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百大集团官网:剿杀日本战略大溃败?中国北后院大门被日本撕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10 01:05:53
 

剿杀日本战略大溃败?中国北后院大门被日本撕开

2010年11月14日 12:21

 

日蒙稀土合作成功是中国最严重的战略失败

  去年4月,我写过一篇《蒙古为什么想在中国搞到3个出海口?》(后另附),里面说到当时的蒙古国下大通过中国的天津、辽宁打通3条通向日本,可以向日本出售该国丰富的矿产资源的通道:

  一条是乌兰包托到天津之间的既有铁路,为此蒙古国和中国天津还签订了友好协约。

  另一条是连接蒙古国东方省和中国辽宁省,以锦州港为出海口的巴(彦乌拉)至新(邱)铁路。

  还有一条是中、日、蒙三国的所谓民间跨国组织正在推动一项名为“东方大通道工程”的资源运输计划,这一计划下,蒙古的资源将通过铁路从东部的乔巴山经中国的吉林省运至俄罗斯临海港口扎尔比诺,再通过海上运输将资源运至日本的秋田、舞鹤等地。

  2010年10月2 日,日本首相菅直人会见到访的蒙古国总理苏赫巴托尔巴特包勒德,双方决定在蒙古联合开发稀土资源,日本目前在稀土进口上严重依赖中国,而中国因环境污染问题限制了稀土出口,因而日本此举被认为是减少对华依赖,而不得不向稀土资源丰富的蒙古国“求救”。

  中国的内蒙古与蒙古国接壤,内蒙古境内稀土资源丰富,当然蒙古国境内稀土资源也不少。

  日本缺少稀土。

  蒙古是内陆国,日本向蒙古买稀土,买倒是好买,关键是如何从蒙古将稀土运到到日本――或者它途经俄罗斯,或者它途经中国,但俄罗斯能允许日本将蒙古国便宜的稀土资源通过其国境运到日本吗?

  让日本人运了稀土回家造兵器?

  所以,日本人必须过路中国,才能将蒙古国的廉价稀土运回国――本来日本是依赖中国的稀土资源的,现在,中国不打算卖给日本人稀土了,它就想跟蒙古国做生意,这也无可厚非,但说到底日本想从蒙古国得到稀土还得过境中国,或者领土,或者领空。

 现在,日本和蒙古国已经因稀土贸易而变成战略伙伴关系。

  日本如果过境中国将哪怕是一两的蒙古国稀土运回本土,我觉得都将是中国国家级的失败,是商业失败,更是战略失败。

  从去年蒙古国追求在中国找到3条通道将其丰富的矿产资源(尤其是稀土资源)卖给日本的意图看,蒙日之间为了对抗中国而进行的战略同盟关系显然是深谋远虑的,在这3条日蒙矿产贸易通道的建设过程中,其实,中国人和中国公司以及中国各级政府都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支国,当然是就着改革开放的招牌;但有朝一日,中国人早晚会发现正是自己帮着建立的3条蒙古矿产的出海通道,也会武装起一个强大的日本军工业,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再次产生强烈威胁。

  中国人的笨,真笨得可笑。

  中国的辽宁,和天津,的民间与政府,确实有许多正当理由帮着蒙古和日本在自己的土地上铺3条矿产通路,中国人基是小打小闹的战术高手,中国人可以在这3条通路上设关布卡,收点儿可怜的过路费。

  但中国人战略上够白痴,因为只要中国扼住蒙古国的矿产资源的咽喉,中国不向日蒙开放通路上,日本不可能从这个内陆国家得到一两稀土――到头来,你日本人想买稀土,不还得向中国买?

  中国不卖日本,就意味道日本这个曾给中国带来过巨大灾难的国家,可能因此失去现代兵器装备上的优势。

  中国现在绝对控制着蒙古国矿产贸易向东如日本的大部分出海口,却看起来也只能任日蒙为了稀土交杯换盏信誓旦旦过境中国做可能严重危害中国的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的生意。

  中国的战略失败,现在就要降临。

  作者:司马平邦

附文:蒙古为什么想在中国搞到3个出海口?

  为了在将本国丰富的矿产资源卖出去,蒙古国在向中国借路出海上可谓费尽心思。

  我的一个朋友CF前几月曾参加了中国企业和蒙古国议会议长关于蒙古国向中国借贷20亿美元的谈判,所说,议长的30亿美元数目甫一出口,在座的中国人异口同声笑出来,蒙古大官们太异想天开了,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借钱的数目(《金援蒙古30亿,能养多大一只白眼狼?》)居然达到该国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借这么多钱,你靠什么还呢?

  不过,你不能不佩服他们敢想敢说。

  当然,我相信沿续中国的一贯外交思路,中国多多少少会向其提供贷款的。

  但蒙古国与中国的最密切关联还不止是几笔贷款。

  而是出海口。

  4月15日,蒙古国总理桑吉巴亚尔率代表团15日访问天津,期间,天津市政府与蒙古国交通建筑城建部签署了《关于在中国天津滨海新区深化经贸合作备忘录》,同意双方将在天津滨海新区建设便捷的国际贸易合作平台。天津与乌兰巴托是友好城市。2008年,天津与蒙古进出口贸易额为6141万美元,比上年增长47.5%。

  天津到北京再到乌兰巴托的铁路是现成的,蒙古国与天津的物流贸易合作“深化”之后,相信一定会有大量的蒙古国资源借路天津流向大海那端,日本。

  蒙古国《关于在中国天津滨海新区深化经贸合作备忘录》的签着可追溯于2005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蒙古国总统恩赫巴亚尔关于推动中蒙睦邻互信伙伴关系深入发展达成的重要共识,共识4方面:

  1.加强两国高层及各层次的对话与交流,扩大两国议会、政府和政党之间的友好交往,不断增进理解和信任,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2.坚持以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拓展双边互利合作;3.扩大两国在人文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丰富中蒙睦邻互信伙伴关系的内涵;4.保持两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共同促进本地区的和平与发展。

  但之后时间,中蒙之间其实并没有真正做到“理解和信任”以及“保持两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每年一度的蒙古国与美国合作的“可汗探索”大型军演已被蒙古国用来依靠美国制衡中国与俄罗斯的一张大牌,去年奥运会后的军演,中国也没有沾上边。

这不,直到2008年底美国深陷金融危机,蒙古国才想起来再向中国伸手借钱。

  除了在这次蒙古国与天津签署的备忘录中所暗示的,天津将作为蒙古资源的一个重要出海口之外,更早之前蒙古国也一直在中国的辽宁谋求另两条出海口:

  一条,是连接蒙古国东方省和中国辽宁省,以锦州港为出海口的巴(彦乌拉)至新(邱)铁路。2007年这条铁路的开工仪式辽宁阜新隆重举行。西起内蒙古自治区西乌珠穆沁旗巴彦乌拉站,东至辽宁省阜新市境内新邱站,与既有铁路新义线接轨,正线全长487公里,项目总投资58.6亿元;二期工程将向北建设至中蒙边境珠恩嘎达布其口岸,之后将启动珠恩嘎达布其到蒙古国乔巴山的三期工程。巴新铁路三期工程全线贯通后,将使目前蒙古国的货物由乔巴山经满洲里到锦州港的运距缩短980公里,形成连接中、蒙、俄三国的欧亚大陆桥国际通道,锦州港也将成为蒙古国最佳国际出海口。

  以上描述,是中国的上市公司锦州港作为一条大利好消息释放给它的股票持有人的。

  而这条铁路也得到的一位来自辽宁的全国政协委员刘志林的提案建议,在他2007年参加两会的提案里曾言明:“这条铁路大通道建成连接后,就可以形成中蒙俄三国铁路的循环体系,对发展三国的经济,促进各领域的合作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刘志林委员的提案里还有一句话颇令人咋摸不已,他说:“蒙古国选择锦州港作为出海口,锦州市具有良好的区位、地理、铁路运输、港口等最佳条件;运距比现在绕道满洲里至大连港转运近800多公里,比绕道二连浩特至天津港转运近约1000公里。”我以为,他的意思是说,用锦州港为起点建铁路,比天津好得多,真的又快又省——但他没有说,这条铁路到底是快和省了哪一方,是中国还是蒙古国。

  但我从刘志林委员的提案里也读出辽宁锦州港有意与天津争夺蒙古国资源出海口的想法。

  另一条——据日本媒体2008年4月8日报道,中、日、蒙三国的所谓民间跨国组织正在推动一项名为“东方大通道工程”的资源运输计划,旨在通过铁路及海运将蒙古国丰富的地下资源运往中国和日本。报道称,在这一运输计划下,蒙古的资源将通过铁路从东部的乔巴山经中国的吉林省运至俄罗斯临海港口扎尔比诺,再通过海上运输将资源运至日本的秋田、舞鹤等地。从采矿基地乔巴山至蒙古国境需要修筑约500公里的铁路。而从那里至扎尔比诺则可利用现有铁路。铁路总长度将达到1800公里左右。预计工程耗资近500亿日元(约人民币34亿元),有望在2012年完工。

也就是说,现在至少有3条运输大动脉从蒙古国出发,在中国的沿海和边境城市找到出海(国)口,将其地下丰富的矿产资源运向海外。

  而中国为这些矿产资源提供3条路,只不过赚赚过路费。

  但这也不可能是当年山大王们“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霸道赚路费方式,大家从刘志林先生政协提案的那句话里难道就体会不到什么吗?

  “蒙古国选择锦州港作为出海口,锦州市具有良好的区位、地理、铁路运输、港口等最佳条件;运距比现在绕道满洲里至大连港转运近800多公里,比绕道二连浩特至天津港转运近约1000公里。”

  运输大动脉打通,辽宁和天津会不会为了获得更多的从蒙古国流向日本的矿产的中转过路费而竞相压价呢?

  看来,现在蒙古国的总理、总统及东方省省长分别谋求在中国的辽宁和天津打通3条该国资源出海口的做法确实有高人背后指点,其实也正在为中国地方政府未来在赚取过路费上的竞相压价制造先期条件,如果3条运输动脉全部完成,为了迅速收回投资,无论是天津港还是锦州港,以及3条铁路的所有企业一定会以竞相压价的方式为蒙古向日本出口矿产提供方便。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人家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所有蒙古国向中国寻求出海口事件的背后都有日本的影子,蒙古国与日本有着牢固的“传统友谊”,当然缘于日本可以从蒙古得到丰富的矿产资源,今年3月,日本在金融危机情势下仍然向蒙古国提供了数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但,这可能还不是全部。

  蒙古国、中国、日本之间,除了赤祼祼而简单单的生意关系,我则更关心,据有控制蒙古国的资源出海口对中国有何等重要的战略价值。到2008年,中国已经连续10年成为蒙古国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双边贸易总额为28.139亿美元,占蒙对外贸易总额的45.72%,而且,曾经属于中国领土的蒙古国在地理位置上天生严重依赖于中国,则这样的地利优势本应是中国通过控制进出口渠道而控制蒙古国资源流向日本的最大砝码,甚至中国对此的控制可以达到说一不二两头通吃的强度。

  但从目前蒙古国与日本试图在中国谋求3条资源运输线并均已付诸实施的现状来看,中国很可能背离这样的优势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