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十大邪术 国语:中国为什么不敢和日本叫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10/23 20:51:12
2010-10-05 13:23:53
浏览 53264 次 | 评论 150 条
凤凰卫视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日本首相菅直人,2010年10月4日在出席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会面,是9月7日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两国领导人首次面谈。据报道,两人在亚欧首脑会议晚宴后,在会场坐下倾谈了25分钟,双方承认目前中日关系欠佳,但同意有需要推进战略互惠关系,改善两国关系,并定期举行高层双边会谈。报道又说,菅直人向温家宝声称,被日方称为尖阁诸岛的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不存在主权争议问题。温家宝随即表示反对。但温家宝是如何反对的,报道没有提及。从报道来看,应该是菅直人首先对中国总理就钓鱼岛问题叫板,而温总理是被动反对而已。从报道来看,尽管此前中日钓鱼岛争端似乎剑拔弩张,但都“同意有需要推进战略互惠关系,改善两国关系,并定期举行高层双边会谈”,也就是说,中日还是要回到维持现状的状态上。中国的所谓“抗日”,不过尔尔。
这是由中日两国的相互利益,如先进技术、产品、市场和政治需要等多方面因素所决定的。为了眼前的利益,即使日本骑在中国脖子上撒尿,中国不敢和日本叫板。不过,即使不为眼见利益,中国也不敢和日本叫板。中国领导人,是深知这一点的;他们比叫嚣着用狗血、大刀去抵抗飞机大炮的“爱国贼”们要清醒。
先说科学技术。中国对日本的先进技术及其产品有所求;中国开放30多年来,从日本获取的技术颇丰,涵盖了如电子产品、汽车制造各个领域。以传统产品轴承为例,中国的汽车、船舶和军工产业所需要的大量的轴承需要从日本或其他西方国家进口。
说起轴承,搞军事的人都知道这是战略物资。二战时,英美盟军的战略空军就专门轰炸过德国的轴承工厂。中国现在的造船业发展得异常迅猛,船舶上使用轴承量那是很大的。了解造船工业的人都知道,远洋船舶从来不用中国产的轴承,全部进口,日本,德国,法国等等。不只是轴承,就连很多出口船舶的钢板都是由外国船东指定进口的。船舶里面的设备,包括水泵这种超低级产品都是要进口的,主要进口于日本等国。这里的“进口”有两种意思,一是纯粹的从国外进口设备,二是西方企业在华生产,或者中国企业购买许可证生产,为外国牌子打工。目前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以世界工厂自居,其实最基本的资本——装备制造产业,中国和日本差距很大。
贵州大山深处,至今还有两台二战时的美国发电机在使用,从开始发电至今68年,两台发电机运转正常,引起了一场“国货”与“洋货”对比的热议。可见,装备制造业完全不同于做衣服搞玩具,是一个来不得半点浮躁的产业。中国不合理的体制形成工人阶级的社会地位低下,也注定了中国的装备制造业要落后,而且越来越差;30年前工人地位较高时中国造的自行车,现在也许还可以骑,但10年前中国造的自行车现在就不能骑了。如今中国商场,不是靠质优取胜,而是靠质劣廉价和回扣多的腐败取胜,各个环节都是黑幕重重。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这提法在宪法中也并没有改,可如今却没有多少人愿意做工人,迫不得已做工人的,几乎都是农民。以前工人收入不比公务员低,包括“旧社会”时期;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技术工人并不比白领和公务员拿的钱少。现在的中国,一个技术含量响当当的熟练工人,在干了几十年之后,其收入远远不如刚进政府机构的公务员。如今就是高级技工,即使技术一流也是常常不好找工作,因为国家真不需要。
中国的制造业现在是以农民工为主,以大量生产廉价产品为目的。这样的大环境,这样的工人,这样的体制下,一个产品的制造过程中,材料,工艺,采购,制造,销售,维护,每一个环节都存在大量问题。四川震灾看不到国产直升机,官媒公开说国产直升机实战中难堪大用,说白了就是不能实战。如今中国的空调设备已形成产业规模,可现在的政府和事业部门大楼里的空调逐渐以日本“大金”空调为主,领导们心里明白,国产货不如日本货。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的装备制造业,倒闭的倒闭,合资的合资,被收购的收购,剩下的靠购买西方专利和技术以苟且偷生;有时也竟然敢不知羞耻的吹吹牛,仅仅是对不明真相的国民而已。别看中国牛皮烘烘,自诩世界工厂,自吹要崛起,其实连崛起最基本的资本,装备制造产业,中国和日本相比较,都惨不忍睹。中国的装备制造业一般都是公对公,就是公家生产再卖给公家,想不腐败都不行,大家做生意不是靠质优价廉,是靠质劣回扣多。
中国动不动就吹嘘又有啥方面达到了国际水平,其实要么是直接诈骗,要么是盗版人家的技术和产品,然后修改一下数据,比如进口一辆自行车,把车轮子放大一点,再自己造辆出来,质量差得根本不能用,这没关系,照样吹嘘是世界先进产品了。
但无论如何,中国是一个人口与地域大国,日本乃一岛国之地,历史上两国结怨甚深,近年来也是摩擦不断,谁向谁叫板都不会令人稀奇。连贫穷的朝鲜也屡屡向富足的韩国叫板。只是二战后备受战乱之苦,中日两国几乎都从零起步,日本资源匮乏之小国,受社会制度之赐,在半个多世纪里就将中国远远的甩在了后边,所以才有大国敢不敢和小国叫板的命题。
中国不敢和日本叫板的主要原因,还不在科学技术,而是在于从上到下的撒谎吹牛,已经成为一种“中国特色”的文化,在世界面前不堪一击。有网文载,中日撞船事件中,一中国人和日本人聊天,日本人说你们连全国的公益广告都骗人!
日本人说,他在中国很多城市看到一些公益广告,结果被雷到。他认为这些细节反映了整个民族的问题。这些广告内容如:1、“刷牙的时候,顺手关上水龙头,一年能省多少水?满满109个浴缸!”;在这里中国人用浴缸做衡量单位,因为一浴缸是多少升水,没有谁能说清。但如果一般浴缸都是容积500升去计算,一年109个浴缸,大约是3.3天一浴缸,平均每天是151.5升水;一个人“刷牙的时候”能省这么多?!2、“把用过的纸翻过来再用一面,100个人在一年内,就能挽救整整一条街的树……”;一棵树的薪材量是多少?就算都是小树,约0.0314立方;一条街就算一公里,10米一棵,两边一共200棵树,共6.28立方,折成1.57吨的纸。一般用的A4的尺寸是210*297mm,一平方约16张,每张纸是4.375g。1.57吨约是358857张A4纸,100个人每人每年约3588张,平均每天约10张;但若这100人都是农民工,可能每人10天都用不了一张。而且“一条街的树”是个什么概念,还是谁也说不清!3、“如果每个人都能及时拔掉充电器,那么每年将可关闭两百座百万千瓦火力的发电站”;《2007年中国电力行业研究咨询报告》中说,据预计到2007年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将接近7亿千瓦”;也就是中国平均每人每小时0.5度电,每人每天大概12度。而200座百万千瓦发电站的总容量是2亿千瓦!2亿千瓦的装机容量,一天就是48亿度电,每个手机充电器用电是3.2度电。天啦,公益广告显示:原来中国发的电近1/3是被手机充电器用掉的!
……日本人说,你们中国人的这些公益广告全国都可以看到,都这么明显的煽情和夸张,好像还是你们中国最著名的中央电视台的明星做的。难怪当中国谴责日本教科书作假时,日本人反驳:日本教科书5%做了假,但中国的教科书只有5%不是作假。
随着中国正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吴敬琏和约翰·梅金等有影响的中国和美国经济学家纷纷猜测,中国很快要忍受自己“失去的十年”。但日本的经济衰退对日本人民和政府来说至少是个逐步的、令人舒服的过程。对中国和人民来说,痛苦会大得多。
虽然“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并不寻求复制任何一种模式,但正如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日本一样,中国正在接近终止依赖出口和固定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然而为推动经济增长,中国对一种难以为继的模式依赖程度不断提高而不是降低。银行贷款猛增,而国内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实际上正在下降,从1980年代的50%以上降至世纪之交的40%,而在2008年全球经济下滑之前约为36%,现在已经下滑到30%。更糟糕的是,中日政治经济体之间的差异对中国绝对不是好兆头。当日本的经济低迷期开始时,这个国家已经建立了坚固的制度:法律的规则、财产权及一个稳定的政治制度。尽管日本的发展模式经常被称为国家主导型,但是私营部门通常能得到这个国家约四分之三的资金。这就是说,即使在结构性衰退时期,大多数日本人也有“好日子”过,而且在变老之前就变富了。这代表日本在成长年代,繁荣的果实被广泛的分配,大多数日本人都过着宽裕的生活,在变老之前已经都变得富裕,因而得以老有所终。
相比之下,中国政治制度甚至在长达30年的改革之后也毫无实质改革。尽管国有企业的产出仅占全部产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但得到的资金却占全国的75%以上。在借出资金泛滥的2008年到2009年之间,国家控制的企业得到超过90%的资金,而私人产业得到的却不及5%。自从2000年以来,家庭所得每年只增加将近2~3%之间,而国家控制的企业所享受的所得,却是两位数的成长。中国的许多财富集中在大约12万家国企及其数不清的子公司手中,占总人口0.4%的人特权阶级圈内人从中受益,而绝大多数人则被剥夺了权益,国富民穷只是个幌子,实际则是“官富民穷”。与日本不同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会变老,但永远不会变富。
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成果,对社会稳定、最后对政治稳定产生严重影响。目前,北京花在维护国内治安方面的钱比花在解放军身上的钱还多。根据官方数字,大规模骚乱案件,在2008年有12万4千件,且正以超过GDP成长的速度在增加。这正是脆弱政权崛起的深刻见证。
当自民党2009年失去政权并开始移交之际,没有发生任何暴动或流血,这是日本政治体制优越的明显证据,它保证了整个社会的稳定。政治体制的优越使日本可以导致政府和平的转变,但如果在中国发生相同的转变,将绝对不会像日本一样的平稳。
中国尽管有着让人印象深刻的GDP成长,但在过去10年中,大约有4亿人的净所得却是下跌的。根据官方的资料,不识字的中国成年人,从2000年的8,500万人增加到2005年的1亿1,400万人。一份2006年世界银行的研究指出,从2001年以来,中国最穷的10%人口其所得平均每年下滑了2.4%。这说明了当这个国家的GDP每年成长两位数时,绝对贫穷的人口却增加了。根据世界银行的计算,中国已堕落成所得分配最不平均的国家。
有人在网络指出,“当年中日吃紧,以慈禧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拿了海军部3000万两白银的军饷修了颐和园,造了一艘不能开的石船,庆贺六十大寿。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却掏出了自已一半的私房钱送到了日本海军手中,扔了一句‘打赢了再还’,扭头走人。战争结果证明一个道理,落后不是挨打的原因,愚昧、腐败、不遵守当今的世界游戏规则才是挨打的主因。”也许,这段话深刻地反映了中国不敢和日本叫板的根源。
在一个官民造假肆无忌惮、贪污腐败形成体制、官场极端自私自利、贫富极端分化的状况下,中国有什么资本和日本叫板?!仅仅是科技的落后,大概还可以改变,但一个国家在政治和社会的全面落后,除了自吹自擂、虚张声势外,剩下的唯一招数,就是卑躬屈膝了;当然,得以“友好”与“长远”的名义。
就在中日两国官方僵持不下、台港民间保钓蠢蠢欲动时,内地民间保钓则遭阻拦。保钓人士在沿海找船,遭当局拦截遣返,有保钓志愿者被警告;当局禁媒体炒作,还禁保钓团体网上发声明。只有内地黑客组织宣布,“今日开始对日本官方网站发动攻击”。这些“爱国贼”,以不遵守当今的世界游戏规则的行为去“爱国”,恰恰陷中国于进一步被动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