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名词解释:云水禅心【情感美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23 16:58:37
云水禅心
文网络   编辑制作<春春欲动>
 
保容以俟悦己,留命以待沧桑,不负如来不负卿。
不刚烈,不纠缠,不再哭泣,不再迷茫,也不企求时光可以倒流,因为一切都无法追悔。
读一些书,爱一个人,吐一口气,过一辈子。
一心一意的生活,开出暗香浮动的花。
南方的深秋依旧可以裙裾飘飘,身影中却总多孤独。不是寂寞,寂寞或许可以排遣,内心的孤独才是真的折磨,惟有灵魂静默时方可寻找到自己。或许阅读真的是一种绝对的享受,看那么多灵魂的故事,就不再忧伤,很多东西不是看淡了,而是宽悯了,理解了,就不再那样悲惨了。
听云水禅心,世事变迁就在方寸宇宙。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悲戚是因为还有一颗灵动的心,悲戚那么多的无可奈何,悲戚那么多的庸人自扰,处处尘埃。

爱或许不爱,总是交割不清楚,多少就是些悲凉,坚持看不到坚持的结果,放弃更需要勇气,因为要承受放弃后的不后悔。
生命中积累多少这样的例子。会惊奇,那么多痴情的女子都曾那样真实的存活过。
陈圆圆经历了太多人生的沧桑,展转那么多的人手,是倾国倾城,是红颜祸水,都不在重要,最后在美丽的云南皈依古佛,那样的大开大合是多么的绚丽。
秦淮八艳里,马湘兰并不美丽,却居八眼艳之首,她的美丽在容颜之外。
她用一生去等待王稚登,从30岁等到50岁。那个年月的她,洗却铅华,已经不在明艳了,不再有山重水复的考验,不再有海枯石烂的表白,岁月带走了很多的东西,也沉淀了很多的东西,只有内心的安静在了,就一份等待。
等到王稚登70岁了,她的终于想到要去吴中实现自己长久了梦想了,没有人知道年近50的她还会在吴中成就一段佳话,还能倾动一时。
只是故事的最后王稚登会把她比做春秋最放荡的夏姬,好似自己干净的士大夫绝对的要与那样的女子划清界限。马湘兰用生命酝酿的故事会因为这样的话戛然而止,只有她自己知道。虽然贫贱,但红尘如此的操守几人能够,不想被自己最热切爱怜的人轻淡的调笑。
吴中回去,大病一场,而后不知所踪,或许在哪个暗夜终于没有牵挂的离开了。

没有想到红尘中人,情最烈也最切。
曾经这样鲜活的生命有多少,而今都已成灰,多少唏嘘留在后世。
曾经看到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句子,看到心惊,里面是多大的绝望,燃起的希望瞬间灰飞烟灭,如今再想,成灰的何止相思,所有东西都会失去,再大的英雄都会成为过去。我们不眠不休,神情憔悴苦苦的求的又真的可以保有吗?
谁是谁的过客已不再重要了,生命在流转,皈依内心的宁静。
得与失会在一个夜晚或者一个黎明,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还在。人生苦短,一路走过,心渐渐就懂事了。说话或者其他的表达都是为了让别人理解自己,有一天会发现认识自己才是最朴素的道理。 说与不说间,多少理解与不理解在鼓荡。

文字的东西留存的就是一种记忆,或许没有文采,或许没有波澜壮阔的情节,可那些东西是属于自己的,等到老年的时候再去翻阅,一辈子就在那些泛黄的纸页见耗尽了。然后吟咏着青春像一朵风干的花,曾经盛开在我多彩的童年。多么的豪迈与豁达。
环境在变化,独守清明坚持内心的信念,对美好事物的珍惜和发现。如果没有迷失,记住生活中曾经出现的印记。因为人不可能没有历史,那些老旧的照片,那些熟悉的气息,都是生命的点滴,我们都是空着手来,空着手去,中间是短暂的幸福,长久的平淡,以及长久的不如意。如果把强大寄托于外物的积累,终归劳碌而倦怠。
越是朴素的地方,越有深刻的东西存在,喧嚣世界,声色犬马的同时,多少灵魂不得安宁。为了逃避寂寞,拼命制造喧哗,结果越吵闹越寂寞。

没有人知道迷失是不是一种必然,只是来的过晚的迷失总是一种生命的败笔。
如果没有迷失,放开心胸去爱,爱到深处无怨尤,爱是最终融化一切的力量。在得失的矛盾中,得到失去都是一种必然,只要我们还活着,就已经不易。不再强求,自己独自打理,默默承受,一个人扛着,再苦也不着一声,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
空山鸟语兮 人与白云栖 潺潺清泉濯我心 潭深鱼儿戏 风吹山林兮 月照花影移 红尘如梦聚又离 多情多悲戚 望一片幽冥兮 我与月相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