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三医院具体位置:初识郴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9/17 08:40:44

在汉字中,有些字除开专门用于某个地名或某条河流之外,别无它用,大一点的例如陕、赣、闽、浙、蜀、滇等,小的如澧、漓、浯、酃(今炎陵县)等。“郴”字,就是属于这一类专用的地名字,与之相连的字只有地处湘南的郴州、郴县和郴江,而今,郴县早已变成郴州市的苏仙区,郴江也已接近断流,地名上遗留的郴,只剩下“郴州”——也就是08年华南冰灾中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的那个地方。

现在从长沙坐高铁,上车仅一个小时功夫,连一本旅游杂志都没翻完,便安稳地抵达郴州——放在过去,无论是走高速还是乘特快列车,总要三五个小时以上。而更早之前,从省城出发的人们,到达地处南岭北部蛮荒之野的郴州,过了衡阳、耒阳之后,唯一的办法只有步行,因为郴州几乎所水系都是流向南边的珠江,走水路已经无觅水道。骑马?也不行,路途遥远、山峦起伏,连马都得累死。而进入瘴气横流的郴州林区,疟疾会像吸血鬼一样盯着长途跋涉的路人。于是,就有了“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发疟疾)”的千古传说。

如今的郴州,以珠三角的后花园自居,在湖南一省,颇得粤港风气之先,特别是近些年来,挟矿产资源、水利及森林等优势,经济实力在湖南蒸蒸日上,东江湖及莽山原始森林,在驴友心中的分量已越来越重。

不过,就像安徽的阜阳一样,郴州“贪官”也是全省闻名,有时甚至是一窝窝的给端出来,不知道究竟是湖南其他地方的官场确实比郴州干净,还是郴州人习惯于内部互相拆台、举报告发造成的?抑或本地水土使得“官生北则为官、生郴则为贪”——笑话而已,不必当真。

虽紧邻广东,但郴州的方言却是十分好懂,郴州官话属于西南官话中比较接近湘语的一支,初听接近湖北话,所以武汉人如果坐高铁到广州,遇到中途从郴州上来的旅客,千万别自作多情以为遇着了老乡,此“老乡”不会鸟起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