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组化柠檬酸缓冲液:如果我被灭口 这将是我留在世上最后的日志(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23 16:59:56

如果我被灭口 这将是我留在世上最后的日志(图)

时间:2010-05-23 | 来源:凯迪社区 | 评论共5条

核心提示: 建阳市检察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道:你哥我认识,死了太可惜了,你哥多好脾气的一个人怎么会惹上这种事。我告诉你,你哥的案子在公安时就把口供给改了,小妹妹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2010年2月18日晚上我哥(陈华)在建阳市超越梦想KTV参加同学聚会,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在聚会中的王贵生打电话给熊星,说同学聚会,而熊星不在我哥邀请的行列,自然不受欢迎,前面我哥已经喝得有点上头,不太想喝酒,更何况是不受欢迎的人,从初中毕业到这次聚会才第一次见面,熊星敬我哥酒的时候,我哥刚好在接电话,包厢内太吵,于是准备起身到处面接听电话,把酒杯准备放桌上,没放稳洒了。熊星当场就恼火,他随身带的马仔郑进友就上前踢了我哥二脚,这时被在场的同学劝开,大家都说熊星不能这么做,应该向陈华道歉,熊星和谢春芳老师在包厢外不知道谈了什么,就向陈华道歉:陈华我错了,对不起。这时我哥回一句:都是兄弟这点小事算了。大家都以为这事就了了,都没放在心上,我哥起身去买单。买完单,这时熊星说:阿弟(郑进友绰号)请陈华去喝茶。这时郑进友就上前叫我哥。周围聚会的同学还没散,都不让我哥去。这时我哥的铁哥们王忠金,来接我哥去他宾馆睡觉,我哥也喝得有点上头了,于是王忠金扶着我哥到了“超越梦想”门口时,熊星本人上前对我哥说:兄弟前面的事都了了,只是有点私事想和你聊一聊。这时身边的同学听他这么说就放心。熊星拉着我哥离其他同学有五米距离的时候就喊了一声:“打他”郑进友上前就踢了我哥几脚,当时我哥刚要爬起来又被他踢倒,这时早候在“超越梦想”门口的童本亮和董贵文也冲上前拳脚相交。当时我哥同学见状冲上前拉开他们,我哥已经不省人事,口吐鲜血。熊星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陈华:阿弟(熊星马仔郑进友的绰号)我们走。送到建阳市二院经医生诊断为脑死完。

2010年2月20号下午,刑警大队白雄支队长通知本人到刑警大队拿熊星父母送来的三万块赔偿款,并向专案队长白雄了解案件进展情况,当问到目前抓到几个人时,白雄说熊星因证据不足无罪释放。当时我气坏了,请问:白队长,法律的哪一款哪一条能说明他无罪的?”白雄说:你别在我这里说,拿出证据再说,我们办案是需要证据的。这时身边气愤的大嫂毫不客气的问道:你们到底收了熊星家多少好处费?”听到大嫂这么说,当场白雄满脸涨红,我冷笑道:能把杀人犯放出来的人不会是他,他没这能耐。我拉着家人就走。

2010年21日早上七点左右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刚才熊星在和别人说他在赶快办护照离开中国。天哪!这就是中国的法制社会,全家都发动到处找人申诉。一位北京的好友打电话说;你明天去找建阳市纪委,越快越好!

2010年2月21日上午本人拿着刑事控告状到建阳市公安局督查科和建阳市纪委上访,控告建阳市刑警大队外泄证人证词,以至于熊星出狱后到处活动威胁证人改口供,以及刑警大队大队长的妻子亲自打电话求证人改口供。下午二点市纪委电话通知已确认此事却有违纪,已通告公安局长督促此事,三点四十六分公安局督查科长陈宏打电话给我:已查实刑警大队长王昇为熊星姑夫,已让他避嫌。并已督促抓捕熊星本人。

2010年2月21日晚上十点熊星被抓进看守所

2010年3月5日经刑警副队长周圣灿的见证下,签订民事赔偿协议书。在签订协议时一再问周副队长,不会民事完你们把人释放了吧?周队长好笑道:你以为公安机关是你开的,他们赔完了钱,我们公诉机关一样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在他的一再劝说下。心想:他们不至于无法无天到这程度。在办完哥哥的丧事,回到厦门。

. 2010年4月2号,听人说亲眼见到熊星已放出来。当天到刑警大队找到大队长王昇,经确认说:刑警是按故意伤害致死案上报建阳市检察院,而检委会研究为过失伤害致死,只收押郑进友本人,释放熊星及童本亮、董贵文。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串改了案件的整个事实!

2010年4月16号来到南平公安督察科信访,在我自我介绍一半时,他们竟然对整个案件都很清楚,我在惊讶之余,得到的回答是,竟然你们得到了赔偿为什么还要上告,其实中国也学西方,一般赔偿完都不追究,我回了一句:如果是你儿子被杀了,赔钱给你,你行吗?如果都是这样,以后的中国大家都拼命赚钱,看谁不爽就杀谁,反正钱可以摆平,这位被我这么一搪塞,不好意思的笑:你看我这里一大堆的案件未审核完,都在加班审核,要不这样你材料放这里。看着他把申诉材料话往放桌上一放,我心凉了。

2010年5月9号晚上九点左右,家里来了一群社会闲散人员,顿时左右邻居都出来看热闹,他们口头威胁我爸:如果你们继续上访,你们家还得死人,有人出价人民币壹拾万灭你孙子,出价人民币伍十拾万灭你女儿,并且把手机短信给我爸看,看我在厦门的家庭住址。

2010年10号清晨六点爸给我来了电话;红呀他们派人要去灭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厦门的住址让他们知道了,听爸说完我在厦门的住址,我好笑道:爸,你放心这是我信访申诉书上写的地址,我早预料到信访的相关部门不可靠,哪地址是我不住的房子。并劝爸去报警,让这些公诉机关看看他们包屁罪犯的后果,我爸于2010年5月11日向陈华被害一案专案组大队长周圣灿报案。建阳市检察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道:你哥我认识,死了太可惜了,我以前一直是你哥设计的发型,你哥多好脾气的一个人怎么会惹上这种事。我告诉你,你哥的案子在公安时就把口供给改了,小妹妹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到了检察院申控科,在门口竟然亲眼见到检察院的人对一位八十岁的老妇人放声怒吼!通过对话才知道,这位老妇人的儿子被人杀了,竟然没立案!而所谓“为民服务”的公诉机关竟然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位白发苍苍老妇人!陆陆续续听到建阳陌生人苦诉:建阳就是旧社会时期的国民党。在建阳,8年的牢只要四万块就能解决,在水吉发生杀人案花一百万就可以了结……问世间何有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