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的民生工程政策:再见萤火虫【爱情哲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10 10:01:18
         第一次见叶小婉是我12岁那年,和院子里的伙伴玩藏猫猫,我钻进一堆废弃的木制家具里,才发现原来有个女孩已经捷足先登。我竖起食指朝她“嘘”,爬过去坐在她身边。
        那个下午我没有出去,我一直躲在那个狭隘的空间里和叶小婉聊天。我说你干吗到这里来,她说爸爸妈妈吵架我不想听。
        她扎着一头的小辫子,密密的在头上很好看,我扯她的辫子,我说我也会梳头呢,以后我给你扎辫子。
        她扑闪着大眼睛说好呀。
        那些童年的光阴有很多的阳光,清脆嫩绿的季节还有很多知了的声音,我拉着叶小婉的手去寻找萤火虫。
        县城里有山,我们走了很远的路,她说,有萤火虫吗?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唱过“萤火虫”的歌。天黑了下来,我们把手环在嘴边,喊,萤火虫,你出来呀。终究还是看见了萤火虫,只有一只,在矮矮的草丛里飞,是晕黄的点点,却让我们欣喜万分。
        再后来,叶小婉离开了县城,去了省城。很多人都淡忘了她,但我却越来越深的回想起她来,想起和她躲藏在暗处的情节,想起她满头的辫子,还有她像花似的笑。
        年少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暗恋。暗恋是一条长长的路,纵横着却怎么也找不到方向,我的个头长得很快,可已经有忧伤在心里蔓延。
        再见叶小婉是在医院的花园里。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坐在花台边和苏护士聊天,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孩一心想做我的女朋友。我抬头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坐在月季花边,都是粉色的花,她侧着身子,穿着蓝条纹的病人服,长发垂下去,是很静穆的脸。
        她在喂一只小狗吃巧克力,它吃一口,自己吃一口。
        没见过有这样不讲卫生的女孩,却又觉得她特别的美。
        我问苏护士认识她吗?她说,认识呀,听说都快结婚了,得了白血病,一个人住医院里化疗呢,因为她没有人陪护,所以我记得她。
        我在心里有了点点的怜惜,那样可人的女孩,却红颜薄命。我说,那女孩叫什么名字。是很随意的问题,我没有想过苏护士会回答,更没有想到她说:叶小婉。
        在我心里是轰然倒塌的声音,还有很多的疼痛在心里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
        我去见叶小婉的主治医生,他说,叶小婉的病好不了,现在只是拖延时间。我抓住他的衣领说,我来医好这个病人,以后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我想上天是在冥冥中安排着一切,让我莫名其妙地学医,让我在这所医院做医生,让叶小婉在生命的最后遇到我,让我在死神面前遭遇爱情。
        我坐在黑黑的办公室里回想从前。
        我曾经做错过好多的事情,我高中时候就恋爱,然后不停地换女朋友,我伤了很多人的心,但我却笑着走过。我总觉得爱情对我来说是奢侈的,没有人能走进我的心里,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一直爱着一个人,我那样无助地爱着,所以不停地恋爱来逃避。
        我把头埋到手掌里任眼泪流,我说,就这一次,让自己脆弱,然后就要坚强。
        我真的坚强起来,我翻很多的病历查很多的资料,我只想让叶小婉活着,她那么年轻,年轻到只是一朵花蕾,还没有开放。
        我笑嘻嘻地走到叶小婉的床边,我说你的名字好熟,我儿时有个伙伴就是这个名字,以前我们在仁寿住。
        我不想让她知道她在我心里有那样深的印象,就当我们从陌生重新开始,也许会没有负担。
        她说,你是旭哥哥吧。满脸的惊喜,她说,我就是叶小婉呀。
        我说哦。我只是说哦,却难过不已。
        我说,苏护士你过来,这是我的老乡你要多照顾一些。我说,叶小婉你要听话,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她眼里有稀稀落落的失望,我知道我们不应该这样生疏,可我怕自己一点燃,会灼伤了她。
        我每天无数次去她的病房巡视,我说量体温了吗输液了吗吃药了吗都好吗?
        我买水果买花买杂志买睡衣送过去,我说顺便过来看看的。
        苏护士说,言旭你对她也太热情了吧,你不是别有居心吧。
        我说,你傻了吧,她一个绝症患者,我能有什么居心,不过是一朋友,你别吃醋了。
        没想到有人来看叶小婉,是很秀气的男孩,高高瘦瘦。苏护士到办公室找我,她说叶小婉的未婚夫找过来了,两个人正哭着呢,你去劝劝。
        我穿着白大褂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进去。
        那个男孩走出病房,他找我了解病情。
        他说求你救救她,不管怎样。
        他的眼泪落了很多,我烦躁起来。我宁愿他不爱她,或者少爱一些她,那么我还能平衡一些。可是,他那么爱她,我觉得自己的感情变成了一个瘤。
        我对叫东子的男孩说,她会好起来的,我相信。
        叶小婉有东子的照顾,气色好了很多,但她还是不快乐。
        我明白的,她害怕东子伤心难过,但是她没有想过,我也是那样恐慌她会离开。我向我的导师求教,向国外医院求教,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的难过,没有。
        叶小婉在化疗,她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去,我拿梳子给她梳头,我说,我以前答应给你扎辫子的,现在终于实现了诺言。
        她低着头笑,她说,旭哥哥你那时候好傻呀。
        她说,旭哥哥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我说好。 
        无论她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不管多少要求我也会答应。
        她说,你和我好吧。
        什么?我说。
        东子太脆弱了,如果我死了……我是说如果,他会很伤心的。我希望他恨我,而不是绝望地爱我,我想他还能爱,能结婚……你只要假装和我好就行了,反正你不是真的喜欢我,这样东子失望了就会离开,我也能安心地走。她说。
        窗外没有阳光,我手上握着她的头发,我说,好。
        一点没有犹豫,心很疼,有哽咽在我心里,我匆匆地走开。我不要叶小婉看见我的眼泪。
        她不知道,我爱了她许多年,她不知道,我爱她并不比别人少,她不知道,我难过得无法呼吸。
        牵着叶小婉的手去散步。她说,东子快要来了。她说,旭哥哥,你要和我亲热一点。
       果然,东子是愤怒的。他说,你这样纯洁的女孩原来这样轻浮。
       我制止他,我怕他说出更多伤人的话。叶小婉想紧紧抓住我的手,她没有力气了,她已经那样虚弱,那样苍白,可她还要被她爱的人所伤。
       叶小婉坐在花园里,坐了整晚。
       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她说,旭哥哥,他们说人死了灵魂会附到萤火虫身上,它有灯可以照亮回家的路,可是也只有几天的时间,如果它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它就魂飞魄散了。你说,我会找到我的家吗?
       我说,会的,一定会的。
       她用指尖迅速擦掉要滚落下来的眼泪,我知道,她不想在我面前落泪,她想要的,是在她爱的人面前,而我也无法在她面前落泪,因为不想成为一种负担。
       就让她以为我是那样不在乎吧,只要她好过些。
       原来爱是可以这样深沉,这样强烈,这样绝望。
       叶小婉在一个早晨离开了。我打碎了医院的玻璃,然后离职。
       我不想再做医生,因为太脆弱,无法面对绝望。
       天气好的时候,我会想念叶小婉。
       一天晚上,在草丛里我发现了一只萤火虫,我跟着它跑了很远的距离,还是遗失了它,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有叶小婉的灵魂,但我知道,叶小婉回家的路一定不是朝我的方向。
        就像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你向左,她向右,走来走去,有些人终归是走不上同一个方向。
        在爱情里,这再正常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