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锅哪个牌子好: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19/09/18 15:23:02

月光之轮()  [02/09/2010 21:20:36]
顶起 1 米  ,  拍了 0 吨  ,  点击 242 次  ,  评论 0 篇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原作地址:http://blog.stnn.cc/StBlogPageMain/Efp_BlogLogSee...
本文来自这个频道  她们 对女人来说我们就是她们 对男人来说她们来了 本频道为途


此刻一个人静静的听着乌兰托亚的《莲的心事》,原本空空的心顿时经受不住歌曲的诱惑,又卷进了那唐诗宋词的浪漫里,愁思渐起。
如若真有前生,如若真有缘分,那么,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吗?
如若我是莲子,那我五百年前一定生活在一个幽静的湖畔,每日看着你穿过林荫小道,带着一身的墨香经过。看着你飘扬的青衫,看着你淡淡的一个凝眸,我就停绕在你的世界,轻轻的为你送去清香,让你的衣襟上都有我的影子。不奢望你能否读懂莲的矜持,给与我一个无心的一句承诺,我期盼着等你转身,还能记得我雪白雪白的花瓣,嫩黄嫩黄的花蕊。
如若说远处那一坛清澈的湖水里,那一群碧绿的莲叶,等秋风袭来,花谢去最后的娇媚,暗红流逝,成为枯莲之时,心就破碎一次。那么,就在我怒放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我的心事?越过云雾袅绕的古寺,我只为你来到红尘处,每年为你花开一次,等待着你想起我们之间有过的情愫,写有五百年的约定。
可是,几个五百年都成为过眼烟云,我依然还静静的在这湖泊看着春来秋去,过客匆匆,未曾看见有谁俯下身子,轻声的呼唤我的名字。为此,我苦苦求助佛祖,希望把我化作他池水里永不凋谢的莲,开出永远不败的花。年年月月如此,月月年年在佛祖座下修炼,修炼成为一颗可以跨越时空的莲子。五百年的知己啊,你又是怎么舍得把我失落?你的手心里没了我,你池塘里还有谁在倾听你幽幽的弹奏,为你娇羞欲语,翩然起舞?我不知道,我一直在被你失落的地方,可是却不见你熟悉的身影路过我的眼前,没有听见你苦苦的呻吟。多少人都在赞美过我的洁净,欣赏我如花的寂寞。可是我的你呵,还需要我等待几个五百年。
秦淮河畔的柳絮啊,都被我看穿,烧焦成灰。大明湖边的一只只过往的小舟啊,上面矗立的人们,我已经都可以倒背如流,谁是谁家的夫君,谁是谁要娶的娘子。如若我们真的缘定三生,那么五百年你又是谁呢?如若我真是你五百年前失落在风尘里的一粒莲子,那么,你会不会就是那剑眉浓缩的翩翩一书生,每天都坐在书房内翻阅着诗词,等着你梦中如莲的女子,和你缠绵一辈子?我怕,如你真是我眼前那窗前的人,为什么看着我月下雪白雪白的瓣,你只是低着头,弹奏着那一把褪色的古筝,一声叹息?如若你是我五百前等的人,你为什么就未曾看见我在你滴下的一滴眼泪,化作一缕青烟在你琴弦上的跳舞?我的舞姿,是五百前种植我的人为我设置,画有我五百年以来的矜持。
莫说只是一颗小小的莲子,我却有万般的酸楚。五百年了,我只不过是你手里一粒可以随时丢弃的沙子,心碎总是这么容易,一切与我己了无意义。而在这无期限的岁月里,你不来,我就在湖里沉默千年,承受着人世间的风霜。听着凄凉的秋风,你为什么就未曾听见我柔情的呢喃,为什么不就停下你手中的毛笔,看看池中摇曳的莲,闻闻我在风里的芳香。你为什么就不能收回你飘忽的思绪,在我的身边坐一会,看看我的眉眼,已经忧伤重重,憔悴不堪。如若我是你五百年前一不小心失落的一颗莲子,那么,请你再次回到五百前,看看你是如何失落我这颗被风干的莲子。
此刻一个人静静的听着乌兰托亚的《莲的心事》,原本空空的心顿时经受不住歌曲的诱惑,又卷进了那唐诗宋词的浪漫里,愁思渐起。
如若真有前生,如若真有缘分,那么,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吗?
如若我是莲子,那我五百年前一定生活在一个幽静的湖畔,每日看着你穿过林荫小道,带着一身的墨香经过。看着你飘扬的青衫,看着你淡淡的一个凝眸,我就停绕在你的世界,轻轻的为你送去清香,让你的衣襟上都有我的影子。不奢望你能否读懂莲的矜持,给与我一个无心的一句承诺,我期盼着等你转身,还能记得我雪白雪白的花瓣,嫩黄嫩黄的花蕊。
如若说远处那一坛清澈的湖水里,那一群碧绿的莲叶,等秋风袭来,花谢去最后的娇媚,暗红流逝,成为枯莲之时,心就破碎一次。那么,就在我怒放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我的心事?越过云雾袅绕的古寺,我只为你来到红尘处,每年为你花开一次,等待着你想起我们之间有过的情愫,写有五百年的约定。
可是,几个五百年都成为过眼烟云,我依然还静静的在这湖泊看着春来秋去,过客匆匆,未曾看见有谁俯下身子,轻声的呼唤我的名字。为此,我苦苦求助佛祖,希望把我化作他池水里永不凋谢的莲,开出永远不败的花。年年月月如此,月月年年在佛祖座下修炼,修炼成为一颗可以跨越时空的莲子。五百年的知己啊,你又是怎么舍得把我失落?你的手心里没了我,你池塘里还有谁在倾听你幽幽的弹奏,为你娇羞欲语,翩然起舞?我不知道,我一直在被你失落的地方,可是却不见你熟悉的身影路过我的眼前,没有听见你苦苦的呻吟。多少人都在赞美过我的洁净,欣赏我如花的寂寞。可是我的你呵,还需要我等待几个五百年。
秦淮河畔的柳絮啊,都被我看穿,烧焦成灰。大明湖边的一只只过往的小舟啊,上面矗立的人们,我已经都可以倒背如流,谁是谁家的夫君,谁是谁要娶的娘子。如若我们真的缘定三生,那么五百年你又是谁呢?如若我真是你五百年前失落在风尘里的一粒莲子,那么,你会不会就是那剑眉浓缩的翩翩一书生,每天都坐在书房内翻阅着诗词,等着你梦中如莲的女子,和你缠绵一辈子?我怕,如你真是我眼前那窗前的人,为什么看着我月下雪白雪白的瓣,你只是低着头,弹奏着那一把褪色的古筝,一声叹息?如若你是我五百前等的人,你为什么就未曾看见我在你滴下的一滴眼泪,化作一缕青烟在你琴弦上的跳舞?我的舞姿,是五百前种植我的人为我设置,画有我五百年以来的矜持。
莫说只是一颗小小的莲子,我却有万般的酸楚。五百年了,我只不过是你手里一粒可以随时丢弃的沙子,心碎总是这么容易,一切与我己了无意义。而在这无期限的岁月里,你不来,我就在湖里沉默千年,承受着人世间的风霜。听着凄凉的秋风,你为什么就未曾听见我柔情的呢喃,为什么不就停下你手中的毛笔,看看池中摇曳的莲,闻闻我在风里的芳香。你为什么就不能收回你飘忽的思绪,在我的身边坐一会,看看我的眉眼,已经忧伤重重,憔悴不堪。如若我是你五百年前一不小心失落的一颗莲子,那么,请你再次回到五百前,看看你是如何失落我这颗被风干的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