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系统太强怎么办:刘星的新音乐 - 子木的日志 - 网易博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25 14:55:29
虚怀若谷
',1)">
闲云孤鹤
',2)">
中央民乐团《云南回忆》
',3)">
刘星《一意孤行》
',4)">
孤芳自赏
',5)">
一息尚存
',6)">
一意孤行
我知道你存在,但不知哪里去找。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但不知被安排在哪一天。
你看着我疲惫地活,无动于衷,
甚至没有半点暗示。
我就这么艰难地,
向那遥远的,
一点微弱的光亮移动。
直到有一天,
当我心力不支告别人世的那一刹,
你来了。
有这么一种音乐,她空灵得无所寄托,飘逸得异常空虚;她是民乐所演奏,却始终在西式乐器的伴奏下进行,这就是刘星的新音乐,它在演绎着自然的同时也探索着个体生存的意义。
刘星的《一意孤行》是我在小摊上发现的,在陈小春、陈亦迅、萧亚萱等港台唱碟的覆盖下,这张以白雪皑皑的大地作封面的CD显得格外突出,毫不犹豫就把它买下,回宿舍一听,真是天籁。
关于这个既作曲又合成、指挥的天才,我也只是从CD里的介绍获得他的一点信息:出生地与萧红一样,78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82年以月琴专业毕业分配回黑龙江歌舞剧团,85年开始自己的“音乐个体户”的生涯至今,91年为雨果公司录制个人新音乐专集《无所事事》。
在《一意孤行》这张专集里,他和戴亚、黄河、易有伍、曹曼等人合作,用中阮、笛子、琵琶、洞萧等民族乐器并糅合西洋乐器继续探索他的新音乐道路。
第一首《闲云孤鹤》其实是非常熟悉的,很多影视作品或者电台都把它作为背景音乐,这里,刘星用纳西古乐器中阮演奏,怪不得他那首同样是用中阮演奏的《云南回忆》在香港大会堂获得了听众毫不吝啬的掌声。天高云淡之际,闲云孤鹤独存,谁说不是刘星自己的写照,16年的闯荡生涯,期间所有的喜怒哀乐、成败得失,不外是一串音符,一段《闲云孤鹤》,好一个江湖傲客。
在这首歌的配词中,他这么写道:
人生所能给你的,
是将幻想注满生命。
孤独与失落是对时间长短的感受,
听不见远处山脉在吼叫,只见眼前闲情逸致处处生。
我之悲哀,
谁说不是人之悲哀。
伴随着他的音乐,我好像屹立在彩云之南的山峦下,抬头仰望皑皑雪山在日照下泛光;又好像行走于白山黑水的林地上,俯首回望连绵长路上自己留下的行行足印。
它是孤独的,但孤独的人并不是可耻的,他用音乐言说着人和自然的默契,言说着生之无聊和生之所眷。
中国近代作家中我最欣赏者有二:钱钟书和萧红,其中萧红是一个奇女子,刘星也是来自呼兰,经历依然如此坎坷,才气一样如此逼人,难道是呼兰的水土使然?
唯一不足的地方是这张专集英文名叫“MY WAY”,其实是不能表达“一意孤行”之意的万一,如果改成菏尔德林的诗集名“林中路”可能更佳,当然,它是德文,我不知道怎么写。
刘星说,支持雨果,就是支持中国音乐。
很多人喜欢刘星取的曲名,但不明白为什么都是成语。刘星说他从来都是先有音乐,然后才会把成语词典中自己最喜欢的成语用在他适合的音乐中,如今喜欢的成语已经不多了,以至于有一回音乐专集都写完了,可他却不取名字、不写解说词,把雨果老板“老易”气得要命,压了一年多取名叫“无字天碟”才出唱片。
刘星说自己是有点“孤芳自赏”,但最主要是喜欢这个成语,《孤芳自赏》这张专辑是自己很多年来一直想做的,每一首作品都是为中阮写的,和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共同演奏(最难的让学生演奏),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本以为专辑因为是中阮独奏,不会受欢迎,但从老易的反馈得知,卖得还不错,真感到非常欣慰。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想成为明星的,刘星就是一个。最早是朋友游说做《湖》的宣传,结果电视播了,第二天上街就有人认出了他,刘星喜欢自由自在。和姜文一起合作时,发现他们吃饭、上街都得戴墨镜、帽子什么的,真害怕。
刘星1984年下岗至今。当初从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毕业,因为是黑龙江人又分回了原地,可呆了一年不适应,想停薪留职领导说没那么回事,想辞职也不同意,最后说那就开除我吧,领导说那怎么行,最后只能一走了之,到处流浪,直至1993年定居上海。
《云南回忆》是刘星1982年写的第一部中阮作品,从而奠定了他在音乐界的位置,也把中阮这种汉代的乐器从附属地位改变为一种重要的独奏乐器。最主要是,这首乐曲是为一位自己喜欢的云南姑娘写的,尽管他从没去过云南。最后那位姑娘成了他的妻子。现在他有一个上四年级的漂亮女儿,刘星没让女儿学任何乐器,因为他不想让女儿有任何压力。不过刘星说,在女儿读中学时,会让她学四年钢琴,学完后她爱学什么就学什么。
《一意孤行》是很受乐迷和发烧友喜欢的专辑,其中《闲云孤鹤》、《虚怀若谷》播放率最高,中央电视台用得最多。但面对20多个盗版,刘星依然很穷。他自己喜欢专辑中的《孤芳自赏》和《一息尚存》。
刘星说他很懒,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爱听古琴、爱下围棋,这两样最能代表中国文化和精神。他说将来的社会多元化,会有一些人继续喜欢民乐的。对音乐人来讲,尽量把自己的事做好。
“左去甲六幸,窝里香,底屋”(作曲家刘星、家里的电话)……这是刘星给我的名片,还是在临别之前。作为杭州经济之声2000年雨果CD欣赏会的惟一嘉宾,刘星连续演出了三场。面对热情的杭州人,平时沉默少语、不太练琴的刘星不仅妙语连珠而且激情演奏,实在太不容易了。
刘星于1962年出生,1974年开始师从月琴演奏家冯少先学月琴,1978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1982年以月琴专业毕业,现在为自由音乐职业者,香港雨果唱片旗下艺术家。
刘星不仅擅长中阮、月琴演奏,还具有非凡的创作才华,作品涉及交响乐、民乐及影视音乐,今年还对新音乐创作有大胆尝试。他曾创作了颇具影响的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其它主要作品有月琴与乐队的室内乐《天地之间》第一、三、五号、民乐作品《动物组曲》、慢板交响乐《无形之梦》、扬琴协奏曲《云谁之思》等及大量New Age音乐。
说起刘星,除了部分NEWAGE音乐爱好者,多数人可能会感到陌生。因为他从未在电视台露过面,也没参加过大型的晚会演出,知名度不能算高。在网上查询,也只能得到他的一些基本情况,比如:他是 1962年生,1982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现在为自由音乐人。但说起《一意孤行》,凡听友,大都知道,可以说是大名鼎鼎。此外,还有《树》、《无所事事》、《远逝的村庄》等等,都曾得到听友的好评。但这盘《湖》,却很少有人提起,只是其中的第3首曲子《状态》,经常在电视里以背景音乐的形式出现,姜文在《鬼子来了》之中,还将其整首引用。此外,张艺谋在《英雄》中,也曾采用过刘星的音乐。但不知是何原因,刘星似乎过于平静,很少在媒体上露面,几乎是未经炒作,被誉为“中国当代的音乐隐士”。
刘星的音乐,浸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又充溢着现代的精神,她可以天衣无缝地将传统乐器和西洋乐器融为一体,奏出别一番境界。竹笛、中阮、古琴;小提琴、黑管、电子合成器,这些乐器在他的重新编排下全都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可谓中西合璧,浑然天成。使你感到惊奇: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音乐!
平静、优雅、大度、宽容,风从水面飘过,湖面上泛起层层的波纹;日从湖面升起,湖上燃起了美丽的霞光;月亮升起来了,湖面上又泛起一片梦幻般的光点,然而,无论大自然如何变化多端,湖依然故我,她不受风的诱惑,不受太阳的熏染,也不受月亮的引诱——“他们平静得不行”。湖慈祥地微笑着,面对着风云变幻、宇宙苍穹。她年轻,因为她充满了活力;她成熟,因为她久经风雨。如果她不是深厚的,就不可能这样平静;如果她不是豁达的,就不可能这样超脱;如果她不是渊博的,就不可能这样慈祥。静静地,没有声息。我感觉到它, 它总是这样想说又不想说。纯静, 和谐,与世无争,就像一个泛音。它骚动是因为风的诱惑,湖性如此。一个甜的腻人的梦,在反复抒情之后,将命运交给别人,有想像,无创造。它从不涌动也绝不流露,无论是在阳光下还是在月光下。
我们现在所理解的自然其实很多是人对自然的种种界定,而不是自然的本来面目。在自然已被人类的思想玷污的今天,自然所呈现出来的已是太多的人格象征、人的精神外延,而不是自然本质的存在。那么自然的本质又是什么呢?它能真正脱离人的感知而纯粹“自然”地存在吗?也许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予完美地解释。我们只能说在某种程度上自然应该与人的心灵达到一种和谐,梭伦在努力求得这种联系和平衡,刘星也一样,他的种种努力只是要放弃一种形而下的束缚,而真正的在一种无知无觉的状态下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放弃理论上的努力吧!我们已被已有的思想禁锢的不会去寻找自己的内心。
人的生命是自然的,他合乎于神、合乎于天道。只有在某种程度上合乎于“天道”的人,他的感知才能撞击自然,撞击神明神秘的启示。在刘星的作品中,丝毫听不出矫揉造作的成份,也没有任何夸饰的地方。从《一意孤行》到《孤独神》,刘星走完了一条内心搏击的过程。而在《湖》中,田园的意趣和无处不在的诗意使这部作品洋溢出一股清新、自然的朝气,刘星的忧郁苦闷已不在显得难以忍受,忧郁虽然还时时地涌上心头,但;“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空灵妙意又时常能将忧郁化成一阵腾起的青烟,随遇而安。
专辑:
一意孤行
无字天碟
无所事事
远去的村庄
荷塘月色


凤凰于飞
大洋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