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出入境网上预约:为什么中国人多奴性而少血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9/17 08:52:54

莫 澜  
  
  

    一个暴徒在自己妻子的身上砍了78刀,围观者数十人,没有一个上前相救--其中有当地的司法局长!
    一个叫亓培玉的研究生被四个流氓追打,跳河致死,围观者无人报警无人营救!
    一个持刀的歹徒在公共汽车上强奸多人,一切顺顺当当,车上有被强奸者的成年亲兄弟!


    三件事发生在这几年,类似的报道还见过不少,光听说的就有很多。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我们能够说什么?暴徒、歹徒、流氓之不可救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些"唯物主义者"天不怕地不怕,上帝都管不着他们。可是那些受害者的亲人、邻居、围观者在干什么?在这些事件里,中国人被分成三类人:罪犯、受害人、看客。


    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先生的名著《中国人的素质》中有一章专谈中国人缺乏同情心,他说:"中国人对别人所受痛苦所表现出来的冷漠,任何别的文明国家都无法望其项背。"这本书写于100多年前,过了100年,中国还是没有改变,中国人还是没有改变。鲁迅先生写《药》,写《阿Q正传》,分析这种无血性的民族性早已成为经典,但是经典往往意味着名气大,读的人少,明理而后行者当然也就更少。那位高鼻梁、蓝眼睛的老外这句话让中国人难受,可是弄不好它还会不朽--如果我们不懂得改变民族性的话。


    鲁迅的分析具有直观的洞察和深刻,但是没有指出国人民族性中这些彻骨的萎缩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什么造成了国人如此没有血性,像行尸走肉一样地蝇营狗苟,灵魂死绝,毫无生气?是什么造成了中国人在历史上经历了那么惨烈的几千年,可是教科书里只让人记住那些微不足道的辉煌,而不敢正视先祖和自己犯下的罪孽?


    一个民族不敢回头凝视、省视、审视自己的罪恶,这种罪恶就会成为家常便饭,成为历史的癫痫。这个民族有个被尊奉的圣人叫孔丘,他教导门徒时发明了避讳,所谓"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亲者讳"他写历史也就用上了这个发明--为鲁国讳,于是讳来讳去,真相就被讳光了,可以不讲理,只要有讳就可以不讲,中国人不再求真,只求安,不少人常常误以为中国传统追求和谐,那都是写纸上当不得真的,中国人真正求的只是安稳,为尊者、贤者、亲者讳,就可以让他们逍遥理外,让他们这些权势者安全地侵害弱势者了。


    都说中国人的冷漠、无血性是因为奴性重,奴性重则是因为专制传统太深厚,这也只是皮相之见。因为我们更要问的是为什么中国人专制传统那么深厚?因为中国人不求真,中国人没有信仰,这才是中国人一切问题的总病根。没有信仰就不会生发出追求自由的信念,不求真就不会较真,不会较真,没有自由理念,那就只有一条路,被强权者奴役,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中国人在奴役中生生死死,没有生命的川流,只有一滩死水。因为没有信仰所以被奴役;因为没有信仰,所以被奴役后无法翻身。在奴役中生存的人,不存在真正有尊严的生活,因此一切事情都只有和稀泥,说穿了就是不讲理,最多讲点礼!讲点面子--追求有尊严的生活是人性的本能,这面子就是在奴役中生存的人无法获得真正的自尊后的变种怪胎,于是它就成了一个虚假的尊严,一个假冒伪劣的尊严,侵蚀民族性中最後的奴役避难所,并且成为专制的维护者。没有了信仰依托的礼,至多也就是个面子的代名词,于是礼就变成繁文缛节,毫无生气专门把活人变死人的枷锁,梁实秋讽刺鲁迅说,礼并不会吃人,可是他不知道丧失了信仰的依托,人们失去了自由理念的追求,那些礼束缚乃至吃人还不是顺理成章的吗?而没有信仰的人、没有自由信念的人是难以摆脱这些羁绊的,在巨大的强力面前他们不可能有反叛的勇气,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反叛什么,这种没有灵魂的生存天长日久随着文化血液弥漫到绝大多数国人身上,于是最后国人身上留下的不再是血性而是奴性--在一切强力面前的下跪,无论官方的还是民间的。

    2500多年前,希腊上空回荡着一句话:"你们要下定决心:要自由,才能有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这是伟大的伯利克里在纪念阵亡将士演说中的话。反观中国,历代民变、改朝换代,图的是什么?是自由吗?当然不是,我们的先祖们图的只是枷锁下换一群人,没怎么想过砸烂枷锁,近100年里,国人里终于有人想起要砸枷锁,可是因为阿Q的子孙太多,这枷锁倒是越砸越结实,像是焊死了一般;这些改朝换代者们勇敢吗?与被杀戮的弱者的数量相比,罪有应得者的数量能有多少?义和团在北京城杀传教士,杀打洋伞的中国人,杀信教的妇女,可是八国联军一来,早作鸟兽散,几万拳匪跑得干干净净;张献忠得不到天下,临溃灭了只能专杀不姓张的平民百姓,在成都留下铁证万人坑;一部水浒传,梁山泊好汉"该出手时就出手",还不是滥杀无辜?有谁逼良为盗能比宋江狠?


    没有信仰的中国人不懂得生命为何物,不知道人生在世,终极的生命本源和归宿到何处寻找,浑浑噩噩几十年,喂好了这副臭皮囊,等着入土为安,世世代代的中国人没有真正的生死迁流,只有鬼打墙的原地踏步,好歹有几个信仰宗教的人,大多也就是求点现世的福报。于是,中国人成为世界上溺死女婴最著名的国家,成为立法上死刑种类最多、实际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成为本国人杀本国人杀得最多的国家--而且阿Q们至今还在为内战高唱赞歌。在这样视生命为草芥的文化氛围里,能有几个人会为了弱者的安危不顾自己的安危呢?我们能指望谁?


    当我们回头看文章开头提及的那些悲惨镜头,试想一想,如果我们自己也置身其中,你就一定会想办法力图营救那位可怜的妻子吗?你就一定会为亓培玉做点什么吗?你就一定会在公共汽车上想方设法制服歹徒吗?扪心自问,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说,我一定能够做得怎样。绝大部分的中国人丧失了血性,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这里并不排除我自己的可能性,我也是自己在此痛斥的人。


    我们已经失去太多的勇气,但是我们千万不要连承认自己怯懦的勇气都丧失掉,我们总不会希望明恩溥的那句话真的不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