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玩的lol背景音乐:王の陨落(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19 03:40:58
东京第二次决战正式开始了。

  "只要救出了娜娜莉,罗洛,你就算用完了。"

  "交给我吧哥哥,我一定找出娜娜莉,杀掉。哥哥的家人有我一个人就好了。"

  如果你们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会不会吓一大跳?你的谎言,让罗洛以为你是爱他的。而你也不会想到第一个对他说要给他未来的人有多么重要,他有多么爱你,爱到想要完全独占你。

  被救出的卡莲也驾驶着改造过的红莲圣天八极式加入了战斗。强大的机体性能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危急关头,"活下去"的Geass使朱雀发射了Freyja。强大的破坏力几乎毁掉了整个东京。多么可笑,朱雀发射了武器,而导致他发射的却是你--简直像是你害死了所有人一般。

  "罗洛,能让我和娜娜莉说说话吗?联系不到咲世子。"

  "娜娜莉在那光中……"

  "没问你这些,我只想和娜娜莉说说话。"

  "但是,娜娜莉已经死了,死了,哥哥。"

  "别说谎了!……一会就好,让我和娜娜莉说说话……"

  那样睿智的你,在得知娜娜莉噩耗的时候,竟是这样的自欺欺人。你知道的不是么?如果被那样的武器波及到,怎么可能还生还。明明很清楚,如果是真的,就请接受吧,就算她是你生命的全部意义……

  "怎么会在你手里?这原打算送给娜娜莉的,给娜娜莉啊!就凭你绝不可能代替娜娜莉,你个冒牌货!"

  手机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心形的挂件打开,传出美妙的乐曲。那是你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在娜娜莉生日那天送给罗洛的礼物。

  "你还不明白吗?我讨厌你,很讨厌你!想杀你多少次了,不过是没杀成!滚出去,永远滚出我的视线!给我滚!"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话,对那样爱你的罗洛。你是个不合格的骗子,既然欺骗了就骗到底啊,为什么要给了虚假的光芒又夺走?夏莉死的时候你也没有这样失控啊,是因为娜娜莉吧,她是你的全部,可是,你也是罗洛的全部啊……

  修奈杰尔在黑色骑士团的层成员面前揭发了你的秘密--你的身份还有Geass,ZERO成了叛徒,可是面对众人的枪口,你却不躲。她死了,所以你也不想活了是么?可是直到死,你也不愿说出事实吗?还是要成为光明无法救赎的恶魔。

  "只是一场游戏。"

  怎么可能,为这"游戏"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有你清楚,和朱雀反目成仇,失去了夏莉,如今连娜娜莉也不在了,你被剥夺了那么多重要的东西,竟然能笑称这只是一游戏,你的伪装到底有多厚?摘下了ZERO的假面,你也依旧不是真正的鲁路修么……

  "卡莲,你要活下去。"

  可是,你又为什么要对相信了你谎言的卡莲这样说?既然要做坏人,那就做到底啊,成为十恶不赦的混世魔王。

  子弹朝你射来,你静静地等待死神降临,可是挡在你面前的却是蜃气楼。

  "哥哥,由我来保护!"

  最后留在你身边的,还是罗洛。他一次次地大范围使用Geass,全然不顾自己也会停止跳动的心脏。

  因为震动掉在地上的手机,打开的挂件,在狭小的驾驶室里,飘荡着悦耳的旋律。

  "我一直都是别人手里的道具,或许我真的是被哥哥一味利用,但那些事件却是实实在在的。那些回忆让我终于成为了一个人!所以…我…我不再是道具了!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意志!"

  被停止了体感时间的你,永远也听不到了,听不到罗洛的话。他不惜生命,也要救你,这是他自己的意志,那是因为,他真的爱你啊……

  "因为哥哥,是个骗子。骗我的吧,说什么要杀我,还说讨厌我……"

  "是吗,彻底被看透了啊。不愧是我的弟弟。"

  谢谢你,最后这样对他说,尽管我们知道,只是谎言。

  连罗洛和黑色骑士团也失去了的你,最后的愿望,只是和那个男人,你的父亲一起下地狱了吧……

  查尔斯、你、恢复记忆的C.C.、一直附身在Knight of Six阿妮亚&S226;阿鲁斯特莱依姆身上的玛丽安娜,也就是你的母亲和被修奈杰尔派去暗杀查尔斯的朱雀一起进入了诸神黄昏的空间。

  "真正重要的东西要敬而远之。"

  真相竟是如此的可笑,你和娜娜莉的父母亲想要建立一个没有谎言的世界,把你们送走竟是因为爱你们。他们讨厌谎言,希望假面消失,每个人展现真实的自己,为此他们要毁灭现在的世界。在他们创造的世界是终结而封闭的,如今死去的人也可以复活,可是那样原原本本、一成不变的生活,没有未来,与死亡无异。

  你翘起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

  "我是ZERO,创造奇迹的男人。"

  连神也听从了你的Geass,以王之力战胜了神。双眼都散发出血红的光,阻止了时间即将停下的脚步。

  "你们知道吗,娜娜莉笑容的意义……"

  对他人来说是感恩,对你来说呢?是救赎吧,救赎那被鲜血染红了的灵魂……

  声色俱厉地控诉着父母抛弃你们的罪行,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查尔斯和玛丽安娜消失了,你的眼成了罪恶。

  一个月后,你出现在神圣不列颠帝国的王位上,宣布自己成为第99代皇帝。朱雀成为了你的骑士,作为超越圆桌的Rounds--Knight of Zero。

  你站在最高的舞台上,睥睨着底下被Geass操控了意识的人们,嘴角那抹笑,傲慢而残酷。

  你的身份转变得太快,从ZERO到不列颠的皇帝,完全对立的两个身份。朱雀也从与你对立成了保护你的骑士。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那场朱雀和以前的圆桌骑士的战斗中,第一次提到了零之镇魂曲。那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零之镇魂曲的意义。

  在作为加入超合众国的仪式地点的学校中,你和卡莲拥吻了,那是诀别之吻。

  "再见,卡莲。"

  她也是你重视的人之一吧,会说出这样话,就代表你是决定了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却无从知晓。

  在仪式上,你突然发动奇袭。突然想起你曾经说过的话:

  "如果是我,会变邪恶来惩治极恶。"

  不管是ZERO还是不列颠皇帝,你都要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吗?那时是为了解放日本,打败不列颠,那么现在呢?难道是为了征服全世界吗?还是其他的什么,我不知道。

  神圣不列颠帝国的帝都潘多拉顷刻间消失,那是Freyja--夺去娜娜莉生命的可怕兵器造成的。

  修奈杰尔突然发来传讯,可是在荧屏上出现的,竟是娜娜莉。

  呐,鲁路修,你当时是什么心情呢?一定很复杂吧,知道她还活着,你一定会欣喜若狂,可是她却又要与你为敌……

  "这真的是为了我吗?如果是的话,那我……"

  "为了你?作为我的妹妹你还真是不害臊。别人施舍你是天经地义的?自己的双手一尘不染,责备他人却头头是道,我一路否定的腐朽贵族就是你这样的。"

  "怎么…会…"

  "不为了任何人,称霸世界是为了我自己。倘若你要和修奈杰尔一同阻挡我的霸业,恕我不会手下留情,等着灰飞烟灭吧。"

  明明手都开始颤抖,却能用这样沉稳的声音说出这样残忍的话。你心痛吗?伤了她的心,其实最痛的是你吧……

  "你一直都是为了娜娜莉……"

  "不能再偏爱了,为了消逝的无数生命,我们必须前进。"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你这样说,怎么会相信,你竟然会为了其他的生命而放弃娜娜莉……可是你真的不要了吗?娜娜莉的微笑……我真傻呢,明明你都做了决定,明明看到了你的眼里闪烁着从所未有的鉴定的光芒,却还是忍不住问了这样的问题……

  只是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伟大?只要做回那个只爱着娜娜莉的鲁路修就好了。抛弃全世界只为她也无所谓,起码,我会好受些一些。说我自私也没关系,反正我不是你。如果你还是那个你,我不会那样爱你;如果你还是那个你,我不会在最后那样的心疼……

  战争开始,Freyja一次次地发射,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辛苦你长期以来陪伴了尤菲的仇人……我这个ZERO。"

  这次,是你自己说出了真相吧。如果你不说,妮娜怎么会知道,你就是ZERO。

  "我不会原谅ZERO,大概一生都不会。但是抛开他而论,我必须找出自己的答案,仅此而已。"

  那样清澈的眼睛,绝不是被Geass控制的。

  呐,鲁路修,其实王的力量,你早就有了,就算不依靠Geass。因为你是一直是王啊,有尤菲的信任,有夏莉的喜欢,有卡莲的忠诚,有罗洛的甘愿牺牲,尽管这些都是曾经,可是你身为王者的魅力永远不会改变。总有人想要在你身边,总有人会为你掏心掏肺,王,绝不会是孤独的。这才是真正的王的力量,你早就拥有了,亲爱的鲁路修,亲爱的--王。

  用妮娜制作的武器阻止了Freyja的爆炸,侵入了Damocles。

  你把Avalon里的人质全部放了出来,其实一开始你就没打算用他们来要挟那些国家吧。咲世子他们救了所有的人质,其实是你指示的吧,刚刚还心甘情愿协助着你的人,却说受到了胁迫,也是你命令的吧,这次,你该是没有用Geass 吧……

  "皇帝查尔斯在追求昨天,你在追求今天,但是我要追逐明天。"

  你一直都在追逐着,从最初渴望着娜娜莉的幸福到如今渴望着全人类的幸福……可是鲁路修,你的明天呢?你的幸福,你找到了么?

  修奈杰尔的确很聪明,甚至于他的才智谋略比你还要更胜一筹,可是他却无法成为王,因为他没有心,可能连人都不是。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没有任何感情,连自己的生命也可以轻易舍弃,只是一步步地做着推算演练,然后选择最佳的方案,不为了赢,只是不会输。总是为大多数人考虑着,做出看似利于世界的决定,却不顾及人的感受。如果他不是与你为敌,或许他能百战不殆,可是却还是输给你了,只因你身为王的力量。

  战胜了修奈杰尔,你用Geass给他下达了命令--永远听命于ZERO。

  得知Damocles的钥匙在娜娜莉手上,你独自前往花园,去寻找娜娜莉。

  再一次看见那样真实的她,你是什么感觉呢?她就在你面前,那样近,却又好像那样遥远,你站在距离她十步之遥的地方,不敢再靠近,生怕那是幻影。

  娜娜莉睁开了紧闭了8年的眼睛,那是和你一样的魅惑的紫。她靠着自己的意志,冲破了查尔斯Geass的束缚。

  "Damocles会成为仇恨的象征,仇恨会汇聚于此,为了让大家能迎接明天。"

  你们真不愧是兄妹啊。我是不是应该这样说?同样想让自己成为仇恨的中心,只是,身为哥哥的你怎么会让最爱的妹妹去背负这一切。

  你还是对她使用了Geass,即使再不愿意,还是用了。

  "请吧,哥哥。"

  被血红包裹着的紫,透露着那样温顺的光,好像还是以前的那个娜娜莉,那个只要哥哥在一起就会感觉幸福的娜娜莉。可是,却是假象。

  以那样虔诚的姿势接过了她手上的的钥匙,露出难得一见的悲伤神情。

  "我爱你,娜娜莉。"

  可是她听不到啊,被Geass扭曲了意志的她,没听到啊。或许再也听不到了,你再一次说爱她。

  决绝地转身,只留下孤傲的背影。

  "哥哥是恶魔,卑劣,无耻!"

  你侧目,用余光瞥着摔倒在台阶上的她。那样冷漠、鄙夷的目光,你从来不曾用这样的眼神望着她。呐,鲁路修,难道你真的一点也没有想要抛弃全世界,只守护在她身边的冲动吗?

  你背过身去,连视线也不再施舍。望着你纤细的背影,你会不会已经泪流满面,又再独自哭泣了?还是说,这次,连示弱的眼泪的没有了,只是听着她咒骂的话,疼得心在淌血……

  "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命令,世界臣服于我。"

  嘴角的弧度轻蔑、空洞。

  世界陷落在你的手上,你成了一切的主宰,只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2个月后,你坐在豪华的游行车上,那不可一世的笑容还停留在嘴角,白色的礼服在阳光下闪耀得刺目--今天,要把反抗过你的人,曾经是伙伴的人处刑。

  眼前却突然出现了最不可能出现的人--ZERO。黑色的披风和假面,那是你曾扮演过的角色之一。

  你怔怔地往着站在那里的人,脸上满是震惊。你真是个好演员呢,每一场戏都做得这样逼真。明明是你策划的一切,却装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教堂里,阳光透过七彩的玻璃投射在双手交握祈祷着的魔女身上。

  ZERO突然向你冲来。或许王位上的暴君不是你,ZERO才是真正的鲁路修,我竟然是在这样地欺骗着自己。可是那矫健的身姿。敏捷的动作,非常人所能做到的一切,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出了名体力差的你。

  ZERO站到了你面前,你才终于卸下的伪装,露出了释然的笑容--那样炫目的笑容,第一次在你脸上看到,梦幻般的美丽却是真实。

  我们才得知了真相--幻想过无数次未来、无数种明天,却从没有想到这故事的后续会是这样……

  "按预定,世界的仇恨都集中在我身上,只要我消失,就能斩断着仇恨的锁链。"

  为什么?为什么非得是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明明你可以让修奈杰尔成为主宰,然后你作为ZERO去刺杀他,可是为什么,你不这样做?才发现,原来我是这样的不了解你,真实的鲁路修,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一直都很想知道。

  "这就是……零之镇魂曲。"

  原来,这就是零之镇魂曲,你为自己谱写的终章,唱完这一曲,你就要离开了吗?

  "愿望与Geass何其相似,靠自己无法实现的事会寻求他人。我就中一次被人称为愿望的Geass,为了世界的明天。"

  如果我用成为愿望的Geass企求你,不要死,你会不会回应我的期待?

  教堂中的绿发魔女,金色的瞳孔中流下了晶莹的泪滴--这是她第一次为你哭泣,也将是最后一次。

  "有被杀的觉悟,才有资格开枪。"

  你是要赎罪吗?最为杀人的代价。你依旧是笑着,真心地笑,浅浅的弧度,那样轻柔,让人心醉神迷……

  呐,鲁路修,疼吗?朱雀的剑刺入你的身体的时候。那痛苦的表情也是装出来的吗?可是金属刺穿肉体一定很疼吧……看啊,你骗了我这么多次,害得我都不敢再相信了你,我分不清啊,眼前的你,是真,还是假……

  面具下的脸流着泪。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必须作为正义的使者戴着面具活下去,不能再作为枢木朱雀,也必须为世界牺牲常人该有的幸福,永远。"

  你伸手,抚摸着他的脸--你是想触摸他的面颊的吧,却被冰冷的假面阻隔。那曾经属于你的面具沾染上你鲜红的血。

  殷红的血,在白色的袍子上开出大多大多妖艳的花。你从高台上滑落,在娜娜莉的身边停留。

  嘴角的弧度依旧没有凋落,像是开不败的花,半闭的紫眸满满的都是明媚。她触摸你满是鲜血的双手,知晓了一切。

  "哥哥,我爱你。"

  呐,鲁路修,听到了吗?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对她倾诉着爱意,总是说着:

  "娜娜莉,我爱你。"

  你一定也很想听吧,这一句,爱你。

  "我就是…毁灭世界,创造…世界的…"

  眼,终究还是闭上了。再多留一会好不好?娜娜莉在求你睁开眼睛啊,她的愿望,你怎么可以不为她实现……

  "魔王鲁路修已死。"

  听啊,他们叫你魔王呢,你演的这么成功,把所有人都骗了呢……

  "我有哥哥就知足了,没有哥哥的明天……"

  任凭娜娜莉再怎样撕心裂肺地哭喊,你也不愿睁眼了么?明明那么爱她,你怎么忍心看她流泪?醒一醒啊,起码再跟她说一句你爱她,再睡啊……

  "ZERO、ZERO……"

  所有人都在喊着。

  ZERO,拯救世界的最后的英雄,一直都是你,只能,是你。

  第一次发现,原来最了解你的,不是娜娜莉,不是朱雀,不是C.C.,竟是卡莲。只消一个眼神,便看透你用心良苦的层层伪装。她明白了你的用心,却无法拯救,只能和我一样默默流着止不住的眼泪。

  幸好,你最重视的人都没有误会,幸好,还有他们会为你哭泣……

  或许该微笑的,你的计划成功了,所以我们该庆幸,你的付出没有白费,该保护,你所拯救的世界的明天。

  就像卡莲说的:

  "你又会笑着说'如我所料'了吧。"

  我们爱着鲁路修就是这样一个骄傲可能还有点自恋的人呢,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爱了,还爱得那样深……

  澄澈的天空倒映在魔女金色的瞳孔里,她笑了。

  "Geass这份王的力量会令人孤独,但有一点错了,是吧,鲁路修。"

  其实你只是累了吧,请安静地沉睡吧,背了这么重的包袱走了这么远的路,该让你休息了。只是睡够了要记得醒来,娜娜莉还在等待着有你的明天,C.C还在等待你兑现让她笑着死去的诺言。

  这次你不会失约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