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益康胃肠病中医院:约瑟夫·奈:日本的选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01 19:03:33

约瑟夫·奈:日本的选择

时间:2010-11-13 00:28 作者:约瑟夫·奈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374次

  中日目前的紧张局势,再次引发有关日本自1980年代的辉煌后,究竟有多没落的讨论。由于这种衰退是根植于日本的现状,日本是否能够重振雄风呢?


  1990年代初日本大规模资产泡沫破裂后的错误政府政策,让日本经济遭受了20年的缓慢增长。中国的经济总量在2010年超越日本,虽然以人均计,它仅是日本的六分之一。在1988年,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中,有8家是日本公司。如今却是一家也没有。


  然而,尽管近来表现欠佳,日本仍保有强大的势力资源。它拥有世界第三大的国民经济、先进的工业、及亚洲国家里装备最精良的传统军队。


  仅在20年前,当日本的人均收入超越美国后,许多美国人担心美国会被日本取代。一些书预言由日本领导的太平洋集团将把美国排除在外,甚至预言两国终将一战。未来学家赫尔曼·卡恩(Herman Kahn)预言日本将成为核武器超级强国,而日本角色的转变,将会像“1870年代普鲁士(Prussia)的崛起对欧洲和世界事务所带来的变化”一样。


  这些观点推断日本将变得十分强大。但今天,它们只能提醒后人,对迅速崛起的势力进行线性预测的危险性。


  二战前夕,日本的工业产量占全球的5%。战争的破坏让它直到1964年才回复到这个水平。从1950到1974年,日本取得惊人的10%年均增长率。到了1980年代,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占全球产量的15%。


  日本也成为世界最大的债权人和最大的海外援助捐献者。其技术水平大致和美国相当——在一些制造领域甚至略微领先。日本仅有少量的军力(军费限制在国民生产总值的约1%),专注于经济增长。


  二度自我重造的目标进展缓慢


  这已经不是日本第一次成功的自我重造了。一个半世纪以前,日本成为唯一成功实现现代全球化的非西方国家。经历了数世纪的与世隔绝,日本的明治维新选择性地向其他国家学习,并在50年内强大到足以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一个欧洲强国。


  日本能否再次自我重造?这正是2000年日本21世纪目标首相委员会所提出的。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进展。由于经济停滞、政治体制孱弱、人口老龄化、及拒绝接受移民,根本性改革实非易事。


  但日本仍然保有高生活水平、高技术劳动力、社会稳定、及在一些技术和制造领域维持领先地位。此外,其文化(传统和流行)、海外发展援助、及对国际机构的支持,为其软实力或者说吸引力提供了资源。


  但10或20年后复兴的日本,似乎不太可能像20年前人们所预测那样,在全球经济和军事上争雄。日本的面积同加利福尼亚州大致一样,永远不可能有像中国或美国的地理和人口规模;而且其软实力受到民族中心主义的观点及政策的限制。


  一些日本政治家讨论修改把日本军力限于自卫的宪法第9条,还有一些则谈及核武装。目前看来,这两者都既不明智,也不可能。


  要不,如果日本与中国结盟,两国的资源结合起来,将使它们成为强有力的联盟。中国在2006年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而2009年日本民主党组建的新政府正试图加强双边关系。


  但结盟也似乎不太可能。不但1930年代的伤痕还没有愈合,中日之间对于日本在亚洲和世界的适当地位,也有着不同的看法。比如,中国阻止了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努力。


  最近,日本海上保安厅官员在存在争议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海域逮捕了一名中国渔船船长后,中国严厉回击,逮捕了日本商人、取消了学生访问、及中止了日本关键产业所依赖的稀土的出口。


  中国的做法令许多日本人震惊,也削弱了它在日本的软实力。正如一位日本教授所说,以足球术语来说,中国可谓“把球射进自己的龙门”。如果美国撤出东亚地区,虽然这是十分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日本可能转而支持中国,但日本更可能维持其与美国的同盟,以维持自己的独立。


  日本今天的主要危险是它可能变得内向,而不是要成为全球非军事大国,实现其生产全球公共商品的巨大潜力。例如,日本的援助预算已经减少,而日本海外留学生只是20年前的一半。一个内向的日本是全世界的损失。


  作者Joseph S. Nye曾任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现为哈佛大学教授。


来源:联合早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