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小说:精品油画:唯美古朴的少女--谢楚余油画作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10/23 01:24:10
中国当代实力派《谢楚余油画作品 》小展(附简介简析)


让我们一起随着美丽动听的音乐, 走进谢楚余的油画世界中去吧。




谢楚余的代表作《聆》
谢楚余,1962年生于广东汕头市。198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198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同等学历研究生班。曾参加依维尔古典油画技法材料研究班和西方当代艺术新材料研习班学习。现为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广东美术创作院画家。 1989年起,先后在广州、台湾和新加坡举办五次个人画展。1993年和2001年分别赴美国、法国进行学术交流及专业考察。





至今已游历了三十几个国家。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形成了他精致而严谨、典雅而洗练的绘画风格。代表作《南国少女》、《陶》、《木板上的拳套》、《旅人》、《秋踪》等。 作品曾参加中国油画艺术展,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中国油画精英邀请展等大型画展。被《美术》、《中国油画》、《收藏天地》、《艺术家》、《画廊》、《现代画报》等杂志多次介绍并有专题报道,已出版两部个人油画专集。




谢楚余的代表作《听露》
读谢楚余的画,一种纯真,一种古朴,一种典雅,一份永恒的唯美
也许她在搜集干涸的沙漠中最后一瓢水,也许她捧着罐子打水给生病的父亲,也许端一壶甘露走在通往外婆家的路上。无论哪一种假设,都不能脱离她的身影,和那只被她小心翼翼立于掌心的青花瓷罐,中国数千年沉淀下来的精华。





背景是一片黄色,鹅黄、明黄、土黄、落叶黄,一层层地浇铸成亘古的偌大沙漠,曾经的沧海桑田。这也是代表时间的力量,你可以活在其中,却一眼望不到头。所以她的到来也只停留在永恒中的一瞬,精彩的一瞬 ,如天边绚丽的红霞,给这张饱经沧桑的脸带来几许微笑和红润。
她的眉头舒展,不知忧愁,青丝飞扬在风中,令这一贯狂肆的风也温顺起来,围着她的笑容打转。古朴的少女眺望远方,遥想那个万里之外心中的舞台,混沌变得脆弱无力,荒野有了明朗的基调。





谢楚余的人,始终 行在路上,寻找着唯美与纯真的眼神,然后又被画中人宣泄出来。时光在他笔下被定格,混以油彩,以另一种形式洗礼着画中的主角。有时时光我们不能掌握,但可以利用它来创造。





谢楚余的代表作《绿野》
谢楚余的许多作品,画风流畅和谐,饱满充实,人体形象接近完美无瑕。他的另外一些作品,则让人们感受到画家那种唯美情怀和对生命的追问。《南国少女》、《中国少女》(参加过中国油画艺术展,中国美协收藏)、《青山》、《香销轻梦》、《岁月无痕》、《旅人》、静物作品《木板上的拳套》(参加过第8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等,无不耐人寻味。





谢楚余的静物作品《木板上的拳套》
《谢楚余油画艺术》被列入“中国当代实力派油画精品丛书”,其精美的设计、印刷得到普遍赞誉。难以见到油画原作的读者,可从中一睹谢楚余油画艺术代表作品的本来面目。
谢楚余的成名之作《陶》作的故事
谢楚余的成名之作是《陶》作,因为《陶》打了场艺术战争





谢楚余的成名作品《陶》
“抱陶女”正确的名字为《陶》,这是谢楚余1997年初完成的一幅油画作品。《陶》的创作,缘于三个模特,一个青岛人,一个汕头人,一个混血儿。在谢楚余看来,这三种人“杂交”,最漂亮。
《陶》一经问世,便以一种中西合璧的美打动世人。但是,它也成为中国油画史上被翻版盗印最多的一幅油画,盗版数不少于一百万次。
谢楚余告诉记者,《陶》完成后,先后参加了新加坡、香港及内地的有关画展,在海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1998年11月底,谢老师收到许多朋友打来的电话,恭喜他的作品被某口服液收购并充当其形象小姐。谢楚余一头雾水,他与某口服液一点瓜葛也没有。怎么回事?




谢楚余的代表作《醉》
12月初,谢楚余向他的朋友、广州画院的画家李醒滔诉说了自己的莫名境遇。恰好,李醒滔担任即将开幕的“第二届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的艺术总监,他建议谢楚余在这次博览会上展出原作,以正视听。
谢楚余作品《绿野》这样,《陶》出现在“第二届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同时很快成为会场上的聚焦点。展会期间,这幅画前围着不少观众,在欣赏和体会艺术的同时,也有一些观众感到疑惑。




谢楚余的代表作《鹤》
一位姑娘在画前观赏良久,上前问谢楚余是不是参考了某口服液的女孩形象,因为她在某口服液的广告里也见到这样一个抱陶少女。
谢楚余听罢,指着画对围上来的观众气愤地说:“我把它搬来,就是想告诉大家,我才是《陶》的作者。”当时,某口服液的两位代表也在场,谢楚余转身对他们说:“请你们给大家解释吧!”






迫不得已,谢楚余决定状告侵权者,讨回公道。官司很漫长,足足打了六年多时间,最后以八万元的赔偿告终。谢楚余没有再上诉。作为一名艺术家,他已耗不起这场艺术战争。
现在,这幅原作已被香港一位房地产商收藏了。他几次想回购,收藏者都不愿意。这一直是谢楚余的遗憾。
《金粉世家》的拍摄当中,名门闺秀白秀珠卧室的墙上,也被导演挂上谢楚余的《沐风》,一幅创作于九十年代的画就这样挂在了民国时期的墙上,很有趣。






谢楚余人物实记

生活中的谢楚余是率性的一个人。他喜欢踏踏实实的普通人生活,有时候他也会去买买菜,他觉得那是一种生活的乐趣;他不喜欢很正式的西装革履,不戴领带 ,不喝酒,不抽烟,没有车,住在看起来有点显旧的教工宿舍楼,家里没有奢华的摆设。





他又是一个性情中人,讲着讲着,就会激动起来,灵感一来就马上投入创作。在和人谈话时,他的动作与表情总是那么丰富;他喜欢大笑甚至是狂笑,笑的时候,嘴角欢快地飞扬着,眼睛亮晶晶的,腮边的小酒窝让他显得有些调皮。




谢楚余的代表作《鸣秋》
谢楚余的少女肖像画犹如《雨巷》中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一个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而谢楚余本人却犹如冬日午后的阳光,温暖,自在,平实。
谢楚余的家在广州美术学院的教工宿舍楼里,在高高第八层,没有电梯只有楼梯,大热天,上下楼有些辛苦。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到他家,只有他一个人在。客厅里的窗户敞开着,外面的阳光白花花的,有些刺眼,客厅里锃亮的地板更显干净。




谢楚余的代表作《怡园》
谢楚余曾经说过,“画是我的另一张面孔”。他对唯美的追求,对女性神秘感的痴迷,追溯其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和他童年的经历有关。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谢楚余就被选入文宣队,一直到四年级他都在接受文艺训练。“我们那些基本功训练虽然很枯燥,但是一招一式,它都要呈现美感。”这样的一种训练无形中在谢楚余的心里留下了美的种子。直到20多岁的时候,谢楚余才慢慢察觉自己的综合素质在绘画上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他画得愈来愈得心应手,愈来愈有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他的舞台表演体验:在空无一物的舞台上,就那么一丝音乐,灯光一亮,突然就有一种表现的冲动。




谢楚余的代表作《莲》
除了文宣队经历的影响之外,早期谢楚余的画风还在很大程度受到了葛丽泰?嘉宝神秘气息的感染,形成了一种远离尘嚣的气质。在十多岁时谢楚余偶然间看到了一幅葛丽泰?嘉宝的电影海报。他动情地描述着当时的感觉:“天啊,这简直就是一种惊为天人的美,这种美是你无论在任何角度看,俯视的、仰视的、侧面的,等等,都是美的。”这种美彻底地感动了谢楚余,触动了他的敏感,也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




谢楚余的作品《龟兹梦》
对理想尽善尽美的执著追求是谢楚余认真的一面,而工作中对绘画手法的试验又是谢楚余孩子般调皮的另一面。每天用几十杯各种漂亮的颜料,随意地泼洒在画布上,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很多教科书都说丙烯不能覆盖在油上,因为丙烯是水溶性的,但谢楚余就是不迷信权威,他要追根究底。于是,他放任它不溶,等它干了以后,因为油是轻的,浮在上面,结果竟出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荔乡女》的雨伞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产生的。这样,在无数次的尝试中,有了无数的偶然,有了无数的惊喜,“我每天的生活就是这么的精彩。这样的实验令人陶醉,好像儿童做游戏一样,有一种其乐无穷的畅快。”




谢楚余的作品《逆光》
由于谢楚余是一个崇尚简单物质生活的人,“每天可以让我画画,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没有过高的奢望”,因此他不是很在意那些所谓名分,也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不就是一个画画的嘛……”他淡淡地说。




谢楚余的作品《清露》
由于知名度很高,曝光率却很低,这样巨大的反差让外界对他有着太高的期望和想象,结果就有了一些乌龙事件。




有一次,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本挂历,让他去机场路那里取样板货。没想到,拿画的时候老板很生硬地对他说:“让谢楚余本人来取。”谢楚余哭笑不得。机场路80%的铺子都在卖他的挂历,他以为他们肯定会认识他的,谁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当时他又没有带身份证,从美院到机场路又是那么远的一段路。谢楚余急了,不知道如何证明自己。急中生智,他打电话给出版社,如此这般才解决了难题。




那个老板后来对谢楚余说:“你穿得这么随便,一开始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是谢楚余。怎么能相信呢?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谢楚余应该是开着白色的奔驰,西装革履,50多岁。想不到你这么年轻,你在挂历界那可是如雷贯耳的人物呀!”




谢楚余的作品《荫》
生活中的谢楚余脾气好得不得了,在各行各业都有朋友。他兴致勃勃地假设道,如果有一天他不当画家了,那就去做个时尚造型师。目前最让他头疼的是睡眠质量很差,经常失眠,因为灵感往往在三更半夜的时候降临,他必须抓住那即逝的瞬间。作息无规律,熬夜,成为一种残酷的习惯。




谢楚余的人物油画作《南国少女》
谢楚余现在的梦想是,退休以后去选修心理学。因为他从大学开始就喜欢心理学,读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据此观察和研究各式各样的人。其实,除了美女肖像,他也画了很多男女老少的作品,甚至还有一幅画的是八十岁的老太太的裸体。那幅画由于观察得很仔细,画得很细腻逼真,使得它的冲击力非常强,大受业内好评。他认为,这种对不同类型的人的表现,不仅看他们的表面,还要探究他们内心深处的灵魂,这就需要心理学的知识。






采访结束时刚好看到谢楚余的妻子,果然就是传说中从画里走出来的南国美女。谢楚余打趣道:要想把美留住,那就把她娶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