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性不孕症早期症状:张尚德老师讲「無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19 03:10:28
张师讲「無我」尚德按:

人究竟是「有我」,還是「無我」,在古今中外的哲學文獻中,不同的說法討論和爭吵了幾千年。

有詩人的「我」,像杜甫說: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 恨別鳥驚心。」

李白也說:

「白髮三千丈,離愁似箇長。」

李清照更說:

「悽悽慘慘」。

這是什麼「我」啊?

岳飛說:

「怒髮衝冠,憑欄處,潚潚雨歇;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這是什麼「我」啊?

李後主命都快沒有了,在牢裡還在那裡回憶,來幾句: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不知反省自己,不說「揮淚對社稷」,卻說「揮淚對宮娥」。淫乎?不淫乎?

這就難怪:

西門慶死前還對潘金蓮說:

「我要……。」

更不可思議的是,林黛玉吃飽了,沒有事作,卻異想天開的,要跑到花園裡去:

葬花!

日本大文豪三島由紀夫,美國大文豪海明威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又自殺,這個我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

東想西想,南說北說,我又想起了樂聖貝多芬。

他不僅有「命運交響曲」,還有:

「田園、英雄、第九號歡樂頌……」交響曲等等。

貝多芬是有缺點的,為什麼?

他就是沒有作:

「懦夫、無賴交響曲!」

如果這個世界將「懦夫」、「無賴」用交響曲震走,料天下早就太平了。

最近我陪道友讀南公懷瑾先生著的《禪海蠡測》,來了一位畫家,當尚德講到:

「以手畫畫,無畫可畫;以眼看畫,畫會得『白內障』。」

那位畫家聽後「會心一笑」。

問題:

此位畫家這時的「我」,又是什麼「我」?

梵谷畫ㄧ個黃昏的小村莊,夕陽西下,卻把那個村子畫得要燒起來,瘋耶也?病耶?他的一幅畫,卻成為世人寶中之寶。大家都瘋了耶?

有說:

和尚洞房花燭夜,秀才金榜題名時。

這是什麼我?

又有人說:

生不如死。

他的我又到哪裡去了呢?

所謂:

「萬物靜觀皆自得,

四時佳興與人同。」

又有謂:

「為天地立心 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 為萬世開太平。」

項羽看到秦皇出巡,來一句:

「彼可取而代之。」

劉邦也說:

「大丈夫當如是。」

又是什麼我啊?

後來項羽兵敗自殺,劉邦得了天下,哥兒們忘我的高興得把他的褲子都拉脫了。劉邦說:

「這怎麼辦?」

在秦朝做過官的那位儒官老爺叔孫通說:

「我有辦法。」

便幫劉邦制朝儀。

劉邦老爺離皇帝龍椅還有幾百公尺,大鐘大鼓,便工咚轟隆的震耳欲聾,大響個不停,嚇死人也!

劉邦老爺身影一挨到慶典大門,自宰相蕭何及各路元帥,與全體大臣,甚至四週天空麻雀,都被嚇得要死:

噗通一下,全都頭著地板,魂歸宇宙去了也!

七搞八搞,九搞十搞,搞了半天,劉邦這時說一句:

「今始知皇帝所以為貴也!」

這就難怪我的朋友(注意:我的朋友)前民進黨主席,當他指導選舉大勝國民黨以後,一起和他的哥兒們開香檳慶祝,大笑得:

合不攏嘴來也!

這是什麼我?

國民黨我也有朋友,這話怎麼說呢?

有ㄧ次清理資料,發現ㄧ個半尺大的、未開的大信封,拆開一看,原來是競選總統者,也聘我為競選委員……。

我!我!我!我啊!

人類歷史整個的顛顛倒倒、倒倒顛顛,這究竟是什麼我啊!!!

一定有人會問張尚德,你這個我究竟如何?

我年近八十,一生跑遍大江南北、世界各地,歷經無數戰亂,我這個我是:

我怕死了我這個我也!

再多說一句:

當我遇到和人談話,他口中老是「我、我、我」,而且兩手揮個不停,我沒有修養,真是不得不怕也。

在人文解脫哲學的最高處,老子的超然哲學有: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1通,深不可識。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豫焉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其若冰之將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濁;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繼承老子哲學的莊子說:

我可以為至人、聖人、真人,雷也打不死,水也淹不死,火也燒不死。

孔子又說:

我欲仁,斯仁至矣。

孟子又跟著孔子說:

「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

尼采也說:

超人的「我」是海,又可以超越海等等。

一九六0年在歐美的哲學發展中有所謂的存在主義,大家都在那裡搞存在主義文學,有所謂「自我的失落」、「自我的追尋」,熱鬧盛極一時。

釋迦牟尼佛更說: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禪門更問更說:

我嗎???是什麼?

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參啊!

你這個我要什麼?

如何要法?

要到何年何月?

要到又如何?

請:

更參!!!,

提示:有一個兩邊是山,中間為大峽谷的地域。兩邊民族世仇,戰爭無數代,永遠打個不停,彼此仇恨。

一天,兩族一對青年男女去峽谷中玩耍,彼此見而「生情」。

他(她)們這時說:

「我們很好,很甜蜜喲!

我們祖先為什麼仇恨這麼久、這麼深呢?」

話頭:

如果宇宙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一對青年男女,又會如何?

又假定宇宙只留下你ㄧ個人呢?

你說、我說、他說,唯心論來了,唯物論也參加,非心非物不甘示弱,都起來大合唱,搞到最後,孔子、老子、莊子、墨子、蘇格拉底、卻都異口同聲的說:

不要吵!不要吵!

這一切的你、我、他,原來都是可以超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