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百家讲坛庄子心得:“豪放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07 21:49:08
陶渊明——一个真正的“豪放派”
作者:前度刘郎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 174    更新时间:2009-4-18              【字体:小大】
http://www.wyzxsx.com
陶渊明——一个真正的“豪放派”
我从初中开始就一直迷恋唐诗宋词,对其他朝代的诗人尤其是唐朝以前的诗人并没有什么关注。陶渊明的诗歌还是从初中的语文课本上才学到的。说真的,本人对诗歌的取舍眼光一向很高,基本上我喜欢的诗歌都是被历史证明了的是好诗,可以说对诗歌有一种比较敏感的嗅觉,唐代以前的诗歌我基本不看,因为唐代以前的诗歌虽然历史意义重大但是始终不及唐诗之美妙。但是在现在重新感悟陶渊明的诗歌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陶渊明给我的,他用最豪放的声音跟我说他的诗歌从不逊色于唐代任何一个诗人。他让我重新审视“豪放”这一词的定义。
豪放一词的使用大概出现在宋代,经常看到说苏轼,辛弃疾是豪放派,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所谓的婉约了。在宋代以前大概是没有这个说法的,就算是李白这样的诗人,公认的诗风形容词是:雄奇,仍未称得上豪放。百度一下了豪放的定义为:雄豪奔放,也指气魄大而不拘小节。这样的解释是说得通的,苏轼,辛弃疾的诗风也以豪放见长,在之前这点我也是没有异议的。但是现在总觉得,这样的豪放相对于陶渊明的豪放,只能称得上是一种“伪豪放”。
从豪放的定义上来看,豪放并不是仅仅指诗歌风格上的方向,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豪放派的定义,便仅仅限制到了诗风。其实如果光光诗风上来看,这样的定义是模糊的,苏轼虽然有声意豪放之佳作,但是其清逸俊捷之作亦是上品。辛弃疾亦可作出与其豪放诗风完全不同的婉约词。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必然的,因为一个人的性格总是多方面的,一个乞丐乞讨一生也有可能在某个时候拒绝嗟来之食。所以单单从他们的诗词里来定义是否“豪放派”是不恰当的,“文如其人”并不是准确的,谁能想象初唐诗人宋之问是一个靠告密走上官场的小人?或者说,一个人写出来的豪放诗词,只能代表了这个人的某一个精神侧面。
其实从苏轼,辛弃疾的人生脉络看来,他们都属于政治上很不得意的人物,但是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愿望,仍然的依附者当时的并不怎么清明的政治。在北宋还有南宋的后期虽然国家并没有分裂,但是国家内部的矛盾重重,与少数民族的矛盾也是十分的尖锐。在这样的环境下,苏轼辛弃疾还是选择屈服与现实,那怕现实与他们的理想离得越来越远。
陶渊明属于一个仕途不得意无处报国于是毅然辞官彻底与现实决裂决定与山水为伴的知识分子。他本来对山水就有一种向往之心,“性本爱丘山”,或许他根本不想涉足社会之事,但是一个作为知识分子的良心让他还是走向社会去做到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他发现这个社会是如此的黑暗,纷争不断,不断的去努力却不断的失败,蓦然回首大好年华已经不在:“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于是他下定决心选择了归隐田园,彻底不理政事:“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画上一个完美的终点。
陶渊明的归隐并不是一种欲仕先隐的欲擒故纵的手法,也不是那种得不到人赏识没有机会做官,而是他彻底的对这个社会失望,对政治失望,在隐居的日子里,它的一些诗歌也表达出他对一些历史上的人物的评价,他对荆轲是推崇的:“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咏荆轲》;他对精卫,刑天是推崇的:“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读山海经》。他在闲适恬淡的心境里埋藏了一份炽热,他原本可以将这份炽热化作他重新进入社会的动力的,但是他没有。其实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在那个年代甚至现在太平常了,尤其是对于一个不会种田的人来说,这在唐朝诗人王维看来这不过是能屈能伸而已,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但是陶渊明没有去做,而是宁愿守住自己的心中的一片净土。
在我看来,陶渊明才算是真正的豪放。内心的豪放或许才是我们去理解“豪放派”里面包含全部意义的最根本的方向。陶渊明不会种田,“草盛豆苗稀”《归园田居》,家里穷,“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五柳先生传》。穷的连妻子儿子都不理解他。就算是这么一种状况,陶渊明依旧选择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一如既往的回归到大自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体味到其他为世俗所累的知识分子所体会不到的超凡的神韵。
在陶渊明的诗歌文章里,或者说从他被后世所称道的诗歌来说,他的山水诗公认是最为具有大家风范的。返璞归真的自然,超凡脱俗的语言,沁人心脾的意境,他的诗歌很好的诠释了“单纯”这个被现代人备受争议的词。
真正的豪放,并不仅仅是在诗歌语言上的歇斯里地的咆哮,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行为能够跟他的思想完全吻合,跟不符合他意境里的现实社会完全决裂,而且决裂的彻底,完完全全,哪怕是得不到生存最为基础的条件也毫不在乎,最最为恬淡简单的言语来蔑视黑暗的一切。
无我之境恰恰是最高境界的有我之境。这也是豪放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