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狂女校长:日本造45亿假钞扰乱中国经济 技术传给美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6 09:34:21
军造45亿假钞扰乱中国经济 战后技术传给美国2008-03-20 13:44:53 来源: 新华社(北京) 
  •   核心提示:二战期间,日本陆军曾经成立专门伪造中国纸币的工厂,截至战争结束共制造总额约45亿元的假钞。这是日本媒体近日披露的消息。

 

被称为“5号栋”的伪钞印制工厂 江冶摄影

新华网3月20日报道 二战期间,日军曾通过秘密机构登户研究所伪造大量中国货币,在公然实施军事侵略的同时,还对中国秘密发动了一场鲜为人知的经济战。近日,本报记者探访这个至今仍蒙着神秘面纱的地方,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在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的明治大学生田校区内,有两座早已停止使用的木房子。房子外墙没有粉刷,露出的木质结构呈现老旧的深褐色,一些木板也已破损。在到处是亮丽的新式教学楼的校园中,这两座木房子显得很不起眼。

但人们可能想不到,在二战期间,它们却是日军登户研究所的伪钞印制工厂和仓库。就是在这里,日军伪造了多达45亿元的中国纸币,严重破坏了中国经济秩序。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这个日军的伪钞印制基地。

造伪钞发动经济战

来到明治大学生田校区,对登户研究所进行了多年研究的明治大学文学部外聘讲师渡边贤二早已等在那里。他告诉记者,登户研究所是二战期间日本陆军兵器行政本部下属的第九技术研究所,主要从事秘密武器的研究,人数最多时达1000人以上,占地面积也非常大,达38万平方米,附近一带原先都是研究所的工厂。

在这片土地上,当年的建筑物保留下来的已经很少,其中就包括被称为5号栋和26号栋的伪钞印制工厂和仓库。从登户研究所建立的1937年算来,它们已经有71年历史了。尽管在战后曾长期作为明治大学的教学用房,里面已被改造过而看不出当年的样子,但它们的外观仍和71年前一样,向人们默默诉说着那段历史。

1937年,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日军一开始想速胜,但进入1938年后发现中国的抵抗能力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得多,于是开始转变战略,寻求建立傀儡政权以取代蒋介石政权。同时,由于从1938年3月起日元走软,日军认为用日元维持战争出现困难,于是设立专门机构从事所谓经济谋略,寻求在经济上为战争提供支持。这两项工作基本同时展开,并互相交织,旨在从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瓦解中国的抗战。

汪精卫伪政权成立后,于1940年5月设立了其中央银行中央储备银行,并开始发行货币。然而中央储备银行的货币并不被中国老百姓所接受,没能流通起来。由于无法达到从经济上打垮中国的目的,于是日军就开始伪造中国当时的货币法币,用于对中国的经济战。而当时承担印制假法币任务的正是登户研究所。

质量很好以假乱真

为解决假法币的质量问题,使其不被占领区人民发现,日军动用了一切力量。

登户研究所里装备了可与日本内阁印刷局相媲美的高级印刷机械,内阁印刷局本身也参与其中。日本还动员了民间大型印刷公司的技术人员开展研究。最终,这里印出了连专家也无法辨别的伪钞。

特别是在1941年12月日军占领香港后,因为当时国民政府的造币厂设在香港,日军从香港缴获了法币的印钞版,运回日本,印制了大量真正的假法币。为了加快印刷速度,登户研究所还制造了新的印钞版,印制更多的假法币。

渡边贤二告诉记者,登户研究所印制的伪钞包括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发行的从5元到100元的10多种。由于伪钞大多使用的是真正的印钞版,因此基本无法辨别真伪。他一边说一边向记者展示了一些当时的法币,其中除一张因没有编号可基本断定为伪钞外,其余均无法分辨真伪,但有两版印制失败的伪钞半成品却清楚地证明了日军伪造中国货币的事实。

这些假法币印好后被运到中国,一部分流入汪伪政权及上海青帮手中,另一部分则成为侵华日军的军饷。日军一方面利用假法币在中国购买战争所需物资,另一方面还用这些伪钞在中国收买亲日分子。

同时,这些假法币大量流入中国市场,导致中国货币贬值从而造成中国经济混乱。日本在战争期间印制的45亿元假法币相当于国民政府一年的货币发行量,而其中有30亿元被实际使用。

渡边贤二说,没有这些伪钞,日本的侵华战争是打不下去的。

 

渡边贤二介绍侵华日军“伪钞战”情况,摆在其面前的是正版6张印制失败的伪钞半成品。江冶摄影

印制工作堪称绝密

印制伪钞的工作在当时是绝对保密的,不仅日本老百姓不可能知道,就连在日军内部也是秘密。当时登户研究所本身就已经是绝密设施,但在研究所内,与印制伪钞相关的部分又被单独用高达3米的木板墙围起来,为的就是不让研究所里其他部门的人知道,因此这里是真正的密中之密。

尽管后来由于法币的贬值,日本伪钞的购买力也随之下降,但日本利用原本只是废纸的伪钞来掠夺中国战略物资和招募士兵却是不争的事实。渡边贤二说,举国家之力伪造别国货币而掠夺别国资源,世界上恐怕还没有别的国家做过这样的事。不同于强掳劳工和慰安妇等问题,日军的伪钞谋略没有特定的受害者,因此也没有就此向日本政府要求赔偿的诉讼。正因为无人追究,所以日本政府至今也没有承认曾印制伪钞的事实。

同时研制特种武器

除印制伪钞外,登户研究所还从事各种特种武器和生化武器的研究及大量生产。其中,登户研究所凭借其开发的氰酸系剧毒药物等研究成果而获东条英机政府颁发的陆军技术有功奖,而这些毒物的人体实验就是在南京通过日军1644部队进行的,并得到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的协助。

在明治大学生田校区正门附近有一座碑,碑身高达3米,正面刻着动物慰灵碑几个大字,背面则刻着陆军登户研究所和昭和十八年(1943年)三月的字样及所长篠田镣的名字。渡边贤二告诉记者,这座碑就是用陆军技术有功奖的奖金修建的。尽管这座碑名义上是为在毒物实验中死亡的动物而立,但其实是为在毒物的人体实验中死亡的受害者所立。由于当时不可能公开为毒物人体实验的受害者立碑,登户研究所的人员就试图以立动物慰灵碑的方式减轻心中的罪恶感。心中的罪恶感或许可以减轻,但犯下的罪行却是无法抹杀的。

为打击敌国的农业生产,登户研究所还开发了针对各种谷物的枯叶剂,并于1941年在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实际使用,给当地农业生产造成巨大打击。当时这项研究就在被称为36号栋的一个钢筋混凝土建筑里进行。这个建筑也被保存了下来,现在是明治大学的实验室。

此外,对美国施放的气球炸弹也是登户研究所开发的。当时日本举全国的科技力量,实现了让气球乘西风万里迢迢把炸弹运到美国本土这样神话式的攻击。战争期间,日军共施放了9300个气球炸弹,其中有1000多个最终到达美国。除搭载常规武器外,日军还研究了在气球上搭载细菌武器,包括针对美国人的重要食物牛肉而开发的牛瘟病毒以及直接针对人类的鼠疫菌和霍乱弧菌,731部队的重要人物内藤良一就曾被派到登户研究所参与这项研究。

发掘遗迹意义重大

战后,登户研究所一直不为人所知,即使是战争结束六十多年的现在,不管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知道它的人也不多。渡边贤二说,这一点与登户研究所的保密体制及战后日美两国政府的态度都有关系。

据渡边贤二介绍,在陆军兵器行政本部下属的10个技术研究所中,其他大部分研究所都从事常规武器、后勤等装备的研究,相对来说都堂堂正正。而登户研究所研究的都是特种秘密战武器,见不得人,因此密级也相对较高。即使在日军内部,其陆军第九技术研究所的名称也没有公开,而只使用通称的登户研究所。

美军在战后占领日本时,要求从事秘密武器研究的人员向其提供情报,以换取免于被作为战犯起诉,这其中就包括登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其中参与印制伪钞的许多人到了美国,他们的印刷技术也传到了美国人手中。美国后来还将这些技术用在了朝鲜和越南战场上。参与毒物研究的人也有很多后来为美军服务。

而美国为了自身利益而牺牲正义,战后一直也没有公开相关信息。1948年,日本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帝国银行抢劫杀人事件,其中凶手就使用了登户研究所开发的氰酸系毒药。正是因为这一事件,登户研究所才首次为世人所知。

渡边贤二从1985年起在当地一些市民的支持下开始了对登户研究所的调查工作。由于档案资料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他的研究只能依靠当年的相关人员提供资料。川崎市的一些市民二十多年来也一直在为保存和向世人介绍这些战争遗迹而努力。明治大学也决定保留这些遗迹,并将36号栋改造为展示资料馆向更多的日本民众开放。

渡边贤二说,在从事战争历史研究的过程中,他深深感到日本国民对日本在侵略战争中所犯罪恶之深重认识实在太少。为了告诉年轻一代为什么会发生战争、日本在战争中做了什么、科技如何被用于战争等,就必须深入发掘研究像登户研究所这样的战争遗迹。同时,也必须将发掘研究的成果告诉受害国中国的人们。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两国人民对历史的共同认识。

新华网消息:据共同社9日报道,二战期间日本陆军曾经成立专门伪造中国纸币的工厂,截至战争结束共制造总额约45亿元的假钞。

神奈川县川崎市多摩区的明治大学生田校区内有一栋被常春藤覆盖的破旧木造平房。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是二战前伪造中国纸币的工厂。制造伪钞当时被作为绝密,建筑物被高达3米的围墙所包围。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刘赞、江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