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企业名录: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漫画事件中的犹太民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9/19 21:27:08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漫画事件中的犹太民族

作者:张平
Monday, February 13, 2006 10:45:37 PM


漫画事件爆发后,很多地方的抗议口号除了要灭绝北欧小国丹麦之外,还要让“美
国和以色列去死”。这两个国家既没发表漫画也没转载,弄不懂为什么也陪在里
边。通常人都忌讳两线用兵,但某些民族则似乎觉得敌人越多越好,这是他们的传
统,也轮不到我们来批评。不过游行示威之外,伊斯兰世界也在考虑用漫画反击,
伊朗宣布要举办讽刺犹太大屠杀的漫画比赛,而在此之前,荷兰的一个伊斯兰极端
组织的网站就已经公布了第一批同类题材的漫画,其中包括一幅写大屠杀日记的犹
太小姑娘安妮·弗兰科跟恶魔希特勒同床共枕的漫画。

抛开内容不谈,这“漫画反击”的对象首先让人觉得十分奇怪。照穆斯林们的看法,
事情的起因是基督教文明圈的国家丹麦侮辱了伊斯兰教的先知和圣人穆罕默德,照
此推理,伊斯兰世界的漫画反击应该是攻击基督教的某个先知或神明才对。比方
说,可以按照《达芬奇密码》的情节画画耶稣基督跟女性的关系,或者再恶毒一点,
画画想象中的上帝跟圣母玛丽亚,如此等等。就算是非要把犹太人拉上,也该画画
犹太人的大先知摩西或者英雄国王大卫什么的,这样这反击才对称,才让人觉得反
击到了点子上,穆斯林们才会在反击之后觉得报了仇,多少心平气和一点儿。犹太
大屠杀虽然也是西方文化中的重要议题,但毕竟离全民尊崇的宗教相去甚远。大屠
杀的受难者虽然得到普遍的同情和尊敬,但跟宗教神明先知的地位完全不能相提并
论。无论是基督教世界还是犹太教世界都没有人把安妮·弗兰科奉若神明。所以这
反击有点像是脸上挨了一拳之后去打别人的胳膊,也不能说对方不疼,只是自己那
份羞辱并不因此减轻。

在很大程度上,这场漫画反击的错位恰好体现了这一本同源的三大宗教之间的复杂
关系。有一位西方评论家曾说过:照伊斯兰教的理解,犹太教是上帝1.0 版,基督
教是上帝2.0版,伊斯兰教是上帝3.0版。顾名思义,这3.0版当然是包括了前两个
版本的所有好处,同时还具有前两个版本所没有的优点。具体来说,犹太教和基督
教里的神明和先知在伊斯兰教那里也大多有着受尊崇的地位,同时伊斯兰教还多着
一位那两教都没有的先知—-穆罕默德。当然,这3.0版也有它的问题,到了三教吵
架的时候,基督教和犹太教可以攻击伊斯兰教的独特先知,伊斯兰教却没法回嘴,
因为那两教的先知神明也都为伊斯兰教所接受,若是回骂便是等于骂自己。于是事
情的发展就跟每次的纠纷事件一样,攻击穆斯林的一方不过动了动嘴,受攻击的一
方便无计可施。因为无处发泄,便只好付诸行动,于是游行示威、烧房子烧车。还
不解气,便只好找个替罪羊出来画画。

那么画谁呢?不用他们说,我们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犹太人!感谢上帝选择了犹
太人,让我们几千年被压抑的正义感和良心有了用武之地。犹太人过去杀了耶稣,
今天又杀了巴勒斯坦人,这就使得犹太人足以成为这个世界的万恶之源。所以犹太
人恶贯满盈,犹太人罪有应得,什么脏水都可以泼在犹太人身上而不必担心报复。
有这么好欺负的民族干吗不欺负?当我们满腔义愤而找不到发泄地点时,还有什么
比伤害犹太人更天经地义的呢?既然反犹主义者已经按照这逻辑干了一千多年了,
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继续下去呢?

天地良心,犹太人虽然不一定喜欢穆斯林,可他们跟这次的漫画事件确实是毫无关
系。画家不是犹太人,报纸的老板不是犹太人,犹太人不控制丹麦的任何领域,不
控制金融,不控制经济,也不控制传媒,事实上,在丹麦500 多万人口中总共只有
6000多犹太人,只占千分之一多一点,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不然丹麦也不会在这
几年的以巴冲突中放手支持巴勒斯坦,朝野都不断地对以色列的行为说三道四。搜
遍这次事件的所有角落,您也找不出一点犹太阴谋的影子来,然而没用,犹太民族
还是成为攻击目标。

奇怪的是,不仅伊斯兰世界用伤害犹太人的办法来报复欧洲,欧洲人竟然也想用同
样的办法来跟伊斯兰世界和解。丹麦那家闯祸的报纸竟然试图重新发表几幅攻击以
色列和犹太民族的漫画,向穆斯林们表功,以图获得谅解。这些漫画包括一幅把犹
太教的标志大卫星图解成炸弹的漫画。好像伤害了犹太人还不够,还要再向老板交
一份伤害的拷贝,作为自己工作成绩的表白。然而这次他们算是白费了心机,极端
派穆斯林不会买他们的帐。伤害犹太人的事情他们自己能干得更好,用不着欧洲人
来代劳。伊朗总统曾公开叫嚷把以色列抹掉,又把大屠杀说成是“神话”,阿拉伯国
家把臭名昭著的反犹作品《锡安山长老议事录》拍成电视片,到处播放。这些都是在
漫画事件之前就已上演了的反犹丑剧,都是靠今天欧洲人的那点反以色列癖好所无
法制造的。

跟历史上的反犹主义一样,伤害犹太人也许可以满足某些人的变态心理,却无法给
任何危机提供真正的答案。替穆斯林世界攻击以色列并不能让欧洲绕开眼前这个严
峻的问题:是保持自己的文明传统还是向另一个文明屈膝投降?把死去多年的犹太
小姑娘送到希特勒的床上只能让画者自己显得堕落和无能,不会在任何意义上帮助
伊斯兰世界找到与现代文明的接轨点。穆斯林世界(也包括一部分欧洲人)应该做
的是冷静下来想想现实的问题,而不是再一次以拿犹太人当替罪羊而感到满足。

[2006年2月9日 于特拉维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