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百大购物卡哪里用:如何是老子西出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09 22:38:29
据记载,老子在周天子的图书馆里面管理图书,晚年出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县东北),过散关(今陕西宝鸡市西南),遇散关令尹喜相逼其做《道德经》,才放其西出散关。

  关于这段传说是史料不是很详实,是否是历史上真正发生的故事值得怀疑和推敲。在此不做讨论!

  我现在感兴趣的问题是,老子为什么要出关?

  关于这个问题,历史没有定论。出现了多种说法。

  一、老子感觉到周王朝的fu bai和没落,西出避世。

  二、有人说出散关,经流沙奔印度去了,并说老子到印度传教,教出了释迦牟尼这样的大弟子。

  三、还有一种说法是老子并没有出关,而是回到了故乡。一种说法则认为老子不是西去,而是东归。《庄子·天道篇》有一段记载,叙说了老子离职后便离开周室而“归居”了。老子的故乡位于今天的河南省鹿邑县,离孔子所在的曲阜不远。孔子还曾拜访过老子,也就是传说中的“孔子问礼”。这件事不论是在《庄子》、《韩非子》、《吕氏春秋》,还有在儒家著作《礼记·曾子问》中都有记载,说明老子退隐后东归的说法比较可靠。

  对于这三种说法,我都不完全同意。以老子的智慧,即使周王朝要灭亡了,也用不着西去避世。首先,道家智慧支持大隐隐于市的处事原则,以老子的年龄、西边的险恶,出散关避世,无异于以卵击石,就是常人也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更不要说大智慧的老子了。还有一点,以老子的智慧,应该是无所畏惧的,根本不可能为了苟全性命而长途奔袭!

关于到印度去教出了释迦牟尼,或者说老子去印度投生做了释迦牟尼佛,都是道教的穿凿附会,其目的一方面也是为了贬低佛教,另以方面也说明老子的思想和佛教思想在一定层次上是相通的。但是,以当时是自然条件,老子是不可能到达印度的,因此这种说法是无法正实的。

老子没有西去,而是东归,仿佛是可以理解的一种常规思维,也有史料的印证。但是,我似乎又相信老子确实是西出了散关的,而且是在向西进了的。



我是从文化上来思考老子出关的意图的。老子《道德经》显示出老子对社会、哲理、人性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个思想的顶峰。但是,老子前的中国文化有一些短板。

具体来说,我们从佛教经典可以看出,佛教对于天堂的描述,对事物的区别比中国文明要精细很多,即使道教的很多传说都是受到佛教的启示后,借鉴了佛教经典的思维方式进行模仿、加工而成的,这点我们必须要有勇气承认!当然,这是老子一千年以后发生的事情了!

古人对于天人的感应是很重视的,因此,祭天、灵魂、来生等问题,都只有通过在教形式来完成,而在周代,这个主要通过巫师主持的“傩”来完成,而傩的神秘性让普通民众追求“宗教关怀”的途径受阻,需要一种更详实、具体的宗教行为来满足生命的渴求!

  先秦中国人对于鬼神的态度和孔子差不多,都是一种“敬鬼神而远之”或者说“不知生焉只死”的可有可无的态度。就是通达如老子,其道法自然的生存态度,都是朴素的现实主义生存态度,对于生死轮回这些,几乎没有具体的思考和研究!

  这种生存态度既是中国人的优点,也是我们的短板。因为在中国先秦思想中,对于来生、彼岸世界的思考,确实是比较少。

  从佛教对思考问题的高度来看,老子的思想可以说和释迦牟尼最接近。道德经和佛经在很多方面是可以相通的。比如佛家讲的放下、超脱、无分别心,用老子的“如保赤子”来诠释,就很好理解和明白!

  因此,我总感觉释迦牟尼和老子都是那个时代的思想巨人,在相隔千里的两个地方,同时达到了思想的顶峰!

  但是,中国巫文明缺少一个强势的思想体系,走了神秘化、小众化到边缘化的路径。在先秦百家争鸣中很难见到代表巫文化的巨人思想。

  所以,我认为老子西去的目的是寻找东方文明的起点!

   对于这点,我还有一个旁证:

   在印度,婆罗门是负责宗教、通神、祭祀、占卜、文化的最高级别的种姓。属于印度的贵族,其对印度文明的垄断达几千年,尽管王朝、政治版图变化了很多次,婆罗门的地位却一直没有改变。而据说婆罗门是来至西北方向的雅利安人,是bra^hman!a(梵)的后代!

    而在中国,女娲、西王母都和西天有关,《穆天子传》中周穆王在昆仑瑶池会西王母的传说,其实都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在西方(既今天的新疆以西的西亚)有一种文明,比当时的东方文明和印度文明都先进,所以,向西寻找文明的起点是中国人的愿望,这个愿望一直持续到张骞出使西域,班超出使西域,马可到中国、甚至可以说持续到郑和下西洋。



   老子化佛是道教为了贬损佛教提高自己的意淫,但是佛道在境界上达到了同一个高度,很多方面是相通的,这点没有异议。

   这个道理就像两个厨师,一个做西餐、一个做中餐,不管你怎么做,不管外观、色泽、味道、吃法上有多大的区别,但是蛋白质、维生素、无机盐、糖类、脂肪这些基本要数,大家都是一样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当现实层面的物质和理论无法满足每一个人精神的需求时,一部分人回归宗教就成为了必然。而中国原始巫教的简陋和神秘,已经无法满足大众对宗教需求的胃口,一种完美(自圆其说)的、可操作的、比较丰富的宗教必然要出现的。所以,佛教进入中国,是一种势不可挡的架势,因为佛教这种外来物种在当时的中国是没有天敌的。至于道家等,都是在佛教的启发下逐渐完善起来的。

  在佛教进入中国后,真正有些受冷落的儒学,因为独尊儒术以后,中国就是儒学吃香了,儒学成为了“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的万金油了!而佛教讲来生,讲轮回,抢了儒家的半壁江山,儒家感觉算溜溜是必然的。对此,以韩愈为代表的激进派是公开“灭佛”,朱熹和王阳明是从理论上修正自己来对抗佛教。

  朱熹的路子讲理对抗佛,有点想今天的唯物主义对抗唯心主义!

  王阳明是援佛理如儒学,发明一个心学,其实脱不了释迦牟尼“一切有为法都是佛法”的窠臼!

  今天一些要搞儒教的儒棍,已经是在打着孔子反孔子了!孔子要“近鬼神而远之”,今天的儒棍却打着孔子的旗号装神弄鬼,我看孔子活在今天,非被这帮孙子气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372aa0100e4od.html 各宗各派就好象天下之美食店,儒家要做营养师。给百姓一个有益健康的营养标准和建议!只要是能吃好吃卫生,有营养又实惠,老百姓愿意进什么店去吃都可以!不要看见别人挣钱了,也急的想自己去开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