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狗语录经典句子:赏月,也可以这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3/31 02:59:23
        就是中秋这天,我都没能在家与家人在一起吃顿午饭,而是风风火火地赶到门头沟体育中心去报到,参加北京现代杯北京首届国际山地徒步大会,这件赛事于9月23——24日在门头沟斋堂镇举行,就是中秋的第二天,瞧这日子口赶的。这次项目设置了不少,有100公里,20公里,10公里,还有5公里的,五公里就是绕斋堂镇一圈,纯粹是休闲。我参加了100公里的竞技比赛。狠心花了150两银子的报名费,中秋节下午2点我们在门头沟体育中心出发,十多辆大轿子车,一路浩浩荡荡,穿山越水,渲染着我的中秋。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平西抗日根据地斋堂斗争史展的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下车住了下来,组委会还挺人性化的,就在晚饭前,每人发了一块月饼,感激的大伙眼泪都流出来了。第二天,我们的100公里的众位选手排在了最前面,由于人员太少,不得不从就近的学校拉来一些学生,排在了我们的后面。而20公里,10公里和5公里赛的选手,则规规矩矩地站在主席台的前面。我们这次百公里的线路是,起点——川底下村——柏峪村——天津关——黄草梁——实心楼——马鞍梁——向阳水——榆树沟——八里石塘——龙门大裂谷——沿河口——幽州大峡谷北京界(折返)——沿河口——王龙口——林子台——牛战——白虎头——终点。这条路线,我在赛前仔细地分析过,路况的大概情况是,起点到柏峪这段都是公路,柏峪村以后才是上山的小路,这段路黄草梁,实心楼一段是上下山,马鞍梁,向阳水的那段峡谷是我一直向往的。再往后就全部是公路了。我们这次参加的共有男子90人,女子12人,我是还差10多天就超龄了,可以说这是最后一次参加了,真的很幸运。
    10点17分出发的枪声终于响了,我们不紧不慢地出发了,我还真是按计划在3点40左右到达向阳水的,(55公里处)以后就上公路了。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要知道,这次比赛的山路是让我最担心的,在别人的诈唬怂恿下,我不得不多拿了一件长裤,为了带上这件长裤,我不得不再穿上一件骑行服,好把长裤放在骑行服的口袋里呀。没成想,这山路跑的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难,5个小时左右,还就轻松地出山了。说起来后来的折返段,幽州大峡谷的这段路,应该最美,又是在公路上,不用担心脚底下,且处在黄昏,而且是去年跑过的熟路,旧地重游感到特别的亲切,不像在山里的大裂谷,那里的景色虽然是我向往的,但谷底的泥泞不堪和潮湿阴暗,基本上使我们无暇观望和欣赏峡谷的美景,还有路上那些坚挺突出的石头,更是让我们防不胜防,我一次又一次地踢到石头,一个接一个的踉跄让我心惊胆颤,暗道:难道非摔我个嘴啃泥不成?最终我还真的是没躲过那一劫,足足实实地摔了一个大趴虎,才算罢休,手掌也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还整了一身的泥那。
    就在躺倒的瞬间,我的两条腿还抽起筋来,那叫一个难受。要不是我快速地站了起来,还不知道折腾我到什么时候那。一站起来后,抽筋立马缓解了,一跑起来抽筋就突然消失了,奇了怪了。要说那最好的路段,当然是川底下,黄草梁,实心楼一线了,全部都是上下山的小路,有阴凉,还有志愿者的指路,提醒,和加油等,真的是很爽。间或不时地还有山上下来的驴友,又是佩服,又是鼓励地打招呼,倍感亲切。说起最难的就要数85公里以后的那段经历了:天渐渐黑了,路又是没铺油的裸路,哎呀别提了,碎石在硬路面上,那叫一个咯脚。加上疲劳,我觉得累极了,有3公里路,基本上都是走着颠着的,就是跑着,和走也差不了哪去。我和一多威的跑友,一边聊天一边相互鼓励着,慢慢地送着他渐渐地远去。坚持到90公里最后一个服务区打卡时,我是彻底地释然了,领到了一袋打包了的榨菜,没就面包也照样楞吞了下去。
    在最后这段路上,只剩下士力架和矿泉水了,饮料,火腿肠早告罄了。实际上这次比赛的服务是最好的,一道上的饮品食物都很充足,就是有不少的人领了后净糟蹋,一路上净是喝了几口就扔掉了矿泉水和饮料瓶子,实在是太不应该。要说起来,我当时的位置是30几名,后面还有不少的人那,怎么就连面包榨菜都没有了那,不过那时候我已经不知道饿了,一路上巧克力和士力架的充足供应,使我的胃一下子适应不了了,真想吃点粮食啊。也许我太需要补给了,也许是天太黑了,也凉了,我的双脚像灌了铅,何止是灌铅那,简直是,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状态,转过山来,圆圆的月亮突然出现在我的头顶,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真的是一点不假,在月光下,大地显得那样的寂静,远山也仿佛在注视着我,他们是不是也和志愿者们一样,鼓励着我必须坚持下去,必须一鼓作气,这让我骤然间想起了,几年前独身跑怀柔的那段经历,那天在返程到张辛时,不也累的拿不起个了吗?最后不就是靠数着电线杆子,一根两根三根的数,凑足了一公里就是一个胜利,到了一公里,就数向两公里,就这样数到家的吗?
    月光中,我默默地念叨着嫦娥吴刚的故事,一盏接一盏地数着指路的闪灯,那闪灯是100米一个,我一个一个地数着,凑足一公里就数向两公里,过了两公里,就奔三公里,终于月亮给我带来了好运,三个豆瓣的跑友从天而降,有嫦娥也有吴刚,还有像小白兔一样的摄像师,我们竟然结合在了一起,由于他们三个人的到来,终于使我轻松地熬过了最艰难的一刻,这首先得益于有着嫦娥一般美妙身材的叫普莱的那个女孩,再就是那个吴刚般的赵姓小哥,总是在我们的前面领跑,小白兔样的摄影师,忙前跑后地为我们拍照,使我们像一家人一样的和谐,和美,我与他们一面聊天,一面赏月,天也不黑了,也不冷了,就这样我们共同跑了3到4公里的样子,才逐渐地缓了过来,等快到到终点时,有路灯了,我终于兴奋起来,在97公里开始加速,最后在9点40左右,我们终于全部站到了终点上。
    这次男子最好的成绩是6小时20几分,女子在8小时多点。有人按dps测的距离是80多公里,按时间算肯定不足100公里。可以说这是我最后的一次百公里了。我第一个百公里是纵走,是一步一步地走下来的,那是在04年,是永定镇到潭柘寺镇的100公里,我和王哥用了20多个小时才完成的,第二个百公里是冯村出发再回到体育中心,这一次是全程跑下来的,但听说不到100公里,才70多公里,我是地七名。第三个百公里是冯村到幽州(北京界)虽然也是跑的,也到了差不多百公里,但是集体完成的,而且是分两天完成的。看起来随着年龄的增大,以后,我可能不再有机会参加百公里跑了,这次就是我的关门之作了。想不到我这最后的以个百公里竟然是这么完成的,在中秋的晚上,我们走进大山的怀抱,在如银盘般的明月的下面,我踏着明媚的月光,向前,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