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的词语:狗眼看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8/25 15:15:43

    本狗,汪汪,性别公,土狗。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出生于一个普通的狗窝里。虽然我叫汪汪,但是我是不能乱叫的,如何叫,怎样叫,都是有规定的。因为我要根据狗王的意思来叫,它想说什么,我就叫什么。其实我原来是只想叫就叫的狗,后来经过改造,用一种很好喝的毒药将我变成了一只,只会摇尾巴却不会乱叫的狗。我有一双顺从的眼睛,你可以看到,我的目光从来都是那么温和。我的一对耳朵不大也不小,不像狼那样时时竖得笔挺,我觉得竖起耳朵过日子很累,我不想活得太累,所以我任我的耳朵就这么随意的长在那里,有点弯,但实在不能算是“垂”,因为我觉得垂着耳朵太没生气,有损我狗的形象。再说我那鼻子,不算挺拔,不算秀气。其实我的一切都长得很平常。但这些并不能代表什么,长得平常并不影响它们各自的功能。我顺从的眼睛照样眼观六路,我随意的耳朵照样耳听八方,我平常的鼻子照样能分辨出各种气味间细微的差别。只是我知道,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就不说,我有我的权力保持沉默,。

    从狗校毕业后,我就成了一只公家的狗。我生活在一个不大的狗镇里,狗镇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狗官,它们都有着高贵的血统。我的顶头上司领地并不算大,它只是一只中层狗。我们每天的工作主要就是夹尾巴和摇尾巴,小时候我是不会夹尾巴和摇尾巴的,经过多年的训练,现在我的尾巴是越夹越紧,越摇越自然。

    有时候,我也要陪我那顶头上司下基层巡视一下,来接待的狗都鞠躬哈腰的,摇着尾巴。我的上司很有风度,通常会尾巴竖得老高,咳嗽一通,清一清嗓子以后拖着腔介绍说“这是很听话的狗狗,叫汪汪,很可爱吧?”,这时我也会很配合的摇摇尾巴。那些狗通常会连声赞叹我的样子,说我长得狗模狗样的。每次下基层,他们都会塞给我上司一个大信封。有一次回来时,我们路上遇见了一只很年轻的母狗,顶头上司说那是它上司的情人,于是笑脸迎了上去,直夸那只母狗长得可爱,差点没把我给笑死,只见它狗爪子和狗嘴都刷了一层厚厚的红色油漆,连狗毛都染成金黄色,这还能叫狗吗?分手时候,顶头上司又将一个更大的信封塞给了那只母狗。

    狗类的差别其实是很大的,我每天都能闻到有的狗整天喝的都是茅台、五粮液,而有的狗只能在垃圾堆里寻食物。作为同类,我感到一丝悲哀,可谓惨无狗道。但我一只狗又能做什么呢?我也只能学人一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