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十大邪术国语优酷: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走向何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10/23 00:20:34

路透中文网专栏作家 赵岩/文

 

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刚获“殊荣”,GDP总量超日摘银,而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下一步该走向何方呢?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说,“香港回归後,50年不变,50年後不用再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潘唯对此的解读是:这是邓小平属意“自由市场经济+法治社会”的香港模式的婉转表达。

 

潘唯写道,“民主的目的是取代专制,保障政治和经济的自由;法治的目的是取代传统裙带关系,保障公平和秩序。”

 

中国经济特色鲜明,但绝非全是特色。廉价劳力、出口加工是亚洲新兴经济体共同的成功经验。谈起“特色”的关键词,决策“高效”当仁不让;谈起中国经济最大的挑战,向内需转型,以创新求发展,是普遍共识。但可惜的是,中国特色的“高效”恐怕恰恰和中国最迫切需要的转型体现出日益明显的内在矛盾。

 

中国特色是中国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没人希望被自己的规则打败,但如今,独特的市场经济,伴随着独特的问题,“优势”发挥,伴随着越来越强的“内耗”代价。要推进经济改革,恐怕已到了要推进政治改革的关键时刻。

 

宏观经济与通胀偏好

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中,市场的部分毋庸多言,而特色的部分包含两个主要的非市场手段进行宏观维稳。实体经济部分,大型项目需国家发改委审批;金融体系部分,银行分配有信贷额度,调控信贷收缩与扩张。

 

中国特色落实到政治和经济的治理体制中,政治特色集中体现在由上到下的官员任免体系,经济特色体现在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的绝对主导地位。政治和经济的特色统一在权利的集中,也称为决策“高效”的基础。

 

中国官方这样概括经济调控的特色,“一放就乱,一抓就死”。乱包含着通胀,而通胀恰恰是中国宏观经济治理体制的“特色”偏好。

 

中国国有企业和银行的领导层也是政府领导的储备军,他们除对投资人负责,更承担超越于此的“社会责任”。国有企业喜欢大项目,足证堪当重任的能力。在名列财富500强的22家中国企业中,21家是国有企业。正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教授胡永泰所说,中国经济具备一种“通胀偏好”。

以次贷救市为例,危机後中央政府推出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且表示只负责1/3资金。信贷额度取消,国有银行向国有企业大信贷闸门,下辖于各级各地政府的8000多家投资公司全力以赴。中国GDP保八不但达标还实现超越,达到8.7%,但资产价格也在资金汪洋中吸水膨胀,这些投资工具的贷款约合GDP的51%,而中央政府的债务约合GDP的20%。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美国,同样推低了利率,而且M0扩张近前一个正常年份的10倍,但美联储却紧紧扼住M2信贷扩张的韁绳。紧缩信贷,GDP很难快速反弹,但却可以在避免触动通胀的情况下,为经济灌溉持续灌溉复苏雨露。

 

救市後,美国银行报表修复,物价稳定、房地产价格修正;中国通胀抬头,银行财务恶化,房地产面临更大价格调控压力。政治上对快速短效的追求,经济调节机制的决绝,很难不让“松和乱”屡屡重复上演。

 

内需的内生矛盾

众所周知,提振内需是中国目前最紧迫任务,但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机制,某种意义上却与促进内需存在内生矛盾。

 

中国内需不振,正如诸多学者指出的,是因为中国公共投入严重不足,投入滞後不是因为资金缺乏,而是源自资金投向。

 

中国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执行投资财政而非公共财政,投资拉动GDP效果显着,而公共投入并非“投资”,对GDP增长没贡献。但是,中国由上而下的官员任免体系中,GDP是衡量官员政绩标杆,不能快速变身成绩单上“闪光点”的投入很难不顺次向後站。

 

中国斥资430亿美元举办了一次世纪奥运,但公共教育投入始终匮乏,贫困失学儿童至今存在,430亿相当于07年中国教育支出的三倍。我非常支持中国承办奥运,但什麽投入额度才适度?才不挤压中国亟需的公共投入?

 

要知道,中国GDP总量虽然超过日本,但是平均GDP排名是全球第105位,人均GDP不足日本十分之一,仍有大约40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下。那个有待我们超越的美国,国事庆典都格外寒酸,国庆放放礼花,总统就职则邀请母校师生鼓乐队表演,他们因此被任何人嗤笑了吗?

 

创业、创新的金巢与沃土

应该说,创新创业是中国未来竞争力所系。目前,中国政府鼓励创新创业的心愿急切,政府海外借智,效率极高,心意极诚。开发区提供丰厚创业基金,“特事特办”往往一日就能做好一应手续。

中小、民营企业,是创新和创造主体,金融海啸冲击下,他们本该享受更多关注扶持,但因为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手足情深的“更高追求”,却遭受资金、生存空间上的进一步积压。

 

与此同时,归国人员的最大顾虑往往恰恰是与中国特色:因为资源权力高度集中,伴生的“权力寻租”、“权贵资本”横行。破坏了公平竞争的环境。

 

人才,首先是人,其次是才。由上到下的官员任免,让行政向上“负责”,向下缺乏责任意识难以根除:毒奶粉、食物安全、产品质量中的监管缺失如果不从修补体制漏洞,就难以缔造一个富于安全感和吸引力的生活环境。

 

中国人讲,筑巢引凤,一个开发区的小金巢,如何解决一个国家的持久创新能力,核心竞争力?微软、谷歌没有享受美国政府种子基金,却都孵化成长于美国中小企业创业、创新的杰出税收和综合扶持的沃土上。

 

沃土良田可以造就年年丰收,创新需要的是内生机制;不关注土壤问题,只集中局部催肥,再猛烈恐怕也难以相匹敌。

 

中国的成功来自改变,中国需要继续改变。市场不完美,美国不完美,但如果学者没有误解邓公,他视香港为未来中国模式标杆,一定是因为他相信,决定权应该留给市场,留给法治的公平原则,让市场和法治惩罚愚蠢的投资决定,也为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长远发展保驾护航。(完) yanina.zhao@gmail.com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及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曾任路透社北京记者站中文组组长,现旅居美国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