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学杂志官方网站:【汪氏文集】怎樣樹立民主勢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25 14:55:41
自從十六年七月間,中央在武漢决議分共以後,革命同志便在夾攻的形势中,開始奮鬬,一面要和腐化勢力戰,一面又要和共產惡化勢力戰,無數革命同志在此夾攻中,做了犧牲,我亦做了一個負傷者。兩年以來,僅能以負傷中之微微的呻吟,與一般革命同志聲息相聞,如今因一般革命同志不斷苦鬬的結果,漸漸由夾攻的形勢中衝殺出來近着勝利的方向,這是我所萬感交集的。

  我們知道,在兩年來,就革命同志一方面看,是革命同志在夾攻中做了犧牲,就民眾一方面看,是民主势力任夾攻中受了摧殘。革命同志與民主势力是生死一致的,民眾所以求國民革命,為的是樹立民主勢力.革命同志所以努力國民革命,為的是樹立民主勢力。民主势力一日不能樹立,國民革命一日不算是成功,所謂憲法以及一切法律制度,如果沒有民主勢力來擁護來運用以便之實現,則不過白紙上寫些黑字,只有好看,全沒用處。即以軍隊而論,如果民主勢力不能樹立,則任何軍隊都有變成軍閥的可能,和趨勢,必須民主勢力樹立起來,然後軍隊方能成為「人民的武力」。所以革命同志努力的方向,簡單一旬話,就是樹立民主势力。如今我們最先要認識的,便是這兩年來民主勢力在夾攻中受着摧殘的經過。

  代表腐化勢力的,是目的南京的黨部和政府。他們的罪惡,真是擢髮難数,而其最大的莫過摧殘民主勢力。他們摧殘民主勢力的方法,種種都有,而其最大的莫過於將黨與民眾切開。他們借着以黨治國的名義,將一切公民權力,及私人權利,都由全國人民手裹剝奪無餘,以掌握於黨部及官廳手裡。黨員只要在任何級的黨部提議决議,便可直接加危害於人民的身體自由财產,法院也不能過問。法令也無可保障。他們已將黨員成了一個特殊階級,立於全國人民的頭上,而口裹還說什麼訓改,將黨治和訓政的名詞如此用法,提起來真真令人怒髮衝冠!在這种情形之下,人民的身體自由财產都保不住,民主势力無從萌芽,即有萌芽亦隨時夭折。所不待言。代表惡化勢力的是CCP,照CCP近來的行為,殺人放火,直接繼承中國歷史上黄巢李自成張獻忠的傳統,已與共產主義,渺不相關,亦與各國共產黨的行為全然兩樣。就他們的行為來看,除了用勦匪的方法對付之外,沒有別的。即就他們的理論來看,本就有做成這種行為的可能,况加以曲解理論與誤解理論,则更不可收拾。他們的呆板的階級鬬爭論,只能弄成各階級的混戰,其結果民主勢力為之破壞無餘,國民革命為之奄奄一息,而他們也就因此為民眾所棄絕,於是祇有走入殺人放火那條路上去。所以他們的行為。表面上雖似乎與理論無關,其實與理論相為消息的。現時有些青年雖深感痛絕CCP殺人放火的行為,而於共產黨的理論仍然視為有一種社會科學的價值,所以我特提出此點。

  初起的民主勢力,經腐化惡化兩方面的同時進攻,如何能不受傷損,所以兩年來一方面是革命同志之不斷犧牲,一方面是全國民眾之憔悴虐政,革命同志如果要從夾攻中殺出重圍,得到勝利,惟有盡心盡力,將民主势力培植起來。革命是因民眾的要求而發生,因民主勢力樹立而成功,這是革命史上所昭示我們毫釐不爽的。
   我們如今提出樹立民主势力的方法如左:

第一,我們要明白認識黨不是高臨於人民之上的,黨是深入於人民之内的,所以黨員絕不能在民眾之上做成一個特殊階級,而要在人民之内做嚮導工作,做推動的工作,使人民的力量日漸充實,日漸擴大,能將國民革命的責任負擔起來,這是每一個黨員所應該引為天職的。能如是,方是同志,不然,便是敵人。能如是,方是人民前驅。不然,便是民賊,這是根本的意義。至於實行的方法,建國大綱本來說得明白,軍政訓政時期,在消極一方面,在掃蕩反革命勢力。在積極一方面,在培養民主勢力。因為反革命勢力,若不掃蕩,則反革命之徒,可以利用公權,推翻革命,蹈辛亥的覆辙。所以消極工作,是必要的,絕不能因南京假借黨的發現弊害而對於黨治起了懷疑。南京的無量數罪惡,正在於不但不能掃蕩反革命,反與反革命勢力結合一致。辛亥之役,是沒有黨治,如今南京,却是有黨治之名。而實與反,不但蹈辛亥的覆轍,且更加甚。所以我們如今仍要做一番消極工作,但同時不可忘了積極工作。所謂積極工作,便是培養民主勢力,關於培養的方法,總理已經明白指示我們,不要带領人民空空洞洞的便去掌握國家的政權,而要着着實實的由地方自治做起。由縣而省,由省而國,使人民從事政治,由下而上,由小而大,集積經驗,訓練能力。這正是深根固本樹立民Z勢力的方法,我們應須體騐明白努力做去。若不將黨義深深的輸入人民心裹,則人民不能認識誰是革命,誰是反革命,結果國民革命無從進行。若不將人民的身體自由財產,予以確實保障,則私權尚且茫茫無着,供一切有力者的魚肉,還說什麼公櫂?若不將人民公權一步一步的繼長增高起來,则民主勢力,何從養成?誰與担當國民革命,結果,還不是被封建势力半途篡竊了去。所以我們今日的努力,便是保障人民的公私權利,而助其發展,使之走向國民革命的大路上。民主勢力充實加重,則革命同志的擔負也減輕了。人民得到幸福舆快藥,則革命同志的勤勞與痛苦,也得到安慰了。

第二我們要明白認識中國革命應於中國目前的需要而發生,中國自有其一種特別的情形,則中國的革命,也自有其一种特別的方法。既不能倣照英國十六世紀的革命,與法國十八世紀的革命,也不能倣照俄國最近的革命。我們同志間屢屢研究過,說明過,中國在國際上是一個次殖民地的國家。而在國內則為封建勢力所盤據,所以中國所需要是國民革命。如果倣照英法革命的方式,必不能使中國脫離羈絆,如果倣照俄國革命的方式,定然釀成各階級間的混鬬,拆散了國民革命的共同力量。如今腐惡兩方面所表演出來的,已經明明白白給我們以證據了。我們要知道一切理論,都須根跟實際利害,而所謂利害,應該先從大處着想。中國目前大利害,就是中國怎樣能由次殖民地而成獨立自由平等的國家,及怎樣纔能剷除封建勢力而建設民主政治,這是最大利害,也就是全國人民的共同利害。全國人民在共同利害之下,團結起來,其他一切各個小利害,應該在共同的大利害之下而互相調和。這不是道德空談,乃是從全體人民切身利害打算,不得不如此。否则工人打倒新興工業家.店員打倒店東,農民高喊打倒地主口號,使鄉村間,及城市間,稍有資產的人家。都不能自保,其結果農民亦一無所獲,徒便宜了流氓。這樣各階級混戰,必使國民革命的總力量,拆散無餘,以互殺始,以自殺終,就無怪封建势力乘間竊發,國民革命無進行之可能,而次殖民地地位,永不能自拔了。

   過去的事實告訴我們,夾攻中之奮鬬,是極困難的,所取之途徑,是極狹隘的.而光明却時時映在前頭鼓勵我們的勇氣,接引看我們猛向前進。我們知道怎樣樹立民主势力,而努力去實行之,則國民革命之成功,便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