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狂电影:三字经读后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2/22 23:37:09
         第一次读先生解读的《三字经》,是在09年的早春。相对43集的节目容量,书薄得似乎有些离谱。随手翻开一章,读起来倒也流畅。起身倒两杯水的功夫,便已经读到了“敬请期待下册”的字样。并没怎么在意,也就任书躺在地上不去理会,和《三字经》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结束的有些随意了。 
    从厚厚一堆书中又翻出这本先生解读的《三字经》,是在读过之后的两三周。那时的北京城依旧裹在层层叠叠的寒冷里,偶尔会有阳光从偌大的玻璃窗外探进来。窝在床头读《芒果街上的小屋》:童年、老屋、浮云、瘦树、弃猫……忽然有些嫉妒起遥远的墨西哥少年,可以伴着这样美好温暖的文字一起长大。于是我又翻开《小王子》,企图从中寻找些什么作慰藉,但原本百看不厌的它,却始终也没能唤起心头哪怕一星半点的共鸣。而《三字经》的出场,像个适时的闯入者,更像是个欢快的吉普赛舞者,带着我穿越了屏风相隔的回廊,走近那段有着番薯和麦芒味道的童年时光。 
    带着回溯童年时光的愿望第二次翻开这本书,多了些谨慎的、厚重的仪式感:认认真真从序言开始,逐字逐句读下去。从性本善到习礼仪,从说仁义到经子通,回忆一点点晕染铺展开来,小时候跟着妈妈一起认字念书的快乐亦慢慢涌现。我知道这一次,是太大的满足了。 
正如《小王子》是写给大人们看的童话一样,先生这本解读《三字经》,于我更像是一条通往童年的小路,崎岖、且并不很明朗:荆棘丛生之后开阔的世界,像是在等待有心之人的一步步试探和挖掘,而和多年前那个紧紧攥着布娃娃、羞涩的不知如何开口的自己相遇,更像是探险路上偶遇友善的陌生人,拍拍彼此的肩膀,再轻叹一声,哈,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想所谓好书应该如此:看得到编者字斟句酌的用心,更有着一条为读到它的人提供的出口,那些因书而生的怀旧、快乐、激烈、震撼、愤怒、甚至只字片语的默契感,通通能由这样一个出口发散开去,像是一次高强度运动后酣畅淋漓的快感,身体所有器官热切的回应着,无数个新的自己被分裂出来,旧的自我亦在逐渐脱离……合上书的一刻,仿若新生。 
而先生解读的《三字经》正是这样的书:让你无法不再生渴望重回童年的心,且不知不觉的蹲下来,和年少的自己说说话,然后满足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