护你。这个观点传递得很强烈。”比如某企业家被人设局参与赌博,输了上千万,专案组成员追回作为赃款没收。王立军知道此事之后发还了这笔钱,“他说不然警察跟黑社会有什么区别呢”。

  在座谈会上,有一位企业家当场反映,警方调查该企业时,扣了公章,封了账户,写了申请也不发还。王立军听了后立刻就让办公室主任落实。“这件事可以看出,他本人对运动式打黑的副作用有很强的防范意识。”韩德云建议王立军注意下面的警察的执行力,因为不是每个警察都有他的认识高度。

  重庆扫黑赢得了民众的高度赞誉。“以往一进茶楼,就看见满屋子的平头,谈的都是打啊抢的事,搞得连中学生都拉帮结派,风气很不好。王立军一打,这帮人该抓的抓,该躲的躲,大街上扒手都少了。”一位重庆市民说。

  一些菜市场的“菜娃”、“肉娃”们表示,以前肉霸、菜霸们垄断市场,现在“价钱自由了,没得人强行发货了”。

  在各大论坛中,重庆扫黑的支持率也节节飙升。天涯社区的重庆版里关于王立军扫黑的帖子众多,有一帖称“别的做不了,想为王立军在天涯盖一座精神支柱”,此帖“盖楼”已达两千多“层”。还有不少外地的网友力邀王立军前往他们的家乡扫黑。
           要扫黑先治警

  和扫黑一样,王立军治警同样是铁腕作风。一位警界人士称,这样的做法令不少公安系统的人士不适应。这位警界人士解释:“前任副局长文强的工作方法是,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不管你黑的白的,你把事情搞平了就行,不是很讲规则。”因为管理较松,公安系统的人反而觉得比较有人情味,包括提了一批庸官。

  而王立军一来,就先向警队开刀。他一改以前“用政治保障业务”的作派,提出“以业务支撑政治”、“凡是不好好干活儿的领导干部一律拿下”。他要求分(县)局、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每周工作5天以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他还严厉打击各单位立案破案时的弄虚作假,水分在一些单位被挤出了一半。

  今年年初,某分局提拔干部不符合程序,市局政治部发文件予以了纠正,“如果是文强任职期间,这种情况走过场就过去了。”一位警官称。“说话逻辑性很强,有学者的渊博,也有军人式的气魄。”这是相当一部分警察对王的评价。

  王立军的做法让手下又敬佩又惧怕。一位和重庆警界关系密切的人士说:“重庆警界分为两坨人,一坨人认为王立军作风霸道,他搞的那套累死人。另一坨人认为他工作能力强,从严治警,身先士卒,甚至亲自参与做尸检,把民警的工作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不管怎么说,乱耍乱整的警察少了,以前的警察朋友经常约出来耍的,现在都约不出来了。”

  从王立军任职到现在,陆续有警察被停职、反省和刑拘,受处理警察大约有150人左右,仅科所长就有20多个。重庆市公安局刑警队的4名反扒民警因吃扒手的黑钱,这次也遭到了处理。

  王立军曾概括他的这一打黑思路是“内除积弊,外消积怨”。

  对此,韩德云分析:“他把积弊和积怨分得很清楚,老百姓的怨就是来自于警察执法不公。他拿警察开刀,我非常敬佩。”但重庆一位老警察担心,王立军这样的扫黑方式容易陷入“光杆司令,单兵独战”的状况,他认为警队风气的转变,仍可能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


  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公安部一级英模到重庆的目的何在?几乎没有第二个答案——扫黑。果然,王立军就在当年7月至9月间,启动了重庆25年来最大打击暴力犯罪、打黑除恶、缉枪制爆专项整治行动。32771起刑事案件告破,9512人被逮捕,以至于重庆市的看守所、拘留所爆满。

  之后一年,重庆市警方在王立军的统帅下,一直在摸黑帮的底。

  重庆的黑道水有多深?来自民间的信息是:重庆的黑帮问题于1998年白云湖赌场案逐渐进入公众视野,真凶及警方的保护伞陆续被判刑后,重庆的黑帮组织退出赌场生意,着力经营“放水”(即高利贷)公司,并进军房地产、交通、建筑等领域。

  一位与重庆黑帮人物关系密切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和早期的黑老大不同,新崛起的黑老大更“文明”些,也更讲规矩,“有的人为了看起来斯文点,特意戴起了平光眼镜。”这类黑老大更愿意用江湖道义来摆平事情,对外不肯轻易动用武力,对内“家法”很严。不过他也认为,重庆的码头文化和“袍哥情结”以及重庆人豪爽耿直的个性,导致很多年轻人喜欢拉帮结伙,以为“剃个光头就是出来混的”,拉几个“兄弟伙”就是黑社会。这帮“小渣渣”和黑帮上层不同,经常制造恶性暴力事件。一位重庆市民描述:有一次他在路边看到有大约两百个“光头”正在集会,商议如何砸某人的 “场子”,“确实感到害怕”。

  6月3日江北区爱丁堡枪杀案后,重庆警方掀起了新一轮的扫黑除恶风暴。据重庆警方称,截至8月15日,破获刑事案件892起,已成功抓捕涉黑涉恶团伙成员1544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