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看妇科:寂静书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科学网 时间:2020/04/08 07:41:02
寂静书屋
编辑按:     终于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书屋,它太小了,只有十几平方米,除去书架和书籍,没有多余的空间,它用我的名字命名,书屋的牌扁被隔壁名牌服装精品屋的巨大牌扁所包容着,像报纸上位置不显眼的小豆腐块文章,可拥有它,是我渴望多年的夙愿!每天一早,打开书屋的门,我的工作便开始了,每天来购书的人不是很多,可以用寥寥无几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我是书屋的主人,每天的帐目上显示出书屋并不盈利,可我却执着地守着它,独守在书屋中,便感觉拥有了自己,拥有了一份特有的恬淡心境。

    每当望着玻璃窗外上班下班忙碌的人们,我就会感觉拥有宁静有多美好,我知道那些整天为生存旋转的人们在过着陀螺似的生活,他们或许因为奔忙而快乐,而我却以寂静为快乐,不是我讨厌忙碌,我和正常人一样对浮躁的世界持有拼搏的愿望,可我又有一种天生对名利淡泊的免疫力,面对自己的处境,我只有静静地思索自己,思考人生,即使这些思考也只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我依然在为自己的人生保持着一份静谧。

    我发现因为书屋的寂静我的书也在悄然地改变,每次去省城批书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自己的爱好,于是那些文学书籍像找到了婆家,不知不觉地搬上了书架,也许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那些纯文学的书籍本来就是滞销品,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书籍愈来愈多,上面渐渐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可我并不为它的滞销而苦恼,相反却因为它的存在而庆幸,我把它们当成了好朋友,甚至不希望它们离我而去,即使能换回崭新的票子。有人说我不适合做一个经商的人,可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为人们做些什么!

    每天读书是我最好的消遣,那些诗歌、散文、小说走进了我的精神世界,也许正是因为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存在,备受冷落的纯文学才得以存活。

    为了让书屋不再寂静,我把我那台陈旧的电脑搬了过来,它把书屋挤得更加狭小,可也为我增添了情趣,偶然有了灵感,我就会打开电脑,写一些内心的感受,我把它暂且叫做原创文学,贴到榕树下发表,没有稿酬,只为每天固守的那份寂静而不至于无所事事。这是种自欺其人的安慰。

    有时,书屋会引来一些文学爱好者,我不愿把他们叫作诗人或者作家是因为他们和我一样,没有经典的大作,也没有太大的名气,他们的到来使我的书屋成了文学沙龙的园地,有时谈论起文学,竟忘记了时间,直到夜深人静才各自回家。

    书屋一天天仍在保持原有的寂静,尤其是雨天或者雪天,书屋会变得更加寂寥,我担心有一天它会因为寂静而倒闭,我也会无奈而走出这份寂静,可不管怎样,我想我对文学的钟爱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当我敲打完这段文字,窗外已灯火阑珊,偶尔有几辆轿车呼啸而过,把我的书屋显得愈加寂静,没有人走进书屋,只听到电脑自动存盘和机箱风扇旋转的声音,有几辆人力车夫经过我的书屋时眼里投过毫无表情的目光,证明书屋和它主人的存在。我看了一眼挂钟的指针,时候不早了,我匆匆存盘,关闭了电脑,拿出钥匙走出了书屋。

    只要书屋的主人还在,书屋永远是寂静的!这篇小文权当作为对寂静书屋一种永远的记念吧!

责任编辑 浅紫