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十大邪术 种子:朱熹 诗集传 诗经卷之三 郑风●齐风●魏风●唐风●秦风 ●陈风 ●桧风 ●曹风 ●豳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10/22 07:10:22

朱熹  诗集传  诗经卷之三 郑风●齐风●魏风●唐风●秦风 ●陈风 ●桧风 ●曹风 ●豳风

 

郑一之七。郑、邑名。本在西都畿内咸林之地。宣王以封其弟友为采地。后为幽王司徒、而死犬戎之难。是为桓公。其子武公掘突、定平王于东都。亦为司徒、又得虢•桧之地。乃徙其封、而施旧号于新邑、是为新郑。咸林、在今华州郑县、新郑、卽今之郑州是也。其封域山川、详见桧风。

 

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叶古玩反>兮、还予授子之粲兮。赋也。缁、黑色。缁衣、卿大夫居私朝之服也。宜、称。改、更。适、之。馆、舍。粲、餐。或曰、粲、粟之精凿者。○旧说郑桓公武公相继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周人爱之。故作是诗。言子之服缁衣也、甚宜。敝则我将为子更为之。且将适子之馆、旣还而又授子以粲。言好之无已也。

○缁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叶在早反>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赋也。好、犹宜也。

○缁衣之席<叶祥钥反>兮、敝予又改作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赋也。席、大也。程子曰、席、有安舒之义。服称其德、则安舒也。

缁衣三章章四句。记曰、好贤如缁衣。又曰、于缁衣、见好贤之至。

 

将<音枪>仲子兮、无踰我里、无折<音哲>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叶满彼反>。仲可怀<叶胡威反>也。父母之言、亦可畏<叶于非反>也。赋也。将、请也。仲子、男子之字也。我、女子自我也。里、二十五家所居也。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麄而白、色理微赤。盖里之地域沟树也。○莆田郑氏曰、此淫奔者之辞。

○将仲子兮、无踰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叶虚阳反>。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赋也。墙、垣也。古者树墙下以桑。

○将仲子兮、无踰我园、无折我树檀<叶徒沿反>。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赋也。园者、圃之藩、其内可种木也。檀、皮青滑泽、材强韧可为车。

将仲子三章章八句

 

叔于田<叶地因反>。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赋也。叔、庄公弟共叔段也。事见春秋。田、取禽也。巷、里涂也。洵、信。美、好也。仁、爱人也。○段不义而得众。国人爱之。故作此诗。言叔出而田、则所居之巷、若无居人矣。非实无居人也。虽有而不如叔之美且仁。是以若无人耳。或疑、此亦民闲男女相悦之词也。

○叔于狩<叶始九反>。巷无飮酒。岂无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叶许厚反>。○赋也。冬猎曰狩。

○叔适野<叶上与反>。巷无服马<叶满补反>。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赋也。适、之也。郊外曰野。服、乘也。

叔于田三章章五句

 

叔于田。乘乘<下去声>马<叶满补反>。执辔如组<音纽>、两骖如舞。叔在薮<音叟。叶素苦反>、火烈具举。襢<音但>裼<音锡>暴虎、献于公所。将<音枪>叔无狃<音纽。叶女古反>、戒其伤女<音汝>。○赋也。叔、亦段也。车衡外两马曰骖。如舞、谓谐和中节。皆言御之善也。薮、泽也。火、焚而射也。烈、炽盛貌。具、倶也。襢裼、肉袒也。暴、空手搏兽也。公、庄公也。狃、习也。国人戒之曰、请叔无习此事。恐其或伤汝也。盖叔多材好勇、而郑人爱之如此。

○叔于田。乘乘黄。两服上襄、两骖鴈行<音杭>。叔在薮、火烈具扬。叔善射忌<音记>、又良御<叶鱼驾反>忌。抑磬<音庆>控<口贡反>忌、抑纵送忌。赋也。乘黄、四马皆黄也。衡下夹辕。两马、曰服。襄、驾也。马之上者、为上驾。犹言上驷也。鴈行者、骖少次服后。如鴈行也。扬、起也。忌•抑、皆语助辞。骋马曰磬、止马曰控。舍拔曰纵、覆彇曰送。

○叔于田。乘乘鸨<音保。叶补苟反>。两服齐首、两骖如手。叔在薮、火烈具阜。叔马慢<叶黄半反>忌、叔发罕<叶虚旴反>忌。抑释掤<音水>忌、抑鬯<音畅>弓<叶姑弘反>忌。赋也。骊白杂毛、曰鸨。今所谓乌骢。齐首、如手、两服并首在前、而两骖在旁、稍次其后。如人之两手也。阜、盛。慢、迟也。发、发矢也。罕、希。释、解也。掤、矢筩盖。春秋传作氷。鬯、弓嚢也。与韔同。言其田事将毕、而从容整暇如此。亦喜其无伤之词也。

大叔于田三章章十句。陆氏曰、首章作大叔于田者误。苏氏曰、二诗皆曰叔于田。故加大以别之。不知者乃以段有大叔之号、而读曰泰、又加大于首章。失之矣。

 

淸人在彭<叶普郎反>、驷介旁旁<音崩。叶补冈反>。二矛重<平声>英<叶于良反>、河上乎翱翔。赋也。淸、邑名。淸人、淸邑之人也。彭、河上地名。驷介、四马而被甲也。旁旁、驰驱不息之貌。二矛、酋矛•夷矛也。英、以朱羽为矛饰也。酋矛、长二丈、夷矛、长二丈四尺。并建于车上、则其英重迭而见。翱翔、游戏之貌。○郑文公恶高克、使将淸邑之兵、御狄于河上。久而不召、师散而归。郑人为之赋此诗。言其师出之久、无事而不得归。但相与游戏如此。其势必至于溃散而后已尔。

○淸人在消、驷介麃麃<音标>。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赋也。消、亦河上地名。麃麃、武貌。矛之上句曰乔。所以悬英也。英弊而尽。所存者乔而已。

○淸人在轴<叶音冑>、驷介陶陶<叶徒候反>。左旋右抽<叶敕救反>、中军作好<叶许候反>。○赋也。轴、亦河上地名。陶陶、乐而自适之貌。左、谓御在将军之左。执辔而御马者也。旋、还车也。右、谓勇力之士在将车之右。执兵以击刺者也。抽、拔刃也。中军、谓将在鼓下居车之中。卽高克也。好、谓容好也。○东莱吕氏曰、言师久而不归、无所聊赖、姑游戏以自乐。必溃之势也。不言已溃而言将溃、其词深、其情危矣。

淸人三章章四句。事见春秋。○胡氏曰、人君擅一国名宠、生杀予夺、惟我所制耳。使高克不臣之罪已着、按而诛之可也。情状未明、黜而退之可也。爱惜其才、以礼驭之、亦可也。乌可假以兵权、委诸竟上、坐视其离散、而莫之恤乎。春秋书曰、郑弃其师。其责之深矣。

 

羔裘如濡<叶而朱而由二反>、洵直且侯<叶洪姑洪钩二反>。彼其<音记>之子、舍<音赦>命不渝<叶容朱容周二反>。○赋也。羔裘、大夫服也。如濡、润泽也。洵、信。直、顺、侯、美也。其、语助辞。舍、处。渝、变也。○言此羔裘润泽、毛顺而美。彼服此者、当生死之际、又能以身居其所受之理、而不可夺。盖美其大夫之词。然不知其所指矣。

○羔裘豹饰、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赋也。饰、缘袖也。礼、君用纯物。臣下之故、羔裘而以豹皮为饰也。孔、甚也。豹、甚武而有力。故服其所饰之裘者如之。司、主也。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彦<叶鱼旴反>兮。赋也。晏、鲜盛也。三英、裘饰也。未详其制。粲、光明也。彦、士之美称。

羔裘三章章四句

 

遵大路兮、掺<所览反>执子之袪<叶起据反>兮。无我恶<去声>兮、不寁<音昝>故也。赋也。遵、循。掺、擥。袪、袂。寁、速。故、旧也。○淫妇为人所弃。故于其去也、擥其袪而留之曰、子无恶我而不留。故旧不可以遽絶也。宋玉赋、有遵大路兮、揽子袪之句、亦男女相说之词也。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手兮。无我魗<音雠。叶齿九反>兮、不寁好<叶许口反>也。赋也。魗、与丑同。欲其不以己为丑而弃之也。好、情好也。

遵大路二章章四句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音符>与鴈。赋也。昧、晦。旦、明也。昧旦、天欲旦、昧晦未辨之际也。明星、启明之星。先日而出者也。弋、缴射。谓以生丝系矢而射也。凫、水鸟。如鸭、青色、背上有文。○此诗人述贤夫妇相警戒之词。言女曰鸡鸣以警其夫。而士曰昧旦、则不止于鸡鸣矣。妇人又语其夫曰、若是、则子可以起而视夜之如何。意者明星已出而烂然、则当翱翔而往、弋取凫鴈而归矣。其相与警戒之言如此、则不留于宴昵之私、可知矣。

○弋言加<叶居之居何二反>之、与子宜<叶鱼奇鱼何二反>之。宜言飮酒、与子偕老<叶吕吼反>。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叶许厚反>。○赋也。加、中也。史记所谓、以弱弓微缴、加诸凫鴈之上、是也。宜、和其所宜也。内则所谓、鴈宜麦之属、是也。○射者、男子之事、而中馈、妇人之职。故妇谓其夫、旣得凫鴈以归、则我当为子和其滋味之所宜、以之飮酒相乐期于偕老、而琴瑟之在御者、亦莫不安静而和好。其和乐而不淫、可见矣。

○知子之来<叶六直反>之、杂佩以赠<叶音则>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去声>之、杂佩以报之。赋也。来之、致其来者、如所谓修文德以来之。杂佩者、左右佩玉也。上横曰珩。下系三组、贯以蠙珠。中组之半、贯一大珠、曰瑀。末悬一玉、两端皆锐、曰冲牙。两旁组半、各悬一玉、长博而方、曰琚。其末各悬一玉、如半壁而内向、曰璜。又以两组贯珠、上系珩、两端下交贯于瑀、而下系于两璜。行则冲牙触璜、而有声也。吕氏曰、非独玉也。觽燧箴管、凡可佩者皆是也。赠、送。顺、爱。问、遗也。○妇又语其夫曰、我苟知子之所致而来及所亲爱者、则当解此杂佩、以送遗报答之。盖不惟治其门内之职、又欲其君子亲贤友善结其驩心、而无所爱于服饰之玩也。

女曰鸡鸣三章章六句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叶芳无反>。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赋也。舜、木槿也。树如李、其华朝生暮落。孟、字。姜、姓。洵、信。都、闲雅也。○此疑亦淫奔之诗。言所与同车之女、其美如此、而又叹之曰、彼美色之孟姜、信美矣、而又都也。

○有女同行<叶戸郎反>、颜如舜英<叶于良反>。将翱将翔、佩玉将将<音锵>。彼美孟姜、德音不忘。赋也。英、犹华也。将将、声也。德音不忘、言其贤也。

有女同车二章章六句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叶芳无反>。不见子都、乃见狂且<音疽>。○兴也。扶苏、扶胥。小木也。荷华、芙蕖也。子都、男子之美者也。狂、狂人也。且、语辞也。○淫女戏其所私者曰、山则有扶苏矣、隰则有荷华矣。今乃不见子都、而见此狂人何哉。

○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兴也。上竦无枝、曰桥。亦作乔。游、枝叶放纵也。龙、红草也。一名马蓼。叶大而色白、生水泽中。高丈余。子充、犹子都也。狡童、狡狯之小儿也。

山有扶苏二章章四句

 

萚<音托>兮萚兮、风其吹女<音汝>。叔兮伯兮、倡<去声>予和<去声。叶戸圭反>女。兴也。萚、木槁而将落者也。女、指萚而言也。叔伯、男子之字也。予、女子自予也。女、叔伯也。○此淫女之词。言萚兮萚兮、则风将吹女。叔兮伯兮、则盍倡予、而予将和女矣。

○萚兮萚兮、风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音腰>女。兴也。漂、飘同。要、成也。

萚兮二章章四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七丹反。叶七宣反>兮。赋也。此亦淫女见絶、而戏其人之词。言悦己者众。子虽见絶、未至于使我不能餐也。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赋也。息、安也。

狡童二章章四句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音臻>。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音疽>。○赋也。惠、爱也。溱、郑水名。狂童、犹狂且狡童也。且、语辞也。○淫女语其所私者曰、子惠然而思我、则将褰裳而涉溱以从子。子不我思、则岂无他人之可从、而必于子哉。狂童之狂也且、亦谑之之辞。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叶于己反>。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赋也。洧、亦郑水名。士、未娶者之称。

褰裳二章章五句

 

子之丰<音风。叶芳用反>兮、俟我乎巷<叶胡贡反>兮。悔予不送兮。赋也。丰、丰满也。巷、门外也。○妇人所期之男子、已俟乎巷、而妇人以有异志不从、旣则悔之、而作是诗也。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将兮。赋也。昌、盛壮貌。将、亦送也。

○衣<去声>锦褧<絅同>衣、裳锦褧裳。叔兮伯兮、驾予与行<叶戸郎反>。○赋也。褧、禅也。叔伯、或人之字也。○妇人旣悔其始之不送、而失此人也则曰、我之服饰旣盛备矣。岂无驾车以迎我、而偕行者乎。

○裳锦褧裳、衣锦褧衣。叔兮伯兮、驾予与归。赋也。妇人谓嫁、曰归。

丰四章二章章三句二章章四句

 

东门之墠<音善。叶上演反>、茹<音如>藘<音闾>在阪<音反。叶孚脔反>。其室则迩、其人甚远。赋也。东门、城东门也。墠、除地町町者。茹藘、茅搜也。一名茜。可以染绛。陂者、曰阪。门之旁有墠、墠外有阪。阪之上有草。识其所与淫者之居也。室迩人远者、思之而未得见之词也。

○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卽。赋也。践、行列貌。门之旁有栗、栗之下有成行列之家室。亦识其处也。卽、就也。

东门之墠二章章四句

 

风雨凄凄<音妻>、鸡鸣喈喈<音皆。叶居奚反>。旣见君子、云胡不夷。赋也。凄凄、寒凉之气。喈喈、鸡鸣之声。风甫晦冥、盖淫奔之时。君子、指所期之男子也。夷、平也。○淫奔之女言当此之时、见其所期之人而心悦也。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叶音骄>。旣见君子、云胡不瘳<叶怜萧反>。○赋也。潇潇、风雨之声。胶胶、犹喈喈也。瘳、病愈也。言积思之病、至此而愈也。

○风雨如晦<叶呼洧反>、鸡鸣不已。旣见君子、云胡不喜。赋也。晦、昬。已、止也。

风雨三章章四句

 

青青子衿<音金>、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赋也。青青、纯缘之色。具父母衣纯以青。子、男子也。衿、领也。悠悠、思之长也。我、女子自我也。嗣音、继续其声问也。此亦淫奔之诗。

○青青子佩<叶蒲眉反>、悠悠我思<叶新赍反>。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叶陵之反>。○赋也。青青、组绶之色。佩、佩玉也。

○挑兮达<音獭。叶他悦反>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赋也。挑、轻儇跳跃之貌。达、放恣也。

子衿三章章四句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上声>兄弟、维予与女<女汝同>。无信人之言、人实迋<音诳>女。兴也。兄弟婚姻之称、礼所谓、不得嗣为兄弟是也。予女、男女自相谓也。人、他人也。迋、与诳同。○淫者相谓、言扬之水、则不流束楚矣。终鲜兄弟、则维予与女矣。岂可以他人离闲之言而疑之哉。彼人之言、特诳女耳。

○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叶斯人反>。○兴也。

扬之水二章章六句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音杲>衣綦<音其>巾、聊乐<音洛>我员<音云>。○赋也。如云、美且众也。缟、白色。綦、苍艾色。缟衣綦巾、女服之贫陋者。此人自目其室家也。员、与云同。语辞也。○人见淫奔之女、而作此诗以为、此女虽美且众、而非我思之所存。不如己之室家、虽贫且陋、而聊可以自乐也。是时淫风大行、而其闲乃有如此之人。亦可谓能自好、而不为习俗所移矣。羞恶之心、人皆有之、岂不信哉。

○出其闉<音因>阇<音都>、有女如荼<音徒>。虽则如荼、匪我思且<音疽>。缟衣茹藘、聊可与娱。赋也。闉、曲城也。阇、城台也。荼、茅华。轻白可爱者也。且、语助辞。茹藘、可以染绛。故以名衣服之色。娱、乐也。

出其东门二章章六句

 

野有蔓草、零露漙<音团。叶上兖反>兮。有美一人、淸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叶五远反>兮。赋而兴也。蔓、延也。漙、露多貌。淸扬、眉目之闲、婉然美也。邂逅、不期而会也。○男女相遇于野田草露之闲。故赋其所在、以起兴。言野有蔓草、则零露漙矣。有美一人、则淸扬婉矣。邂逅相遇、则得以适我愿矣。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淸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赋而兴也。瀼瀼、亦露多貌。臧、美也。与子偕臧、言各得其所欲也。

野有蔓草二章章六句

 

溱与洧、方涣涣<叶于元反>兮。士与女、方秉蕑<音闲。叶古贤反>兮。女曰观乎。士曰旣且<音疽>。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音吁>且乐<音洛>。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赋而兴也。涣涣、春水盛貌。盖氷解而水散之时也。蕑、兰也。其茎叶似泽兰广而长节、节中赤。高四五尺。且、语辞。洵、信。吁、大也。勺药、亦香草也。三月开花。芳色可爱。○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辰、采兰水上、以祓除不祥。故其女问于士曰、盍往观乎。士曰、吾旣往矣。女复要之曰、且往观乎。盖洧水之外、其地信宽大、而可乐也。于是士女相与戏谑、且以勺薬为赠、而结恩情之厚也。此诗、淫奔者、自叙之词。

○溱与洧、浏<音留>其淸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旣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赋而兴也。浏、深貌。殷、众也。将、当作相。声之误也。

溱洧二章章十二句

 

郑国二十一篇五十三章二百八十三句。郑卫之乐、皆为淫声。然以诗考之、卫诗三十有九、而淫奔之诗、才四之一。郑诗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诗、已不翅七之五。卫犹为男悦女之词、而郑皆为女惑男之语、卫人犹多刺讥惩创之意、而郑人几于荡然、无复羞愧悔悟之萌。是则郑声之淫、有甚于卫矣。故夫子论为邦、独以郑声为戒、而不及卫、盖举重而言。固自有次第也。诗可以观、岂不信哉。

 

齐一之八。齐、国名。本少昊时、爽鸠氏所居之地。在禹贡为青州之域、周武王以封太公望。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太公、姜姓。本四岳之后、旣封于齐。通工商之业、便鱼盐之利。民多归之。故为大国。今青齐淄潍德棣等州、是其地也。

 

鸡旣鸣矣、朝<音朝>旣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赋也。言古之贤妃御于君所、至于将旦之时必告君曰、鸡旣鸣矣、会朝之臣、旣已盈矣。欲令君早起而视朝也。然其实非鸡之鸣也。乃苍蝇之声也。盖贤妃当夙兴之时、心常恐晩。故闻其似者、而以为眞。非其心存警畏、而不留于逸欲、何以能此。故诗人叙其事、而美之也。

○东方明<叶谟郎反>矣、朝旣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赋也。东方明、则日将出矣。昌、盛也。此再告也。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叶谟縢反>。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赋也。虫飞、夜将旦而百虫作也。甘、乐。会、朝也。○此三告也。言当此时、我岂不乐与子同寝而梦哉。然羣臣之会于朝者、俟君不出、将散而归矣。无乃以我之故、而幷以子为憎乎。

鸡鸣三章章四句

 

子之还<音旋>兮、遭我乎峱<音铙>之闲<叶居贤反>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许全反>兮。赋也。还、便捷之貌。峱、山名也。从、逐也。兽三岁曰肩。儇、利也。猎者交错于道路、且以便捷轻利、相称誉如此。而不自知其非也、则其俗之不美可见、而其来亦必有所自矣。

○子之茂<叶莫口反>兮、遭我乎峱之道<叶徒厚反>兮。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叶许厚反>兮。赋也。茂、美也。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赋也。昌、盛也。山南曰阳。狼似犬锐头白頬、高前广后。臧、善也。

还三章章四句

 

俟我于着<音宁。叶直居反>乎而。充耳以素<叶孙租反>乎而、尚之以琼华<叶芳无反>乎而。赋也。俟、待也。我、嫁者自谓也。着、门屛之闲也。充耳、以矿悬瑱。所谓紞也。尚、加也。琼华、美石似玉者。卽所以为瑱也。○东莱吕氏曰、昏礼、壻往妇家亲迎、旣奠鴈、御轮而先归、俟于门外。妇至则揖以入。时齐俗不亲迎。故女至壻门、始见其俟己也。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琼莹<音荣>乎而。赋也。庭、在大门之内、寝门之外。琼莹、亦美石似玉者。○吕氏曰、此昏礼所谓、壻道妇及寝门揖入之时也。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黄乎而、尚之以琼英<叶于良反>乎而。赋也。琼英、亦美石似玉者。○吕氏曰、升阶而后至堂。此昏礼所谓升自西阶之时也。

着三章章三句

 

东方之日兮、彼姝<音枢>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卽兮。兴也。履、蹑。卽、就也。言此女蹑我之迹、而相就也。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叶宅悦反>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叶方月反>兮。兴也。闼、门内也。发、行去也。言蹑我而行去也。

东方之日二章章五句

 

东方未明<叶谟郎反>、顚倒<上声>衣裳。顚之倒<叶都妙反>之、自公召之。赋也。自、从也。羣臣之朝、别色始入。○此诗人刺其君兴居无节、号令不时。言东方未明、而顚倒其衣裳则旣早矣。而又已有从君所而来召之者焉。盖犹以为晩也。或曰、所以然者、以有自公所而召之者故也。

○东方未晞、顚倒裳衣。倒之顚<叶典因反>之、自公令<去声。叶力呈反>之。赋也。晞、明之始升也。令、号令也。

○折<音哲>柳樊圃<叶博故反>、狂夫瞿瞿<音句>。不能晨夜<叶羊茹反>、不夙则莫<音谟>。○比也。柳、杨之下垂者。柔脆之木也。樊、藩也、圃、菜园也。瞿瞿、惊顾之貌。夙、早也。○折柳樊圃、虽不足恃、然狂夫见之、犹惊顾而不敢越。以比晨夜之限甚明、人所易知。今乃不能知、而不失之早、则失之莫也。

东方未明三章章四句

 

南山崔崔<音摧>、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旣曰归止、曷又怀<叶胡威反>止。比也。南山、齐南山也。崔崔、高大貌。狐、邪媚之兽。绥绥、求匹之貌。鲁道、适鲁之道也。荡、平易也。齐子、襄公之妹、鲁桓公夫人文姜。襄公通焉者也。由、从也。妇人谓嫁曰归。怀、思也。止、语辞。○言南山有狐。以比襄公居高位而行邪行。且文姜旣从此道归于鲁矣。襄公何为而复思之乎。

○葛屦五两<如字。又音亮>、冠緌<音甤>双<叶所终反>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旣曰庸止、曷又从止。比也。两、二屦也。緌、冠上饰也。屦必两、緌必双、物各有耦、不可乱也。庸、用也。用此道、以嫁于鲁也。从、相从也。

○艺麻如之何、衡<音横>从<音宗>其亩。取<去声>妻如之何、必告<音谷>父母。旣曰告止、曷又鞠<音菊>止。兴也。艺、树。鞠、穷也。○欲树麻者、必先纵横耕治其田亩。欲娶妻者、必先告其父母。今鲁桓公旣告父母而娶矣。又曷为使之得穷其欲而至此哉。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旣曰得止、曷又极止。兴也。克、能也。极、亦穷也。

南山四章章六句。春秋桓公十八年、公与夫人姜氏如齐。公薨于齐。传曰、公将有行、遂与姜氏如齐。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易此必败。公会齐侯于泺。遂及文姜如齐。齐侯通焉。公谪之。以告。夏四月享公。使公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车。此诗前二章刺齐襄、后二章刺鲁桓也。

 

无田<音佃>甫田、维莠<音酉>骄骄<叶音高>。无思远人、劳心忉忉<音刀>。○比也。田、谓耕治之也。甫、大也。莠、害苗之草也。骄骄、张王之意。忉忉、忧劳也。○言无田甫田也、田甫田而力不给、则草盛矣。无思远人也、思远人而人不至、则心劳矣。以戒时人厌小而务大、忽近而图远、将徒劳而无功也。

○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叶旦悦反>。○比也。桀桀、犹骄骄也。怛怛、犹忉忉也。

○婉兮娈<叶熊眷反>兮、总角丱<音惯。叶古县反>兮。未几<上声>见兮、突而弁兮。比也。婉•娈、少好貌。丱、两角貌。未几、未多时也。突、忽然高出之貌。弁、冠名。○言总角之童、见之未久、而忽然戴弁以出者、非其躐等而强求之也。盖循其序而势有必至耳。此又以明小之可大、迩之可远、能循其序而修之、则可以忽然而至其极。若躐等而欲速、则反有所不达矣。

甫田三章章四句

 

卢令令<音零>、其人美且仁。赋也。卢、田犬也。令令、犬颔下环声。○此诗、大意与还畧同。

○卢重<平声>环、其人美且鬈<音权>。○赋也。重环、子母环也。鬈、须鬓好貌。

○卢重镅<音梅>、其人美且偲<音鳃>。○赋也。镅、一环贯二也。偲、多须之貌。春秋传所谓、于思、卽此字。古通用耳。

卢令三章章二句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音关。叶古伦反>。齐子归止、其从<去声>如云。比也。敝、坏。笱、罟也。鲂鳏、大鱼也。归、归齐也。如云、言众也。○齐人以敝笱不能制大鱼、比鲁庄公不能防闲文姜。故归齐而从之者众也。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音序>。齐子归止、其从如雨。比也。鱮、似鲂厚而头大。或谓之鲢。如雨、亦多也。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上声>。齐子归止、其从如水。比也。唯唯、行出入之貌。如水、亦多也。

敝笱三章章四句。按春秋、鲁庄公二年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四年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五年夫人姜氏如齐师。七年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又会齐侯于谷。

 

载驱薄薄<音粕>、簟茀朱鞹<音扩>。鲁道有荡、齐子发夕<叶祥龠反>。○赋也。薄薄、疾驱声。簟、方丈席也。茀、车后戸也。朱、朱漆也。鞹、兽皮之去毛者。盖车革质而朱漆也。夕、犹宿也。发夕、谓离于所宿之舍。○齐人刺文姜乘此车、而来会襄公也。

○四骊<音离>济济<上声>、垂辔弥弥<音你>。鲁道有荡、齐子岂<音恺>弟<叶待礼反>。○赋也。骊、马。黑色也。济济、美貌。弥弥、柔貌。岂弟、乐易也。言无忌惮羞耻之意也。

○汶<音问>水汤汤<音伤>、行人彭彭<音邦>。鲁道有荡、齐子翱翔。赋也。汶、水名。在齐南鲁北二国之境。汤汤、水盛貌。彭彭、多貌。言行人之多、亦以见其无耻也。

○汶水滔滔<音叨>、行人儦儦<音标。叶音褒>。鲁道有荡、齐子游敖。赋也。滔滔、流貌。儦儦、众貌。游敖、犹翱翔也。

载驱四章章四句

 

猗嗟昌兮、颀<音祈>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赋也。猗嗟、叹词。昌、盛也。颀、长貌。抑而若扬、美之盛也。扬、目之动也。跄、趋翼如也。臧、善也。○齐人极道鲁庄公威仪技艺之美如此。所以刺其不能以礼防闲其母。若曰惜乎其独少此耳。

○猗嗟名兮、美目淸兮、仪旣成兮。终日射<音石>侯、不出正<音征>兮。展我甥<叶桑经反>兮。赋也。名、犹称也。言其威仪技艺之可名也。淸、目淸明也。仪旣成、言其终事而礼无违也。侯、张布而射之者也。正、设的于侯中、而射之者也。大射、则张皮侯而设鹄。宾射、则张布侯而设正。展、诚也。姊妹之子曰甥。言称其为齐之甥、而又以明非齐侯之子。此诗人之微词也。按春秋、桓公三年夫人姜氏至自齐。六年九月子同生。卽庄公也。十八年桓公乃与夫人如齐。则庄公诚非齐侯之子矣。

○猗嗟娈<叶龙眷反>兮、淸扬婉<叶许愿反>兮、舞则选<去声>兮。射则贯<叶扃县反>兮、四矢反<叶孚绚反>兮。以御乱<叶灵眷反>兮。赋也。娈、好貌。淸、目之美也。扬、眉之美也。婉、亦好貌。选、异于众也。或曰、齐于乐节也。贯、中而贯革也。四矢、礼射每发四矢。反、复也。中皆得其故处也。言庄公射艺之精、可以御乱。如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可见矣。

猗嗟三章章六句。或曰、子可以制母乎。赵氏曰、夫死从子、通乎其下。况国君乎。君者、人神之主、风敎之本也。不能正家、如正国何。若庄公者、哀痛以思父、诚敬以事母、威刑以驭下、车马仆从莫不俟命。夫人徒往乎。夫人之往也、则公哀敬之不至、威命之不行耳。东莱吕氏曰、此诗三章、讥刺之意皆在言外。嗟叹再三、则庄公所大阙者、不言可见矣。

 

齐国十一篇三十四章。二百四十三句

 

魏一之九。魏国名。本舜•禹故都。在禹贡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南枕河曲、北涉汾水。其地陿隘、而民贫俗俭。盖有圣贤之遗风焉。周初以封同姓。后为晋献公所灭、而取其地。今河中府解州卽其地也。苏氏曰、魏地入晋久矣。其诗疑皆为晋而作。故列于唐风之前。犹邶•鄘之于卫也。今按、篇中公行•公路•公族、皆晋官。疑实晋诗。又恐魏亦尝有此官。盖不可考矣。

 

纠纠<音赳>葛屦、可以履霜。掺掺<音纎>女手、可以缝裳。要<音腰>之襋<音棘>之、好人服<叶蒲北反>之。兴也。纠纠、缭戾寒凉之意。夏葛屦、冬皮屦。掺掺、犹纎纎也。女、妇未庙见之称也。娶妇三月庙见。然后执妇功。要、裳要。襋、衣领。好人、犹大人也。○魏地陿隘、其俗俭啬而褊急。故以葛屦履霜起兴、而刺其使女缝裳、又使治其要襋、而遂服之也。此诗疑卽缝裳之女所作。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音避>、佩其象揥。维是褊心、是以为刺<叶音砌>。○赋也。提提、安舒之意。宛然、让之貌也。让而辟者必左。揥、所以摘发。用象为之。贵者之饰也。其人如此。若无有可刺矣。所以刺之者、以其褊迫急促。如前章之云耳。

葛屦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广汉张氏曰、夫子谓、与其奢也、宁俭。则俭虽失中、本非恶德。然而俭之过、则至于吝啬迫隘、计较分毫之闲、而谋利之心始急矣。葛屦•汾沮洳•园有桃三诗、皆言急迫琐碎之意。

 

彼汾<音焚>沮<去声>洳<音孺>、言采其莫<音慕>。彼其<音记>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兴也。汾、水名。出大原晋阳山西南入河。沮洳、水浸处、下湿之地。莫、菜也。似柳叶厚而长。有毛刺可为羹。无度、言不可以尺寸量也。公路者、掌公之路车。晋以卿大夫之庶子为之。○此亦刺俭不中礼之诗。言若此人者、美则美矣。然其俭啬褊急之态、殊不似贵人也。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叶于良反>。美如英、殊异乎公行<音杭>。○兴也。一方、彼一方也。史记扁鹊视见垣一方人。英、华也。公行、卽公路也。以其主兵车之行列、故谓之公行也。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音续>。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兴也。一曲、谓水曲流处。藚、水舃也。叶如车前草。公族掌公之宗族。晋以卿大夫之适子为之。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园有桃、其实之殽。心之忧矣、我歌且谣<音遥>。不知我者、谓我士也骄。彼人是哉<叶将黎反>、子曰何其<音基>。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叶新赍反>。○兴也。殽、食也。合曲曰歌。徒歌曰謡。其、语辞。○诗人忧其国小而无政。故作是诗。言园有桃、则其实之殽矣。心有忧、则我歌且謡矣。然不知我之心者、见其歌謡、而反以为骄、且曰、彼之所为已是矣。而子之言独何为哉。盖举国之人、莫觉其非、而反以忧之者为骄也。于是忧者重嗟叹之、以为此之可忧、初不难知。彼之非我、特未之思耳。诚思之、则将不暇非我而自忧矣。

○园有棘、其实之食。心之忧矣、聊以行国<叶于逼反>。不知我者、谓我士也罔极。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兴也。棘、枣之短者。聊、且略之辞。歌謡之不足、则出游于国中、而冩忧也。极、至也。罔极、言其心纵恣、无所至极。

园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彼岵<音戸>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愼旃哉、犹来无止。赋也。山无草木曰岵。上、犹尚也。○孝子行役、不忘其亲。故登山、以望其父之所在。因想象其父念己之言曰、嗟呼我之子行役。夙夜勤劳、不得止息。又祝之曰、庶几愼之哉。犹可以来归、无止于彼而不来也。盖生则必归、死则止而不来矣。或曰、止、获也。言无为人所获也。

○陟彼屺<音起>兮、瞻望母<叶满彼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上愼旃哉、犹来无弃。赋也。山有草木曰屺。季、少子也。尤怜爱少子者、妇人之情也。无寐、亦言其劳之甚也。弃、谓死而弃其尸也。

○陟彼冈兮、瞻望兄<叶虚王反>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叶举里反>。上愼旃哉、犹来无死<叶想止反>。○赋也。山脊曰冈。必偕、言与其侪同作同止。不得自如也。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亩之闲<叶居贤反>兮、桑者闲闲<叶胡田反>兮。行与子还<叶音旋>兮。赋也。十亩之闲、郊外所受场圃之地也。闲闲、往来者自得之貌。行、犹将也。还、犹归也。○政乱国危、贤者不乐仕于其朝、而思与其友归于农圃。故其词如此。

○十亩之外<叶五坠反>兮、桑者泄泄<音异>兮。行与子逝兮。赋也。十亩之外、邻圃也。泄泄、犹闲闲也。逝、往也。

十亩之闲二章章三句

 

坎坎伐檀<叶徒沿反>兮。寘之河之干<叶居焉反>兮。河水淸且涟<音连>猗<音医>。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直连反>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音玄>貆<音暄>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叶七宣反>兮。赋也。坎坎、用力之声。檀、木可为车者。寘、与置同。干、厓也。涟、风行水成文也。猗、与兮同。语辞也。书断断猗、大学作兮。庄子亦云、而我犹为人猗是也。种之曰稼。敛之曰穑。胡、何也。一夫所居曰廛。狩、亦猎也。貆、貉类。素、空。餐、食也。○诗人言有人于此、用力伐檀、将以为车而行陆也。今乃寘之河干、则河水淸涟、而无所用。虽欲自食其力、而不可得矣。然其志、则自以为不耕、则不可以得禾、不猎、则不可以得兽。是以甘心穷饿、而不悔也。诗人述其事而叹之、以为是眞能不空食者。后世若徐穉之流、非其力不食、其厉志盖如此。

○坎坎伐辐<音福。叶笔力反>兮。寘之河之侧<叶庄力反>兮。河水淸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赋也。辐、车也。伐木以为辐也。直、波文之直也。十万曰亿。盖言禾秉之数也。兽三岁曰特。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之漘<音唇>兮。河水淸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丘伦反>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音纯>兮。彼君子兮、不素飧<音孙。叶素伦反>兮。赋也。轮、车轮也。伐木以为轮也。沦、小风水成文、转如轮也。囷、圆仓也。鹑、■(酓鸟)属。熟食曰飧。

伐檀三章章九句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音惯>女<音汝>。莫我肯顾<叶果五反>、逝将去女、适彼乐<音洛。下同>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比也。硕、大也。三岁、言其久也。贯、习。顾、念。逝、往也。乐土、有道之国也。爰、于也。○民困于贪残之政。故托言、大鼠害己。而去之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叶讫力反>。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叶于逼反>。乐国乐国、爰得我直。比也。德、归恩也。直、犹宜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叶音毛>。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叶音高>。乐郊乐郊、谁之永号<音毫>。○比也。劳、勤苦也。谓不以我为勤劳也。永号、长呼也。言旣往乐郊、则无复有害己者。当复为谁而永号乎。

硕鼠三章章八句

 

魏国七篇十八章一百二十八句

 

 

唐一之十。唐、国名。本帝尧旧都。在禹贡冀州之域、大行恒山之西、大原大岳之野、周成王以封弟叔虞为唐侯。南有晋水、至子爕乃改国号曰晋。后徙曲沃。又徙居绛。其地土瘠民贫、勤俭质朴、忧深思远。有尧之遗风焉。其诗不谓之晋而谓之唐、盖仍其始封之旧号耳。唐叔所都、在今大原府、曲沃及绛、皆在今绛州。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音慕>。今我不乐<音乐。下同>、日月其除<去声>。无已大<音泰>康。职思其居<叶音据>、好<去声>乐无荒。良士瞿瞿<音句>。○赋也。蟋蟀、虫名。似蝗而小、正黑、有光泽如漆、有角翅。或谓之促织、九月在堂。聿、遂。莫、晩。除、去也。大康、过于乐也。职、主也。瞿瞿、却顾之貌。○唐俗勤俭。故其民闲、终岁劳苦、不敢少休。及其岁晩务闲之时、乃敢相与燕飮为乐而言、今蟋蟀在堂、而岁忽已晩矣。当此之时、而不为乐、则日月将舍我而去矣。然其忧深而思远也。故方燕乐、而又遽相戒曰、今虽不可以不为乐、然不已过于乐乎。盍亦顾念其职之所居者、使其虽好乐而无荒。若彼良士之长虑而却顾焉、则可以不至于危亡也。盖其民俗之厚、而前圣遗风之远如此。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叶力制反>。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叶五坠反>、好乐无荒。良士蹶蹶。赋也。逝•迈、皆去也。外、余也。其所治之事、固当思之。而所治之余、亦不敢忽。盖其事变、或出于平常思虑之所不及。故当过而备之也。蹶蹶、动而敏于事也。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音叨。叶侘侯反>。无已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赋也。庶人乘役车。岁晩则百工皆休矣。慆、过也。休休、安闲之貌。乐而有节、不至于淫、所以安也。

蟋蟀三章章八句

 

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兴也。枢、荎也。今刺榆也。榆、白枌也。娄、亦曳也。驰、走。驱、策也。宛、坐见貌。愉、乐也。○此诗盖亦答前篇之意、而解其忧。故言、山则有枢矣、隰则有榆矣。子有衣裳车马、而不服不乘、则一旦宛然以死、而他人取之以为己乐矣。盖言、不可不及时为乐。然其忧愈深、而意愈蹙矣。

○山有栲<音考。叶去九反>、隰有杻<音纽>。子有廷内、弗洒弗埽<叶苏后反>。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叶去九反>。宛其死矣、他人是保<叶补苟反>。○兴也。栲、山樗也。似樗、色小白、叶差狭。杻、檍也。叶似杏而尖、白色、皮正赤。其理多曲少直。材可为弓弩干者也。考、击也。保、居有也。

○山有漆<音七>、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音洛>、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兴也。君子无故、琴瑟不离于侧。永、长也。人多忧、则觉日短。飮食作乐、可以永长此日也。

山有枢三章章八句

 

扬之水、白石凿凿<音作>。素衣朱襮<音博>、从子于沃<叶郁鏄反>。旣见君子、云何不乐<音洛>。○比也。凿凿、巉岩貌。襮、领也。诸侯之服绣黼领而丹朱纯也。子、指桓叔也。沃、曲沃也。○晋昭侯封其叔父成师于曲沃。是为桓叔。其后沃盛强、而晋微弱、国人将叛而归之。故作此诗。言水缓弱而石巉岩、以比晋衰而沃盛。故欲以诸侯之服、从桓叔于曲沃、且自喜其见君子、而无不乐也。

○扬之水、白石皓皓<叶胡暴反>。素衣朱绣<叶先妙反>、从子于鹄<叶居号反>。旣见君子、云何其忧<叶一笑反>。○比也。朱绣、卽朱襮也。鹄、曲沃邑也。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叶弥幷反>。不敢以告人。比也。粼粼、水淸石见之貌。闻其命、而不敢以告人者、为之隐也。桓叔将以倾晋、而民为之隐。盖欲其成矣。○李氏曰、古者不轨之臣、欲行其志、必先施小惠、以收众情。然后民翕然从之。田氏之于齐、亦犹是也。故其召公子阳生于鲁、国人皆知其已至、而不言。所谓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也。

扬之水三章二章章六句一章四句

 

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音记>之子、硕大无朋。椒聊且<音疽>、远条且。兴而比也。椒、树。似茱莄、有针刺。其实味辛、而香烈。聊、语助也。朋、比也。且、叹词。远条、长枝也。○椒之蕃盛、则采之盈升矣。彼其之子、则硕大而无朋矣。椒聊且远条且、叹其枝远而实益蕃也。此不知其所指。序亦以为沃也。

○椒聊之实、蕃衍盈匊<音菊>。彼其之子、硕大且笃。椒聊且、远条且。兴而比也。两手曰匊。笃、厚也。

椒聊二章章六句

 

绸<音俦>缪<平声>束薪、三星在天<叶铁因反>。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兴也。绸缪、犹缠绵也。三星、心也。在天、昬始见于东方、建辰之月也。良人、夫称也。○国乱民贫、男女有失其时、而后得遂其婚姻之礼者。诗人叙其妇语夫之词曰、方绸缪以束薪也、而仰见三星之在天。今夕不知其何夕也。而忽见良人之在此。旣又自谓曰、子兮子兮、其将奈此良人何哉。喜之甚而自庆之词也。

○绸缪束刍<叶侧九反>、三星在隅<叶语口反>。今夕何夕、见此邂<音械>逅<音候。叶狼口反>。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兴也。隅、东南隅也。昏见之星。至此则夜久也。邂逅、相遇之意。此为夫妇相语之词也。

○绸缪束楚、三星在戸。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叶章与反>。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兴也。戸、室戸也。戸、必南出。昬见之星至此、则夜分矣。粲、美也。此为夫语妇之词也。或曰、女三为粲。一妻二妾也。

绸缪三章章六句

 

有杕<音第>之杜、其叶湑湑<上声>、独行踽踽<音矩>。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胡不比<音鼻>焉。人无兄弟、胡不佽<音次>焉。兴也。杕、特也。杜、赤棠也。湑湑、盛貌。踽踽、无所亲之貌。同父、兄弟也。比、辅。佽、助也。○此无兄弟者、自伤其孤特、而求助于人之词。言杕然之杜、其叶犹湑湑然。人无兄弟、则独行踽踽。曾杜之不如矣。然岂无他人之可与同行也哉。特以其不如我兄弟、是以不免于踽踽耳。于是嗟叹。行路之人、何不闵我之独行而见亲、怜我之无兄弟而见助乎。

○有杕之杜、其叶菁菁<音精>、独行睘睘<音琼>。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叶桑经反>。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兴也。菁菁、亦盛貌。睘睘、无所依貌。

杕杜二章章九句

 

羔裘豹袪<音岖>、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赋也。羔裘、君纯羔、大夫以豹饰。袪、袂也。居居、未详。

○羔裘豹褎<音袖>、自我人究究。岂无他人、维子之好<去声。叶呼候反>。赋也。褎、犹袪也。究究、亦未详。

羔裘二章章四句。此诗不知所谓。不敢强解。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音许>。王事靡盬<音古>。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音戸>。悠悠苍天、曷其有所。比也。肃肃、羽声。鸨、鸟名。似鴈而大。无后趾。集、止也。苞、丛生也。栩、柞栎也。其子为皁斗。殻可以染皁者是也。盬、不攻致也。蓺、树。怙、恃也。○民从征役、而不得养其父母。故作此诗。言鸨之性、不树止、而今乃飞集于苞栩之上。如民之性、本不便于劳苦、今乃久从征役、而不得耕田以供子职也。悠悠苍天、何时使我得其所乎。

○肃肃鸨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曷其有极。比也。极、已也。

○肃肃鸨行<音杭>、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比也。行、列也。稻、卽今南方所食稻米。水生而色白者也。粱、粟类也。有数色。尝、食也。常、复其常也。

鸨羽三章章七句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赋也。侯伯七命。其车旗衣服、皆以七为节。子、天子也。○史记曲沃桓叔之孙武公伐晋灭之。尽以其宝器、赂周厘王。王以武公为晋君、列于诸侯。此诗盖述其请命之意。言我非无是七章之衣也。而必请命者、盖以不如天子之命服之为安且吉也。盖当是时周室虽衰、曲刑犹在。武公旣负弑君簒国之罪、则人得讨之、而无以自立于天地之闲。故赂王请命、而为说如此。然其倨慢无礼、亦已甚矣。厘王贪其宝玩、而不思天理民彝之不可废。是以诛讨不加、而爵命行焉、则王纲于是乎不振、而人纪或几乎絶矣。呜呼痛哉。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音郁>兮。赋也。天子之卿六命。变七言六者、谦也。不敢以当侯伯之命、得受六命之服。比于天子之卿、亦幸矣。燠、暖也。言其可以久也。

无衣二章章三句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音逝>肯适我。中心好<去声>之。曷飮食<音嗣>之。比也。左、东也。噬、发语词。曷、何也。○此人好贤、而恐不足以致之。故言、此杕然之杜、生于道左、其荫不足以休息。如己之寡弱、不足恃頼、则彼君子者、亦安肯顾而适我哉。然其中心好之、则不已也。但无自而得飮食之耳。夫以好贤之心如此、则贤者安有不至。而何寡弱之足患哉。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飮食之。比也。周、曲也。

有杕之杜二章章六句

 

葛生蒙楚、蔹<音廉>蔓于野<叶上与反>。予美亡此。谁与独处。兴也。蔹、草名。似栝楼。叶盛而细。蔓、延也。予美、妇人指其夫也。○妇人以其夫久从征役而不归、故言葛生而蒙于楚、蔹生而蔓于野、各有所依托。而予之所美者、独不在是。则谁与、而独处于此乎。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兴也。域、茔域也。息、止也。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赋也。粲•烂、华美鲜明之貌。独旦、独处至旦也。

○夏之日、冬之夜<叶羊茹反>、百岁之后、归于其居<叶姬御反>。○赋也。夏日永、冬夜永。居、坟墓也。○夏日冬夜、独居忧思、于是为切。然君子之归无期。不可得而见矣。要死而相从耳。郑氏曰、言此者、妇人专一、义之至、情之尽。苏氏曰、思之深、而无异心、此唐风之厚也。

○冬之夜<同上>、夏之日、百岁之后<叶音戸>、归于其室。赋也。室、圹也。

葛生五章章四句

 

采苓采苓、首阳之巓<叶典因反>。人之为言、苟亦无信<叶斯人反>。舍<音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比也。首阳、首山之南也。巓、山顶也。旃、之也。○此刺听谗之诗。言子欲采苓于首阳之巓乎。然人之为是言以告子者、未可遽以为信也。姑舍置之、而无遽以为然。徐察而审听之、则造言者无所得、而谗止矣。或曰、兴也。下章放此。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叶后五反>。人之为言、苟亦无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比也。苦、苦菜也。生山田及泽中、得霜甜脆而美。与、许也。

○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人之为言、苟亦无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比也。从、听也。

采苓三章章八句

唐国十二篇三十三章二百三句

秦一之十一。秦、国名。其地在禹贡雍州之域、近鸟鼠山。初伯益佐禹、治水有功。赐姓嬴氏。其后中潏居西戎、以保西垂。六世孙大骆生成及非子。非子事周孝王、养马于汧渭之闲、马大繁息。孝王封为附庸、而邑之秦。至宣王时、犬戎灭成之族。宣王遂命非子曽孙秦仲、为大夫诛西戎不克、见杀。及幽王为西戎犬戎所杀、平王东迁。秦仲孙襄公以兵送之。王封襄公为诸侯、曰、能逐犬戎。卽有岐丰之地。襄公遂有周西都畿内八百里之地。至玄孙德公、又徙于雍。秦、卽今之秦州、雍、今京兆府兴平县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