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优质16微滴灌价格:鱼刺:给网络启蒙的定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9/19 20:49:35
文章提交者:鱼刺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自己在网络上乱说话,大概有十来年的样子了,最近忽然就静下来,灰心到死寂。因为现在看起来,无论网络还是现实,中国似乎都走在死胡同里:没有前途和希望、没有途径可改变;除非彻底回头,否则小车不倒只管推,早晚碰壁是一定逃不过的了。 为什么中国这么死硬顽固难以改变?为什么改革开放没有发生革命性的更新?为什么经济发展没有带来政治进步?为什么网络启蒙没有改变中国的文化和民众?为什么今天我们连让社会改变向善的道路都看不到了——变得好一点点都做不到了? 百多年来,我们正视与西方的差距,先后找到技术、制度和文化三个根源。技术学到了,可是不行;于是找到制度上,可制度总是学不来,于是又找到文化上,启蒙啊、启蒙民众啊、网络启蒙啊……,十几年来,近乎可怜的唯一途径如今也气势渐衰,似乎仍然不行。我看到个别的意见有找到宗教上去的苗头,这就近乎走火入魔了,我以为。 从粗略的历史看,实际上我们直到今天,仍然还只是走在技术的层面上。我们至今学习了先进西方的仅仅只是技术,真正好的制度我们根本没有尝试,或者只是浅尝辄止,太短暂就被打断了。而一个良性制度的完善,必须要付出长期、曲折、艰难和巨大的代价。我们的手下败将在台湾,直到今天才刚刚初见完善的制度成果,就是一个伟大的证明和先例。我们则无疑选择了一个弯路,后来所谓的改革,直到今天仍然几乎只是技术上的进步而不是制度上的。在制度层面,我们至今仍毫无诚意。在今天地球村这样的世界,仍要讨论制度的优劣问题的是不配来讨论的。只要不带有偏见,民主制度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而专制却像狗屎一样。 所以,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真正尝试制度上的学习和改变,即使好的制度一直不能建立起来的原因,也不是文化的问题;即使有文化问题的因素,也不是民众的文化有问题——既不是可耻的文化论,也不是无耻的素质论。 专制制度的力量仍然过于强大,控制和阻碍了一切变革和尝试,根本不允许制度层面的改变,这是最大、最根本的原因。文化的因素其实也是由于这样的控制,知识分子的主流大都为专制服务,新的文化难以建立和深入;缺少独立思想引导,也使政府的文化思维总是局限在专制的泥沼里逡巡不决;社会和普通大众接受的更是专制的教育和塑造。所以造成了本文开始设问的一切。 所以启蒙民众啊、网络启蒙啊,总是少有效果。一个是上述的制度原因,启蒙本身被边缘化、低级重复、缺乏力量;一个是启蒙面对文化和民众的大方向是错误的。自由知识分子在给中国看病的时候,实在是有些迷失了。他们找来找去,竟把民众的文化素质和劣根性看成了主因,成了好的制度不能建立的根源,我经常看到对于民众过度的嘲骂和批判,也经常看到恨铁不成钢的浮躁和绝望。这是显然的倒果为因,民众的素质和文化,显然更需要制度去改变和塑造,而不是相反。 文化的问题几乎是无所不在的。先进的思想文化引领和造就了制度,但却一定是制度力量启蒙了民众、普及了新文化。一名说:一切进步肇始于异端的进步。以思想文化引领制度改变、甚至推动制度改变和社会进步的,永远都肇始于少数人,而且只需要一定的力量就足够,从来不需要全民皆兵。期望整体民众的文化素质达到某种程度,然后大家一起来按照民主化改造社会,这是永远不存在的幻想。实际上,掌握权力的政府、以及掌握先进思想文化的知识分子,对社会状态和进步负有更直接的责任和义务,也应该和足以改变社会。总之,一定是少数人先改变了这个社会,然后这个社会再去改变所有的人。 这和民主、平等、权利、群众感情、人民创造历史等等完全是两码事。少数人的人民性表现在他们最终要符合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上。或者我用一个更容易接受的说法:民众不必普遍地对公共事务有足够的专业和兴趣,实际上也从来都是这样。不然,民众就不必把处理公共事务的权力让渡给政府了。所以我们不必讳言“精英治国”,这本身没有错,我们目前的问题是没有建立真正的选择和良性的机制。 因此,中国目前所有的问题都是制度的问题,而不是文化的问题;都是政府和知识分子的问题,而不是民众的问题;即使制度不能建立的原因,也是制度而不是文化问题;即使有文化的问题,也不是民众的文化有问题,而是知识分子和政府的文化有问题。 因此我认为,目前网络启蒙的清晰定位应该是两个:一个是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的自我启蒙,一个是对政府和权力的启蒙和推动。 网络启蒙的意义我不想否定,在制度和文化的严格控制下,网络尽管也越来越逃不掉,但毕竟还有一点相对自由的惯性,我们也只剩下网络启蒙这一点点虚弱的希望了。 鱼刺201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