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百花中学垃圾吗:奥巴马的内裤和普京的手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10 01:17:42

2010年10月23日 转载自《三晋都市报》 作者 郭震海

 

        奥巴马当初参加竞选,接受媒体采访时,竟然被问及平时穿什么内裤。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问及隐私,这是一个多么不雅的问题!但在美国没有人说记者的素质低。美国总统竞选就是一场口才秀,竞选人经常会被记者刁难,而刁难恰恰是试金石。奥巴马当然明白这一点,他镇定地说:“我不会回答这样尴尬的问题,但是,不管我穿哪种,我都穿得很好看。”

        后来有媒体评价说,奥巴马的回答非常精彩。“尴尬”应指被问者的感受,奥巴马是从个人角度谈论这个问题的,而不是锋芒毕露地指责对方提问不当。更精彩的回答还在后面。“我”感到尴尬,可以不回答你,这体现了“我”的人格尊严,但是“我”尊重记者的职业,所以“我”还是给你一个答复:“不管我穿哪种,我都穿得很好看。”这句话承接上句而来,最终激起了情感和智慧的浪花。

        据说,美国民众似乎对领导人的内裤问题格外热衷,奥巴马并不是第一个被问及此问题的政界人物,早在1992年的时候,克林顿总统曾在MTV的采访中回答说他穿四角内裤。克林顿的回答让全场爆笑,他自己更难以下台,给人留下思维不够机敏、口才笨拙的印象。

        看了这则新闻后我就想,假如在中国,假如我是一个记者,别说问高层,即使去问一个乡长或者是县长这样的问题,我敢吗?不敢!这是肯定的。如果问了,很可能会产生如下后果——

        一、被问的人勃然大怒,暴跳如雷,厉声喝道:“你是哪家媒体的?怎么这样不像话?我是ⅹⅹⅹ,叫你们领导来。”

        二、全场爆笑,被问的人尽管当场尴尬万分,默不作声,但过后一个电话,我被单位处分或者开除。

        三、我成为焦点,成为新闻人物,背上素质低下或者不称职的“罪名”,在新闻界无法待下去,自动离职。

 

        同样,还有一则新闻,2009年普京前往位于莫斯科以南的图拉访问,并参观了当地的一家兵工厂。在普京演讲的时候,一位名叫维克托的工人突然喊道:“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是不是要送给我什么礼物留作纪念?”这个突如其来的提问给普京出了个不小的难题。读到这里,我当即吓出一身冷汗,这名工人也忒胆大了吧,敢公开向国家首脑要礼物?按照我的思维,普京要么大光其火,要么干脆不予理睬。

        但普京没有这样做,他当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但随即就问这名工人想要点儿什么。“也许是您的手表。”这名工人回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要领导的表,我想。

        谁知普京经过短暂的停顿之后,真的摘下自己的手表并赠与这名工人。据了解,这块手表是著名的瑞士宝珀表,售价约为5500英镑 (约合人民币6.18万元),几乎相当于普通俄罗斯人一年的收入。那个名叫维克托的工人,他只是勇敢地表达了一个愿望,就将这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戴在了自己手上。

        如果我是一名工人,别说面对国家首脑,即使是一个市长来视察工作,我敢这样做吗?不敢!首先我不敢盲目打断领导的精彩演讲,其次我更不敢索要礼物。即使我有这样的念头或打算,也很难实施。就是实施了,也会出现如下结果——

        一、我刚一喊出口,就被蜂拥而来的保镖或者是保安拖出会场,扣上捣乱分子的“帽子”。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敢向领导要礼物?一边清醒去吧。

        二、即使当时我没有被拖出会场,但我让领导难堪了,事后肯定会有人让我难堪,我不但没有得到礼物,反而丢了饭碗。

        三、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领导要来,喊什么口号说什么话,都有人事先安排,我作为一名普通工人,根本无法在领导面前表达自己的愿望。

        为什么在国外记者敢这样大胆提问,一个普通工人敢在领导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公开要礼物呢?答案只有一个:只要国民手里的选票真正管用,那些大人物,没什么可怕!

 本篇经zhao501收藏整理  欣赏更多进zhao501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